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李泰的报告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当更夫敲过四更的梆子,云烨被李泰从睡梦里推醒,极不情愿的披上衣服,轻手轻脚的来到书院围墙外。

    李纲等老夫子也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目光炯炯的盯着围墙外面一个用石灰撒出来的白圈,往常古板严肃的面庞上全是孩子般的好奇。

    赵延陵正在低声和李恪交流,也不知在说什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全书院的学子都在这里,每个人都十分精神,瞪大了眼睛瞅着地面,似乎将有金元宝从地下蹦出来。

    一道横幅挂在墙上,上书:玉山书院李泰算学交流会。

    看看旁边一脸淡然的李泰问:“这么嚣张的主意是谁出的?居然盗用我的创意,是何道理?”

    “无它,诸位学友抬爱而已,李泰愧受了。”说完还做个四方揖,引来一片低呼。

    李纲很不满意地挥手,示意闭嘴。

    一弯残月洒下银色的光线,影影绰绰可见黑黝黝的山峰,山间不时传来夜猫子的叫声,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凄厉的狼嚎。书院的人都躲在墙下的阴影处,只有十几个护卫在刘献的带领下弓上弦,刀出鞘,小心戒备,给诡异阴森的环境跟添几分紧张气氛。

    推一推李泰:“有几分把握?”

    “哼,一个盗墓贼而已,我有九分把握他会在这个时辰逃跑,我问过刘献了,但凡是有一点常识的贼人,总是认为四更天是最好的逃跑时间,昨日天快亮时他挖到了离地面一尺的地方就不再挖了,回到了牢里养精蓄锐,还偷偷藏了一点食物,以为看守没有发现,真是自欺欺人,想从本王的手里逃脱,做梦!”语气里具有强大的信心,还用一个握拳的动作表示一切都在掌握中,很有气概。

    云烨发现不知不觉间,李泰有了一种新的变化,就是强烈的自信。

    这种发现让他有些颓唐,但愿不是给李承乾当皇帝制造了一个最强大的障碍。

    还准备问几句,却被刘献制止了,他用手指一指白灰圈。

    只见圈子里的泥土鼓起了一个包,一只黑越越的手穿透了泥土伸出地面,在空中张合不已,宛如地底的冤魂的索命之手,如此突兀的变化,引得众人长吸一口气,如果不是旁边有众多的同伴,估计转身逃跑的不会在少数。

    刘献嘿嘿一笑,制止了大家的骚动,举了举手中的硬弓,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家伙的箭法说是百步穿杨都小看他了,没事干就在晚上用箭射香头,据他自己说最好成绩是一箭灭三香。有他在,就是真有鬼,他也会再次把鬼大卸八块。

    手又缩回去了,不时有土块从洞里被抛出来,洞口从碗口大逐渐变得有脸盆粗,猛然间一个裹着布的脑袋从洞里钻出来,一阵长长的喘息声传来,如同快要溺死的人把头伸出了水面。

    没等气喘匀,低沉的笑声就从满是泥土的嘴里传出,伴随着粗重的呼吸断断续续。

    恶鬼从地狱里逃出的狂喜就是黄鼠目前的心态,只是遇到李泰这个皇家的妖孽,任何举动都是多余的,就连德高望重,嫉恶如仇的李纲李先生都目露同情之色。

    笑完,黄鼠又发出低哑的哭声,对他来说书院就是一个真正的人间地狱,他并不害怕砍头,从当摸金校尉的头一天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砍头的,他也不害怕酷刑,和官府打了多年交道酷刑不是没受过,可是书院的经历让他从骨子里感到恐惧,血液从身体里慢慢流出,身体逐渐变得冰冷,死亡从脚尖逐渐蔓延到全身,想喊发不出声,想哭流不出泪,最可怕的是没有人看着他死亡,当时牢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只有血液滴在铜盆的清脆响声。…,

    原来孤独的死去才是世上最可怕的事,必须要把卖醪糟的妇人娶回来,这样死的时候就会有人陪在床前,不至于做孤魂野鬼在寒冷的冥界游荡,希望给了他力量,他加快了动作,根本就顾不上理会挖土挖的皮肉翻卷的双手。

    赤条条的黄鼠从地下钻出来,脚腕上绑着一个布包,当他转身要解开脚腕的布包时,呆住了,他的心在不停的往下沉,他看到了近百双眼睛在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裸体。

    力气一瞬间从身体里流走了,他瘫软在地上,不再顾忌自己全身赤裸,闭着眼睛听天由命。

    灯笼火把点着了,黑色的夜幕一瞬间就被撕开了。

    没人理会躺在地上的黄鼠,李泰走到一块挂在外墙上的黑板旁,画出了黄鼠的逃跑示意图。

    “我们从这张逃跑示意图中就可以看出黄鼠对于方向的敏感,和准确度,他几乎是沿着一条三十五度的斜线准确的到达他的目的地,这是让人感到吃惊的。要知道他没有学过任何算学知识,对几何也是一无所知,他只是凭借着自己的眼睛拇指就完成了三点定位,而且准确度惊人。

    大家看这个白色的圆圈是我经过严密的计算才知道的大概位置,而黄鼠就是从这个圆圈中钻了出来,几乎不差分毫,这里面牵涉到三角计算,初级物理的运用,密度概念的拓展......”

    云烨站在他阴影里抱着头蹲在地上,根本就不理会元章先生的安慰,一波又一波的说不上是痛苦,还是难堪,甚至还有一丝自豪的奇怪念头在冲击他的大脑,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眼前的一切。

    “以前老师教的东西是这样应用的吗?李泰说的很有道理,运用的定理也十分准确,解析方式正确环环相扣理理相连整个报告会几乎无懈可击,可就是感觉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劲呢?”

    李纲走过来使劲在云烨屁股上踢一脚,这才把云烨从苦思中解救出来,茫然的看看李纲。

    “你教出了一个妖孽,一个眼中只有事物的变化,而没有人性的妖孽,黄鼠用一个月的时间,费尽心力几乎赤手挖掘的地洞在他眼里只是一条三十五度的斜线,估计在以后,人世间的一切会在他眼中变成一堆堆枯燥冰冷的数字,他学会了用算学的眼光看世界,他对你我的区别就是高矮,轻重,老弱的区别,不再会有老师,朋友,亲人的概念,他今后只会走能达到目的的路,而不会选正确的路,他将沉迷在数字的海洋里不可自拔,这就是你要达到的目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