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血流成河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皇宫里,云烨的消息完全断绝,身边伺候的全是太监,每日过着极为规律的生活,早上五点钟起床,耍一个小时的枪术,再做一套广播体操,仰天大笑两声,就完成了全天的锻炼,准备吃饭。

    成乾自从第一天领教了云侯的绝世枪法后,就捂着不小心被枪风伤到的左手再也不来了。

    据内侍讲,太子殿下是一路大笑着离开了云侯住处,还不小心撞翻了送饭的几个宫女,被米汤浇到了也不生气,还好心的让宫女小心。

    知道他在笑话云烨的枪法,尤其是五步断魂枪让人魂飞胆丧,这枪法不但敌人害怕,就连云烨自己也害怕,因为他实在是控制不住枪杆的方向。

    现在他绝了要出宫的念头,至少在那些老家伙死光之前是不打算出去了。

    早饭过后云烨照例是要溜一圈腿。

    不要内侍陪同,东宫早就熟悉了,成乾又没有成亲,东宫对他没有禁地。

    在云烨的劝说下,长孙放弃了要给成乾找妃子的念头,十三岁的毛头小子要什么老婆?在后世还只是一个刚刚上初中的小屁孩,早恋是严厉被禁止的事,抓到了会请家长,然后在全班面前做检查,面对全体同学的唾弃,然后就有不要脸的借着安慰女同学的机会趁虚而入。

    这是云烨的惨痛教训,被女孩子强壮的哥哥揪着脖领子质问,然后抢走他所有的零花钱作为他妹妹的赔偿。

    大唐还没有敢揪着成乾脖领子的家伙,除非他调戏了云烨的妹妹,才有可能被质问,

    云烨一直都在为自己的跳跃性思维感到自豪,看到一个半环形的黑色东西,就联想到了以前工地上的那个沉重的铁门,需要好大的力气才能拉起来。

    所以就习惯性的拉了一把,没多重,然后就看到一张哭的和花猫一样的脸,和两颗白白的兔牙。

    “铃铛?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话问坏了,本来就在哭的铃铛看到他哭得更厉害了,见不得女孩子哭,又不知怎么劝,活了两辈子都没学会这项逆天的本事。

    “谁欺负你了,告诉我,咱们现在就去把他的腿打折。”这是云烨的法宝,对付自己的妹妹百试百灵。

    抽噎的铃铛指着花丛说:“有一只小狗钻进花丛里出不来了,我要把它拉出来,一拉它就叫唤,它还在流血。”

    跑到后面一看,一只脏兮兮的小狗夹在牡丹丛里哀哀的叫唤,这还得了,云烨自诩也是动物保护组织的一员,见到危难,哪有不帮之理。

    正要下手,两个太监跑过来见到了小狗,大声说:“侯爷,就是这条狗从狗洞里钻进了皇宫,奴婢这就打死它。”

    话音刚落一人屁股上就挨了一脚:“话都说不清楚,什么叫侯爷就是这条狗,老子揍死你。”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在云烨这里说不通,自己的屁股被皇帝,老帅们一脚一脚的踹来揣去,所以他就养成了踹别人屁股的恶习,程处默也有这爱好,哥俩曾经在陇右踹遍了小兵的屁股,充分享受了身份高贵的乐趣。一度被人称为“踹腚双雄”,纵横陇右无敌手。

    “侯爷恕罪,”两太监知道这位在皇宫里的地位,赶忙求饶。

    “皇宫里还有狗洞?云烨觉得不可思议。

    “回侯爷,是太液池放水的时候从水门里游进来的,奴婢们一时没发现让他跑到这里来了,也不知是哪来的野狗。”…,

    “不要杀它,不要杀它。”铃铛摇着云烨的胳膊为这只小狗求情。

    “你们小心点把它拉出来。”既然有了帮手,自然用不着自己动手。

    两太监趴地上一个扒开花枝,一个把小狗小心的抱出来。

    铃铛连忙接过小狗,怜惜的看着它,用手帕绑在它受伤的后腿上,动物都有很灵敏的感觉,知道铃铛对它无害,就把脑袋钻进铃铛的怀里,瑟瑟发抖。

    给两太监一人一片银打发他们离开,回头却不见了铃铛,耸耸肩膀准备离开,花丛忽然分开,露出铃铛的笑脸:“您真是一个好人。”说完就不见了。

    云烨摸摸鼻子这还是自己头一次在大唐收到一张好人卡。

    当云烨吹着小曲庆祝自己得到一张好人卡的时候,他不知道,此时在西市旁边的独柳街十字上跪满了等待刑决的囚犯,黑压压的一大片,大理寺正卿戴胄监斩,等到午时三刻,日晷上的影子重合,周边站满了百姓,手往下一挥。

    刽子手同时举起了屠刀,学徒拉紧了犯人的头发让他露出脖子脸贴在木墩上,只是一刀,寒光闪过,地上就有十颗人头在血泊中翻滚。人群中有为刽子手叫好的,也有低头呕吐的,更不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戴胄面无表情,刽子手热血沸腾,能有一次处斩一百六十四人的大场面,作为刽子手此生足矣。

    老卢江披头散发形容枯槁,只是几天功夫,本来花白的头发就成了满头白发,被刽子手提着脖领按在木墩上,他似乎认命般的一言不发,只是听到一声凄惨的求救声才睁开双眼,他最疼爱的小孙子卢执在刽子手掌下挣扎,大声呼喊着要往日无所不能的爷爷救自己一救。

    老卢江枯涩的眼睛里全是血泪,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孙子被刽子手一刀就砍下了头颅,老迈的身躯似乎一瞬间充满了力量,挣开了刽子手扑在卢执未合眼的头颅上呀呀哭泣,这是卢家最优秀的子孙,十六岁就满腹经纶,对易经非常喜爱,已达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如今只是一刀,万事成空。

    卢江匍匐在血泊里努力的张开嘴,大叫了一声:“苍天啊!!!!”

    声音才发出,连余音都未断绝,他那颗苍老的头颅就飞上了半空,脖腔中喷涌而出的鲜血如同一匹鲜红的绸缎掩盖在卢执年轻的头颅上。血流成河......

    稍微有些晚,对不住,一号上V求大家的帮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