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蝗虫来了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孙思邈无力的坐在地上,手颤抖着要去抓云烨的衣角,连抓两次都没有抓住,蝗灾两个字似乎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

    庄三停等人傻傻的看着陷入疯狂的云烨,只觉得头在嗡嗡作响,天地,树木似乎都在迅速的远离自己,只剩下黑暗中渺小的自己。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我的皇帝陛下,你做好迎接瘟疫的准备了吗?现在是天气最热的时候,是疫情最好的扩散时机,你准备好圈杀自己子民的准备了吗?这场灾难过后,你还有征伐突厥的能力吗?能干掉颉利是你走了狗屎运......”

    一番滔滔不绝的指天骂地终于停止了。

    云烨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膝间,不言语了。

    森林里又重归寂静,松鼠探出头警惕的看着树下七个无精打采的怪物。

    悲伤总是会蔓延的,就像快乐也会传染一样,松鼠此时大概在祈求怪物不要夺走自己的松塔,神情忧郁而悲伤。

    “云侯,现在不是你逃跑的时候,你是大唐的侯爷,自然要担负起你的责任,我们回去,现在就走。”孙思邈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把云烨拖起来。

    “侯爷,小的就是背也要把您背出山,全庄子都等着您救命呢。”庄三停把其余四人踹起来,急切的对云烨说。

    他对自己的侯爷充满了信心,总认为云烨可以在最危急的关头扭转乾坤。

    云烨奇怪的看看庄三停,他自己心里都没底,也不知他哪来的信心。

    “庄子上当然没事,你以为我让她们漫山遍野的放鸡鸭是在干什么,就是要让鸡鸭把地里的蝗虫全部吃掉,我来的时候看了,咱庄子里有蝗虫,但是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多,只是无力为害罢了。可这东西它有翅膀,咱家没有,别人家的虫子吃光了他家的庄稼就会跑来吃咱家的,这是一道无解的难题。”

    “那怎么办,咱庄子上的粮食......”庄三停都哭了,一条在战场上挨了九刀都没哭的汉子,现在眼泪哗哗的。

    “哭个屁呀!咱庄子上就算没了粮食又怎样?没粮食咱不是还有鸡鸭鹅,每家还有猪,饿不死,临出门的时候,我给老钱交代了,这些日子的禽蛋就不要收了,让庄户们换些粮食,渡过饥荒还是没问题的,大男人流什么马尿。”云烨训斥的大义凌然,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哭的像月子里的孩子这回事。

    老孙忽然平静了下来,整理一下背篓里的草药,拎起药锄就往回走,云烨无奈,只得跟上,要老孙眼看着关中灾民遍地自己无所事事,这还不如杀了他。

    老孙忽然回过头在云烨肩膀上重重按一下说:“老夫也相信你,用到老夫的时候,就是要命也给你,只要把灾难扛过去。”

    刚才的发泄让云烨轻松了不少,灾难没来之前还有畏惧,现在成了事实,就没什么可怕的了,你再害怕,灾难也不会自己停下脚步。

    刚进森林时的轻松愉悦没了,老孙根本就没把云烨当人,一路上翻山越岭,五天的路程两天就快回来了,来到森林边缘,树林越来越稀疏,人类的痕迹也越多。

    云烨走的腿都肿了,老孙只是每晚给他用针灸按摩一下,云烨在第二天总能勉强赶上,他有些后悔自己干嘛串掇老孙往森林深处走了。

    森林边缘人很多,见到老孙和云烨就像看到亲人,刘献抓着云烨不松手,红着眼睛说:“陛下诏你火速回京。”…,

    从刘献嘴里得知,自三天前得报,关中二十七州几乎同时发灾,蝗虫自水滨,故河道,芦苇地荒滩蜂起,竟然自结成群,最早得报的是潼关,紧接着其他州县的急报也随之而至。

    周至县令吴介为了蝗灾不至于蔓延到其他州县下了焚田令,让全县的庄稼和蝗虫同归于尽,而后自己扑进火场,天下震惊。

    云烨一言不发,只是坐在马车上任由刘献把自己送到京城,孙思邈也在马车上,看着外面的景色也不说话。

    很奇怪,云烨竟然听到了飞机起飞时的轰鸣声,由远而近,正要看看是不是有其他人被飞机送到了唐朝,自己好去欢迎一下,却听马夫一声惨嚎:“蝗虫来了!”

    地平线上有一团黄色的云雾快速的朝云烨他们扑过来,成百上千万只指头长的蝗虫张开翅膀在空气中快速舞动,汇集成类似飞机起飞时的巨大轰鸣,铺天盖地般笼罩下来。

    在天灾面前,心如止水的孙思邈面如土色,勇猛无敌的刘献双股战战欲坠,马夫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却把屁股撅得老高,挽马不住的嘶鸣,被马车拖住动弹不得,不住的在原地踏蹄。

    云烨松开马车上的止车木,两匹惊慌失措的马向着没有蝗虫来路飞奔而去。

    扯下衣服的里襟,把自己的头脸一层又一层的裹紧,只留下嘴和双眼,手上也缠上布条,再把领口,衣袖,裤腿扎紧,让惊慌失措的老孙和刘献也如此办理。

    刚刚准备抱头蹲下来,只觉得全身似乎处在沙暴的中心,不停的有粗大的石砺敲击在身上,让人隐隐作痛,云烨知道这是蝗虫撞在身上,却不敢睁眼。

    这种撞击一直持续了足有半个时辰,才渐渐缓和下来。待到身上不再有撞击的感觉云烨才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大地惨笑一声。

    方才还绿油油大地似乎披上了一层黄色的外套,到处是蠕动的蝗虫,高大的树冠上不时有折断的树枝掉下,掉到半空的肥硕树枝迅速减肥变瘦,等到落地,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没有树皮的枝干。

    道路两边的田地里传来春蚕啮咬桑叶的沙沙声,只是声音大了好多,啃咬的也比蚕有力得多,让人毛骨悚然。

    每一颗庄稼上都有数只蝗虫攀援其上,嫩绿的叶脉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大片大片丰收在望的农田成了蝗虫的采食场。

    刘献跪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语,听不清楚他说些什么,只是偶尔能听到一两句:“天哪!天哪!”的感叹声。

    孙思邈看着正在啃噬自己背篓里药材的蝗虫眼中泛着泪花。

    只有云烨从身上摘下一只爬在自己身上的蝗虫,感受着蝗虫强劲有力的大腿,嘴里说:“唔,甚是肥硕,十只足矣饱人。”

    第二节奉上,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