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写一本合算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欠了别人的债总是要还的,再说了,欠李孝恭,王珪他们的债想逃是不可能了,因为云烨在皇宫门口就看到了绑架事件。老庄,刘进宝哥俩被捆的像蚕在地上蠕动。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嘿嘿笑着围了上来。

    老李家的马车不错,宽大不说,还镶金嵌玉,下面的垫子也不知是什么做的,非常松软。从架子上取下一个银质酒壶,也不用杯子,就对这壶嘴狂饮,酒浆有些酸涩,回味却好,是纯正的波斯酿。

    好酒,云烨现在非常需要酒的刺激来安抚神经,回想起长孙无意间偷看的那张屏风,不用说那后面就是李二,他在观察自己,以前还会担心,现在不必了,老子不玩了,实在是玩不起,动辄就会掉脑袋的事一个人能玩几次?

    侯爷就好,不去幻想更大的爵位,李二也不会把更大的爵位给自己,有多少人临死都没混上个侯爵,想想飞将军李广在对匈奴的最后一战中被马踏成了肉泥,也没有得到爵位就会放平心态,不去考虑那些没用的。

    马车停在了河间郡王府门口,早就有管家在门口恭候。

    云烨跳下马车,庄三停刘金宝也各自从马上跳下来,老庄怒气冲冲,总是有意无意的去看王府的侍卫总管。

    都是军中一脉,早就听李怀仁说起过他家的这位总管,三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高手,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在战阵上许多比他高明,比他聪明的侍卫都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

    李怀仁说他老子说了,战场上只要是参加了战斗并且能活下来的都是宝贝,尤其是他家的侍卫总管,上次在江南,如果不是他机敏。李孝恭不要说只中了三箭,恐怕早就被射成刺猬了。

    抱贤堂,这就是李孝恭家用来大宴宾客的地方

    。老李是个大方人,似乎早忘记了邀请云烨吃蝗虫这回事了,拉着他的手将满堂宾客一一介绍给他。

    云烨打定了不参与政事的主意。所以只是以晚辈礼拜见了诸位大佬,过于殷勤了会让人误解,以为云侯从此要在朝堂大展手脚。李孝恭介绍一遍,他连名字都懒得记,年纪大的叫伯伯,年纪小的叫叔叔,称呼和他们的胡子成正比。

    掌握了这一绝世秘籍,云烨在社交场上可谓左右逢源,

    “啊,刘伯伯身体健朗可喜可贺。李纲,李山长可是吩咐晚辈力邀您前去讲课,您再不去,晚辈的双腿不保啊。”

    “胡伯伯您是一代雄才,小侄这里就给您见礼了。您也知道,小子家里贫寒,有什么可以补贴家里的门路,千万不能忘了小侄的一份。”这位是金部郎中,爵位不高却掌管着天下交易,也就是说。不管谁家想暗地里做个买卖,他老兄是避不过去的,手里抓着各个家族的名声命脉,是天下第一等的肥差,也是天下第一等的危险职业,据说上一位才死了两月。

    “和尚叔?大和尚?”

    李家酒宴上怎么有和尚?虽说现在恰逢大灾,酒宴简单了些,却也是酒肉不缺,一个和尚据案大嚼不说,还对周边人等视而不见,太嚣张了,不过周围的人似乎并不在意,从这一点就知道这秃驴不好惹,还是躲远点。

    “觉远大师,今日酒菜减慢了些,还请大师不要见怪。”李孝恭在给这和尚赔礼?这就让云烨吃惊了,不知道这家伙的底细怎么打交道,赶紧找明白人。…,

    拉住李怀仁的大哥李怀贤,问半天才知道,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少林寺棍僧中的觉远僧,看到他云烨就想起麦积山上的那个恐怖的檀印和尚。

    “十八棍僧果然救过陛下?‘

    “从哪听来的胡话?陛下要是沦落到要靠他们来救的话,我们这些人不如死光了干净,再说了,只有十三个棍僧,他多弄出五个来试试,就像你家,持械的部曲超过五十,你会有什么样的麻烦?”

    “那他们不就是护院之流,怀贤兄,你这是打小弟脸呢,少林寺的护院能上席,我家的护院为什么就得蹲院子里吃饭?

    李怀贤有掐死云烨的冲动,谁家护院不是蹲在院子里吃的,你还把话说的这么大声,怕那边的觉远听不见吗?

    果然,觉远僧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来到云烨面前双手合十:“贫僧觉远,见过云侯。‘

    “大师多礼了,小侯听说少林寺戒律森严,为何大师却酒肉不禁?”云烨一上来就质问,他感觉自己有点像电视,小说里的反派,只是一会千万不要被这个和尚打脸就是了,只是一想到那些反派的下场,心里就有些打鼓。

    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和尚,不管是现在,还是后世。

    “贫僧是武僧,按照寺规可以酒肉不禁,练武之人需要强筋健骨,只吃素食是撑不住的。”觉远没有李连杰帅气,也没有李连杰有趣,木讷的让人生厌

    。

    “不见得吧?本侯在麦积山游览之时,遇到了檀印大师,就与大师做了长谈,大师自己就长年茹素,身手依然矫健,觉远大师可与檀印大师较量过?”

    觉远抬头看了云烨一眼,精气充盈的双眼有如一对寒潭,让人生畏。

    只可惜他看错了,云烨就像一只整天和老虎狮子,毒蛇关在一起的猴子,早就对这种精神上的压力有了免疫力,在云烨看来,他的压力指数连连老程,老牛都赶不上遑论其他,除非他长了一对长孙的剪水双瞳才能让云烨低头。

    云烨的若无其事让觉远有些意外,长安城里的纨绔也有找他比试的,都被他震住,那些膏粱子弟心智脆弱,哪怕是有身手比他高的,在心神被夺之下也只有乖乖认输,这也造就了他一代高手的名号,否则今日聚会,王爷扎堆,公爷成群,侯爷遍地走,伯爵子爵不如狗的高级宴会里没有他的位置。

    自觉受到了侮辱,但是云烨与檀印师叔是旧识,只得双手合十抱于胸前说:“贫僧不曾与檀印师叔做过比试,想来小僧的身手是万万不及檀印师叔的,师叔是戒律院首座,地位尊崇,修行高深,也不会与他人动武。”

    没有一点武士的傲气和刚烈,有些鄙视他,还准备喊老庄出来和他单挑的,顺便送点钱才给玄奘,谁知道他这么能忍,能忍为什么不去练忍者神龟?

    刚才老李悄悄告诉云烨,玄奘大师就在书房与萧瑀谈话,这个和尚打算去天竺求取真经,意志极为坚定,云烨很希望《大唐西域记》这样的宝贝问世,所以很想资助他。

    现在取经的事与道家起了冲突,道家有后台,他们供奉的就是李家的祖宗,当然要打压佛门,一听说佛家出来这样一个变态,玄奘的出行有些小意外就不足为奇了。

    明打明的给玄奘送钱资助他取经,会得罪道门的一大批变态,尤其是在和李淳风成为朋友以后,就不方便和佛门来往密切,要不是李淳风的师傅袁天罡有没事就给他称骨头的坏习惯,他早就请老袁去书院讲课了,只要他不讲天圆地方就成,祸害祸害李二就好,不要给我的学生灌输一些奇怪的理论,我的学生将来是要自己探索天是不是圆的,地,是不是方的…,

    觉远让人失望,可见佛祖都要玄奘赤手空拳的去天竺,连自己这样一个巨大的作弊器都没有办法,佛祖法力无边啊,生生地把即将改变的历史又扭回原来的车道。

    正暗自大发感慨之时,肩膀被人拍了一把,原来是萧瑀老先生。

    “小子无端端的出什么馊主意,害老夫这些天吃什么都不香,就是嚼着山珍也有一股子蝗虫味。‘

    老先生辈分高绝,一般的小辈从不加以颜色,动辄训斥为家常便饭,连长孙无忌都难逃责难,自己还是恭敬些好。

    “小子,老夫问你,你说你曾经到过西王母的天池可是真的?”老先生一脸的认真。

    “当然是真的,玄奘大师要去天竺,有一段路就很靠近天池,如果赶得不急的话,可以去逛逛,先说好,没有四时不谢之花,只有冰雪和石头。”云烨赶紧把事实告诉他,免得将来说自己是骗子。

    “阿弥陀佛,云侯是有大机运的人,连西王母的驻地都有缘得见,实在是可喜可贺。”

    玄奘也没有电视上的玄奘帅,瘦小,黝黑,没去天竺

    呢就有了三分天竺人的样子,怪不得他会在那里如鱼得水,混的好不自在,还有幸乘坐大象逛古代城市让云烨羡慕。

    “云侯可知贫僧如何才可以到达天竺?”

    “当然知道,不过你到那个到处都是牛的国度去干什么?听说你要求真经,自己下功夫写一本不就完了,你看,人家老子,庄子孔子那么些子都在写,写完就成神了,听说沙漠里的默罕默德也在写,就快成神了,有在路上跑几年的功夫还九死一生的,划不来的,不如自己写一本合算。”

    老先生听了这话立刻就抽了过去,玄奘手抖得像风中的树叶,觉远眼睛都红了,可他还在忍耐。

    “你不信神佛?”

    “我只相信自己的祖先,是他们一砖一瓦的建造了我们的世界,不是什么神灵,我如果有需要感恩的地方,那就是对我们的祖先,四时八节供奉不敢少,这也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尊敬。”(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