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愤怒的力量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拍拍痴呆的两位,再把那位把头埋土里装鸵鸟的车夫踹醒,高呼一声继续上路。

    孙思邈把手里的一撮黄色粉末洒进药篓,顷刻间药篓里的蝗虫就不动了,他叹息一声说:“都是药,不要糟蹋了。”说完背上背篓就随着云烨往长安走。

    刘献忽然大吼一声惊起无数蝗虫,腰间宝刀呛然出鞘,在身边划过密密的刀光,无数蝗虫被刀斩成两截纷纷落地,马夫抬起脚狠狠地踩了下去,脚下密密麻麻纠缠在一起的蝗虫立刻变成一滩滩的绿色肉泥。

    看着三位的无聊举动,云烨摇摇头,从旁边树上轰走蝗虫,折下一根树枝,上面的叶子早就被吃光了,只剩下树枝,细细密密的像扫帚。

    喝止了刘献的疯狂,把树枝塞他手里示意他,这东西杀蝗虫比刀快。

    刘献有些失神,牙龈流着血染红了牙齿,配合着那张狰狞的面孔,嘴一张一合的宛如地狱的食人恶魔。

    马夫拼命的用树枝捕杀蝗虫,似乎在为自己的胆小作反证。

    老孙掸掸衣袖,率先迈开步子,踩着满地的蝗虫大踏步的前行。

    路过一个庄子,没有发现扑杀蝗虫的人,只有摆满了的香案,上面有各种糕点,还有猪头三牲,密密的跪了一地的人,为首的一位老夫子声音颤抖而又虔诚,一篇《告蝗神书》写的真切感人,额头上的鲜血表明老先生用了最虔诚的礼数。

    但这并不妨碍满庄子的蝗虫大嚼庄稼,有些甚至跳到供桌上,啮咬起贡品里的青涩果子。

    云烨肚子有些饿了,跑了大半天,一口饭都没吃,不理会跪在地上的庄户,三两步来到供桌前,抓起供桌上的酥皮点心美美的咬了一口,不错,不错,油而不腻,隐隐还有一股子桂花香气。

    “孙道长,这里的点心着实不错,您也来尝尝."云烨大声招呼同伴来享用美食。

    老孙是一点都不客气,先抓着酒壶灌了一通,再撕下一块烤猪肉大嚼,嘴里吧唧有声。

    刘献大笑着举起猪头,找了个好下嘴的位置张开血盆大口就把头埋在猪头上再不起来,马夫畏畏缩缩的拿酸果子啃一口,酸的呲牙咧嘴。

    那位老先生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指着他们几个浑身哆嗦着说不出话。一个青衣汉子跳起来,刚要大骂,被啃猪头的刘献一脚就踹到人群里去了。

    “大胆,你们是什么人,敢对蝗神无礼?”老家伙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云烨捅捅老孙,这时候是您老人家出马的时候。

    “老夫孙思邈,今日采药从贵庄路过,见有佳肴美酒,一时忍耐不住,吃相难看了些,恕罪,恕罪。”

    人的名树的影啊,老孙的一席话让庄户门哑口无言,药王的名字不是白给的,在庄户们心里那和神仙没有多少区别。

    马上就有见过老孙的庄户上前磕个头,说是感谢孙神仙上次救了老母亲。

    “你们也都是大活人,不去地里抓蝗虫,怎么跪着磕头就能把蝗虫求跑了?”孙思邈问庄户。

    前面的老先生上前搭话:“孙先生您是得道高人,怎么也如此不敬神灵?要知道人世间的帝王不修德行,上天降罪,我等应该祈求上苍的原谅,怎敢胡乱杀戮?”

    “老夫一辈子拿蝗虫配药早杀了无数了,现在不一样胃口大开,再活上个七八十年不在话下,怎么就没有什么见鬼的蝗神降灾?旁边这位乃是大名鼎鼎的蓝田侯,一生中最喜食蝗虫,听说也吃蝗虫无数,怎么就年纪轻轻封侯拜相的,不见蝗神降灾?那边的大将军刚才捕杀了数不清的蝗虫,现在却身轻如燕,力大无穷?就连车夫也踩死了好多,现在不也好好的?可见啊!那蝗神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你刚强,他就软,你们磕了半天头,蝗虫可曾少了一只?你老兄把头都磕破了不可谓不虔诚,有用吗?既然没用,就让这些酒食入了老夫等人的肚子,攒些力气,也好多杀几只蝗虫,多救几颗粮食,好让一个灾民多活一日。”…,

    说的好啊!云烨在心里大赞,虽然把自己说成一位异食癖患者,不过看在老孙如此卖力的份上就原谅他了。

    “可是......"老先生刚刚迈前一步要说话,只听脚下咔嚓一声有两只纠缠在一起忘我交配的蝗虫就命丧黄泉。

    涨红了脸没法说话,他自己也成了凶手。

    “九叔,咱庄子上的那个孩子没有抓过蝗虫玩耍,就是我小时候也没少祸祸,没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咱还是听孙神仙的,把地里的蝗虫抓干净,我听说官府用一文钱收三斤呢,这谁家一天不抓个百十斤的,换些铜钱好买粮食,总比生生饿死强吧。”

    “有见识!"云烨伸起了大拇指大声夸赞“我就是云家庄子的庄主,我家大量收购蝗虫,你们先不忙着送,把抓来的蝗虫淹死,再晒成干货,送到我家里我给你们换粮食,童叟无欺。”

    不待九叔发话,庄子上的人就乎泱泱的离去了,呼儿唤女的又是扎口袋,又是绑纱网,各自忙乎开了。

    刘献把头从猪头上挪开对云烨说:“我在见到蝗虫飞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现在我觉得还有救。”形象不雅,语气却异常的真诚。

    “我没有神通,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就是知道的多些,关中汉子本来就不乏热血男儿,自古以来关中出雄师,秦始皇靠他平灭六国,我朝不也是靠他们在乱世里重建秩序,陛下更要靠他们扫清六夷,让我大唐天下称雄,万国来朝,这样的男儿会是唯唯诺诺之辈?怒火上头,就是天也会恨他无把,就是地也会恨他无环,看到蝗虫如此糟蹋自己辛苦种出的粮食,心头早就淤积了怒火,我只是让他们发泄出来,在这样的怒火面前,就是真有蝗神,也会退避三舍不敢敌其锋缨。”

    庄户们涌出庄子,向自家的天地奔去,就连年迈的九叔,也抄着一挂破渔网,叫嚣着要杀尽蝗虫。

    “这就是愤怒的力量吗?”刘献自问。

    第三节奉上,如果您喜欢请给个推荐,收藏,一号入V,云烨急需大家的帮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