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砍头?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清晨,太阳一出来就显示出自己的凛凛神威,长安城最热的季节到来了,没有风,只有热浪,哪怕是早上,也觉不出一丝凉意,各个坊门大开,长安城里的居民又要开始一天的生活。

    黄家的狗,在坊门打开的一瞬间就窜出坊市,三两下就来到了独柳街十字,在轰走了一大群苍蝇之后,伸出殷红的舌头舔舐地面的青石板。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让路人无不掩鼻逃遁。

    一块石头飞过来,砸在黄家的赖皮狗身上,老狗发出一声哀鸣,迅速夹着尾巴窜回家门。

    “这黄家的狗要不成了,吃什么不好,舔人血。”一个年老的坊丁拿着扫帚从门里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的后生,挑着两大桶水。

    强忍着恶臭,用瓢泼洒清水,水溅在石板上还没等渗下去,就成了红色的污水,顺着石板缝隙漫延开来。

    “柳叔,这啥时候才能把血洗干净,独柳街快臭的住不成人了,都洗了三天了,还这么臭,我挑水挑的肩膀都疼。”年轻后生边洒水边抱怨。

    “胡咧咧个啥,小后生干点活有啥,小心被鬼魂听见,一百六十四条人命啊,听说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个个细皮嫩肉的,全都是读书人,可惜了。读书人怎么就不明白道理,非得自己往刀口上撞,什么事能大的过杀头?”老坊丁有些遗憾。

    “读书人怎么了,被砍头也会流血,放两天也会臭,不是说要曝尸三日的吗?怎么一晚上就不见了?”

    “国法再大,也打不过一个礼字,历朝历代啊这凡是被曝尸的罪囚,除了没根没底的孤魂野鬼,只要是没被杀绝的,到了晚上,都有亲眷好友偷偷的把尸体抬回去安葬,官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蒙混过去了,没人会计较。”老柳在长安城里混了几十年了,对这些门道早就知道的清清楚楚。

    云烨被放出宫了,虽然听承乾说重臣都在太极宫开会研究如何控制蝗灾。他还是有些胆战心惊,总觉得一帮老家伙就在宫门口等着擒拿自己。

    还好,没有外人,只有老庄和刘进宝,好机会!

    三个人三匹马一溜烟的出了出了长安城,云烨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同逃出鬼门关一样的轻松。

    “家里怎么样?我被关在皇宫里外面什么事都不知道,也不知奶奶她们能不能应付这场蝗灾?”

    老庄拽一下缰绳,放缓马步对云烨说:“家里好着呢,您不在,老奶奶就带着管家仆役,还有全庄子的农户,分成几拨没日没夜的抓虫子,家里的鸡,鸭,鹅都放出来了,一个个吃的直打晃悠,这才把家里的粮食保住了六成,有四成喂了蝗虫,要不是咱家家禽多,和上面的胡庄,梁庄一个下场,听说有几个庄子连麦秆都被蝗虫啃光了。”

    说起这事,老庄就不自觉的挺胸口,甚是自豪,全长安附近的庄子就自家的庄子地里还有粮食,别人家惨不忍睹,哭喊连天的。

    “说起来还是侯爷英明,您当初让那些农户们养鸡养鸭子他们还不愿意,俺早就知道他们是一群蠢材,侯爷您什么时候干过不靠谱的事?还败家子?为这,俺那些日子没少揍那些胡咧咧的蠢货,现在没人说您败家了,被揍的还专门到府上给老奶奶磕了头,认了错。”

    “庄户们还安心吗?没有逃难的?”云烨想起历史上的几次蝗灾无不造就了大批难民,拖儿带女的情况凄惨。…,

    “没有,没有一家逃难,咱庄子上有六成粮食,侯爷开恩又免了租子,家里还有牲畜家禽的,比往年的光景都好,逃什么难啊,再说了,全关中都是这模样,往哪逃?”

    云烨这才放下心来,没有逃难的,就说明自己这个庄主是合格的,花两百贯买来牲畜,鸡鸭,发给农户,对自己实在是算不了什么,云家就不靠地里的那点粮食活命,全庄子地里的产出换成钱都不一定有两百贯,再说了,自己不是又弄回来一万贯吗,保住庄子的人口,花一千贯他也不在乎。

    “我前些日子和人打赌赢了一万贯,钱送回来没有?”算算日子,李二应该把那几户大族收拾了吧?抄家应该抄的很彻底吧?老卢江可是答应我的,一万贯?哈哈哈,下次再见着老卢这个败家老头,再气气他,谁让他带头欺负我书院的教习的?不过他要是不欺负,老子还弄不来这一大群人才,老卢啊,老卢,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想起来就高兴,反正你卢家享福享了好几百年了,与其折在武媚手里,不如倒在李二脚下,好歹人家也是千古一帝。

    “回侯爷,钱没送来,不过官府说了,卢家有数的男丁都给砍了,问还有好多女眷奴仆在发卖,问咱家要不要,到时候好折算钱。”庄三停顺嘴就说了。

    云烨霎那间如同进了冰窖,全身寒冷只觉得天旋地晃,无力的从马上溜了下去。

    老庄,刘进宝慌忙下马把云烨扶起来,这一会的功夫,他全身被汗水湿透,脸色蜡黄,如同大病一场。

    “卢家被杀了多少口人?”

    “听说有一百六十四口。”

    “回长安,回长安,咱这就回长安。"云烨挣扎着站起来,要往马上爬。

    庄三停,刘进宝不敢劝,只好把云烨扶上马,他们走在地上,小心地照料着自家侯爷,怕他再从马上掉下来。

    ”居然死了,居然被砍头了?居然全家被砍头了?”云烨一遍又一遍的喃喃自语,似在问别人,又仿佛在问自己。

    天气闷沉沉的,路两边全是被蝗虫咬死的残败庄稼,还有农户在地里努力的抓捕蝗虫,晒干后,好去云家庄子换钱,没有人理会大路上的主仆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都在为以后能填饱肚子操劳。

    我这么奔波又为了什么?我爬上房顶冒着被雷死的危险又为了什么?

    云烨大脑里混乱之极。

    我除了喜欢忽悠忽悠李二,骗骗他那些食古不化的大臣就没有什么罪孽,再说这些事也算不上罪孽,说不定是好事,我只是从牛进达那里沾染了一些喜欢救人的恶习,我只想少几口人饿死,没有想干掉谁全家,以前就是过过嘴瘾,说说罢了,明明是好事为什么要流那么多的血?

    矛盾真的无可化解?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