第四十二节利益动物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对于佛教,云烨从来都缺少崇敬,不是因为在麦积山旅游被管理员调换了相机,而是他们的不作为,只要华夏大地上有景物绝佳之地,总能看到佛教的影子,现在的佛教徒应该感谢他们的祖辈,是他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才有后世精美绝伦的各种殿堂,还有无数的价值不菲的门票。

    大雁塔,大唐现在还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一旦玄奘留学归国,就会万人空巷迎接。然后,玄奘说少一个保存佛经的地方,然后就有了大雁塔,太神奇了,崇洋媚外难道说是老祖宗就给我们遗传下来的?不是我们自有这个劣根性?得斩断这个根苗,否则,没了慈恩寺让老奶奶上哪去拜佛?她老人家只相信那个住在小殿堂的佛。

    玄奘现在还不到三十岁,无论是声望,还是名声都无法和云烨较量,如果等他留学归来,他的地位云烨就只能仰望了。

    李孝恭用惩罚云烨的借口召集了一大群人来力挺佛教,这让云烨非常愤怒,欺我无知吗?

    萧瑀居然要从云烨手里要从大唐到天竺的最近路线图,他脑子被驴踢了吗?

    云烨能告诉他最近的路就是从吐蕃穿过尼泊尔,到达天竺,或者从泉州乘船到天竺,都比他转大半个苏联要好得多?想想走这么远的路,云烨都替玄奘腿疼,可是不这样干,大唐哪来的十二卷《大唐西域记》?哪来的大唐横扫中亚的丰功伟绩?所以该溜得腿还得溜,取不取的到传说中的大乘佛经云烨不关心。哪怕他自己在路上写一本云烨都会高高兴兴的帮他出版,顺便再给他N多的稿费,前题是把《大唐西域记》给弄回来,这本书太重要了。

    萧瑀怒气勃发。甩开云烨搀扶他的手,指着云烨张了半天嘴,却说不出一个字,云烨没说错,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证道,写下了万古名篇《道德经》,而后被尊为神,庄子写出了《逍遥游》而后成仙。孔子有《论语》立地成圣,那个什么毛哈马的没听说过,想来也是一位大德,玄奘为什么不能写呢?释迦牟尼不过是一介王子罢了。还是一个小国的王子,身份未必有玄奘高贵,凭什么他在菩提树下坐上个四十九天就可以说自己是佛了?

    屋子里安静了,嘈杂声没了,屋子的人堪称是大唐的精华。从来没有人想过别人干过的事原来自己也可以干。

    思想决定高度,细节决定成败,所以云烨打算补充一下细节,让这些土鳖们充分感受一下什么叫天马行空。什么叫思想的飞跃。

    “先生一代大儒,胸中才学如同汪洋大海。只取一瓢就足以让我等小子受用不尽,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一生所得记录下来?传于后世?”见萧瑀一副心动的架势。连忙上前敲敲边鼓。

    “老夫一直以为非大家不可作传,非名家不可传文,这个藩篱竟然阻隔了老夫二十年之久,如今耳顺之年才明白其中道理,玄奘,你若有心西去,老夫助你铜钱百贯,良马一匹,随你他往,至于老夫这就准备皓首穷经,钻故纸堆了。”说完老头潇洒的拱一下手,走了。

    像萧瑀这样已经半只脚跨在门槛内的好说,老夫子写书自然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品行高洁之人,作文也自有浩然之气,读之如饮琼浆,思之夜不能寐。

    只是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老何眨巴着硕大的眼睛对云烨说他也想写书,这话让云烨如遭雷击,刚刚灌进肚子的一口葡萄酿差点从胃里喷出来,“你想写什么书?你想怎么写书?”…,

    “兄弟你不愧是一代算学名家,算计的周到箫老先生写书你一定有办法把书稿印成书吧?否则你不亏大了,你的那点鬼心思别以为做哥哥的不知道,不就是想赚些铜钱吗,萧先生的书那一定会是好书,可好书有几个人看,上次我们在燕来楼欣赏的那几幅名画,兄弟还有印象吧?”

    找老何做兄弟是云烨活到现在干的最失策的一件事,那就不是他娘的名画,而是高手画师精心画的写实版的人体观摩图,也就是常说的春宫画,在后世早见识过比他那几幅破画高明一万倍的苍老师教学宝典,如何会被几幅尺度连西方人体油画都不如的破图吸引。

    不肖一顾之下发现程处默,长孙冲,李怀仁,他们竟然看的血脉贲张,长孙冲居然要拿身上的玉佩去换那几张纸,那个玉佩做工极好,云烨要了几次他都说是将来要当定情信物的,不能给男人,他娘的老何就不是男人?

    男人间总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云烨是一个不懂得怎么拒绝朋友求助的人,老何心满意足的达到目的。

    “老何,你好歹也是县男,做这事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不敢想像一个根正苗红的官二代会拉下脸干这事。

    “不干怎么办?全家三百多口子等着吃饭,哥哥又没本事,只谋了一个教坊司的下作差事,田地里的那点粮食能有多大产出?富贵惯了再放下身子过穷日子,还能活吗?”没想到脸上一直挂着笑脸的老何,日子竟然过的如此悲催,想起昨天还敲了他一顿,云烨有些汗颜。

    似乎知道他心思的老何拍他一巴掌:“胡想什么呢?哥哥就是再穷,还少你一顿饭?你如果觉得对不起我,那咱们这朋友算是做到头了,下次您云侯回请一顿,我老何饿两天再去,吃的饱饱的,咱哥俩算是两清了如何?”

    关中人的臭毛病啊,打肿脸充胖子,哪怕家里穷的掉腚,朋友来了割自己的肉都要招待好,昨天那一砚台,还有那一顿饭,不知不觉的把人情欠大了。

    “别干那丢人臊性的事,你兄弟就是财神爷转世,弄俩钱跟玩似的,你穷成那样是你活该,就不知道问一声?家里有你这样的二百五,婆娘孩子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兄......”

    “兄个屁,回头到庄子上说去,咱是什么身份,站这里说几文钱的破事丢不丢人。”云烨看着身边熙熙攘攘的贵客,不由得挺了挺胸,十足的贵族派头。

    玄奘还是来到了云烨身边诚信求教去西天的路径,对这种狂信徒,没有半点办法,他只是不言不语的跟在身后,虔诚而哀苦。

    一个死人脸跟在身后,你有吃饭的?一个吊死鬼跟在你后面,你脖子不发凉?

    万般无奈之下,云烨只好给出了一个行路图,那就是玄奘自己曾经走过的那条路线,那条经典的取经路,把新疆几乎转了个遍,再到中亚几国转转,最后从白沙瓦城到达天竺。

    “这条路几乎可以称为绝路,大部分的路段荒无人迹,而且昭武九姓战乱不断,你好自为之,临行之际,您可到我玉山一行,云烨帮不上您其他的忙,只有一套远行行囊相赠,祝您一路顺风。‘

    低头合十双手为玄奘的远行祝福。

    有大毅力者自有大成就,觉远僧听云烨讲解了路上的风霜雪雨,面露难色。

    玄奘不在乎有没有其他人去,面色如常,仿佛只是做一次长途旅行,牢牢记住了关于沙漠,戈壁,草原上会发生的各种各样意外,和简单的应对方法,并答应云烨记录一路的山川地貌,人情风俗。回来后给送给他。…,

    历史上玄奘出行没有觉远的影子,所以他依然只是一个棍僧,一个以武力知名与长安的少林寺僧人,不知他见到玄奘风光回归之后的会有何想法,命运是不公平的,可他又是如此的公平,总是在矛与盾之间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在风光的的酒宴上,玄奘不是最出众的,甚至有些卑微,让人无视,没有那些高僧大德的慈悲意味,却多了几分坚毅和向往,只有云烨知道这是大唐佛教界最后的光芒,或许直到武宗灭佛,他们才会知道玄奘此行的意义所在。

    酒宴上人越来越多,身份也随之降低,早来的王爷,公爷们纷纷退场,朝廷各位大佬也相继告辞,他们的出现只具有象征意义,现在是谈论实际问题的时候,自然由各自家里的代表与想熟悉的寺庙僧人会谈。

    直到这时候云烨才发现,寺庙才是最大的高利贷投放者,由于蝗灾的出现,得益最大的就是这些以慈悲面目出现的僧侣,他们的财富让人垂涎。

    云烨只是流流口水就是了,想必有人会有能力控制这一切,才不相信这场挂羊头卖狗肉的简单宴席会逃得出李二的眼睛,对大唐地上的蚂蚁都有强烈控制欲的皇帝,会容忍他们肆无忌惮的掠夺自己的子民?

    长安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这里充满了狡诈的算计和残忍的掠夺,以前一直浮在表面的云烨只感受到了它最美好的一面,这才知道军方大佬对自己是如何的爱护。

    老程老牛,甚至秦琼,尉迟恭他们对自己已经是一种纵容的溺爱,不知道在自己的胡作非为后面,几位老将付出了什么样的

    代价。

    从他们出正开始云烨就卷进了各种各样的风波,没有休止,也看不到止境。

    权利没有蒙蔽我的双眼。

    云烨忽然有些想要大笑的冲动,利益,不管身份如何高贵,地位如何尊崇,都只是一些利益动物罢了,想通了这些,云烨就觉得自己是高贵的,不管以前做了什么,有没有人理解,或许会被人嘲笑,没关系,这都不过是云烨自己为自己挂上的拉绳,就像在陇右自己自愿挂上的拉绳,他在前面拉,牛进达在后面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