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教坊司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唐所代表的关陇集团和老牌世家终于在长安展开了第一轮较量,最终以范阳世家一百六十四颗血淋淋的人头落地,以及其他豪门自动上表要求自降等级的奏折批复。手里握着枪杆子的关陇集团取得了全面的胜利。

    他们现在应该在欢庆胜利吧?

    遥望重重宫禁,云烨无奈的叹口气,打马折向教坊司,老卢长安的家人都被充发为奴,女子入教坊,男子进将作为役,此生再无出头之日,比当年的云家还惨。

    教坊司的老何是老熟人了,他弟弟就在云烨手下的恪物院当差,听说颇得太子殿下的赏识,在长安时没少请云烨去教坊司欣赏奇妙的古代歌舞,不时的还亲自下场,一身的好舞艺,就是不太会算数,留在恪物院太埋没人才了。

    一来二去的就跟老何混熟了,如今熟人见面自然非常热情,胖胖的胳膊揽着云烨的肩膀,一定要他留下来欣赏新编的歌舞,顺便探讨一下山东女子与关中女子在身体发育上的差别,据他说,一定要亲手品评才能感觉出其中细微的妙处。

    相对大笑,男人间那些猥琐的心思早就互通了,唐朝人和现代人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代沟。

    自从管仲设女闾,官营妓院无论换了多少名头都离不开性交易这个实际内容。

    所以云烨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把老卢的妻女救出来,以他家的门风,还有那些莫名奇妙的规矩,女人如果受凌辱,死亡是最轻的惩处,哪怕现在没落了。

    其他的山东门阀现在恐怕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干这些事,会招来李二的报复,只有云烨这个局外人才能做。

    云侯爷对女色的要求不可谓不高,一要会读书识字的,二是所有人都要。让色中厉鬼老何佩服的五体投地,没见过如此重口味的侯爷,连卢江八十岁的老娘都要,实在是男人中的男人,不过,这事不好办啊,老何说了,虽然兄弟口味特殊,胃口奇大,做哥哥的应该倾尽全力帮,可是有些人上官说了,不许卖出去。

    奸猾似鬼的老油条啊,明明知道老子前来的目的,却硬硬的给老子扣一顶色中狂魔的帽子,绝口不提女色之外的事情,按他的话来说,哥哥就是一个妓院大头头,能管的就是女人的身体,除了女人,哥哥可是什么都不懂啊。

    “何兄,陛下还欠着兄弟一万贯钱没给那,看样子陛下也没打算给小弟,只说是用人抵账,总共不过三十来个女人,值得上一万贯铜钱?几十车铜钱够买一千个波斯女奴隶,还有剩余,何兄一向痛快,今怎么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爽利。”

    老何这人虽说猥琐了一点,却也算得上一条豪爽的汉子,他说有难处,就一定是有难处,不会找托词拒绝,如果是其他事情,云烨根本就不会这么逼他,无奈为了减轻心里的愧疚,只有硬上啦。

    脸色阴晴不定的老何忽然跺了一下脚,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还把鞋子丢到外面,直到把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扯得稀巴烂,再从云烨手上抢过自己刚才给他的提人公文,咬着牙添了几个名字,再塞回云烨手里。

    一脸悲壮的对云烨说:“哥哥混的不好,只能这样子帮你,你有一个时辰,快走吧!”

    在云烨不明所以的眼光中举起案子上的砚台,和着墨汁就敲在自己脑袋上,一瞬间血混合着墨汁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眼睛一翻白就躺在地上了。…,

    这下明白了,这家伙被云烨逼的没法子,就硬是想出来一条苦肉计,将来如果有大佬问起来就说是被云侯打晕了,强行拿走了文书,自己抵抗未果而已,罪责要轻得多。

    云烨有些感动,上前摸摸他脖子上的动脉,没事,这家伙只是把自己敲晕过去了。

    有人这么配合,云烨自然不敢怠慢,出了门就喊老庄回家里准备车马,自己和刘进宝去了后院。

    哭声不绝于耳,在云烨感觉这简直是魔音入脑,也不知老何是怎么呆这的。

    老妇人端坐在门口,身上衣衫干净齐整,头上白发一丝不乱,屋子里的女人也没有哭号的,而且年纪偏小,孩童尤多,她们也感觉到家里发生了变化,乖乖的趴在各自母亲的怀里,露出眼睛惊慌的听外面的动静。

    “跟我走,马车准备好了,你们这就回范阳老家。”云烨没有说其他的话,只捡了最重要的说。

    老妇人惊讶的看看云烨问:“你是何人,为何要救我们?”话语说的四平八稳,身处如此环境居然不焦不燥。

    “蓝田侯云烨。”

    “为何?为何?是你阻止了雷电,把卢家所有的希望毁于一旦,如今来到这里,为了求心安吗?”老夫人依然没有起身,身上却有一种叫威严的气势在增长。

    “不要拿雷电说事,你卢家准备趁着蝗灾大起之时,以天人感应之说来证明是天子的无德,弄得上天震怒,灾难四起。挟豪族千年文华,逼迫皇权,期望在皇帝最软弱之时,达到你们继续实际统治山东的目的。丝毫不管天下子民的苦楚,暗地里大肆屯粮,准备在关中沽名钓誉。贪得无厌,又眼高手低,遭此劫难你们还不醒悟吗?”

    老妇人眼中的光芒黯淡下来,旋即又问:“你讨厌豪族,为什么又要救我们,没了家,你让这一屋子的妇孺如何生活?原来家里有近五百口人,算得上钟鸣鼎食之家,而今安在?自杀的自杀,砍头的砍头,逃的逃,散的散,一个千年大族顷刻间烟消云散,这就是你们想要得到的?然后再救助几名妇孺博得天下善名?云侯好算计啊,果然不愧是一代算学名家,能把可以利用到的一切算到骨子里,老妇人佩服。”

    “我根本就没有救你的打算,你已年过八旬早就享尽了人间富贵,不管发生任何激变你们都应该无话好说,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道理你会不知?再说了,按照我朝律例,以你的年纪不在惩处之列,我只是想救救那些孩子,稚子何辜?我实在是不想让云家的惨状再发生一次,这就是我的道理,才不管你理解还是不理解,我做事,用得着听别人怎么评判吗?。”云烨从心里就看不起这些玩弄天下风云的豪族,这是真实的世界,不是游戏,人死了,满血复活后可以继续,头掉了,安不回去的。

    有镖局护送着五辆马车离开,云烨叹口气,心想,但愿你们不要沉浸在仇恨的漩涡里不可自拔。

    今晚上V求帮助,云烨拜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