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李恪的危机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家炸了锅了,老奶奶一听到云烨要去当农夫,一口气没上来,就厥过去了,醒来之后就嚎啕大哭,说自己对不起祖宗,堂堂的侯爷不当,云家唯一的男丁要去种田了。

    边哭边偷偷看云烨,这是她老人家对付孙子百试百灵的无上法门,小事小哭,大事大哭,不大不小的事看情况再哭。如今连昏厥都用上了,她就不信孙子会坚持己见。

    云烨现在头大如斗,他最怕的就是老奶奶哭,一是怕她哭坏身子,二是老奶奶自从云烨回家后自立自强这种关中女人的韧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打算守着孙子让他给自己养老送终,性子又回到云家富庶时期的模样。

    整日里带着一群爪牙满世界显摆,今天与程夫人商议昭国坊里作坊的问题,明天和牛夫人结伴去慈恩寺上香,她老人家现在就认准了这家寺庙,老主持用云家的钱修缮了寺庙,听说光佛祖身上的金漆就用了八两金粉。

    给老奶奶一下一下的捶腿,看她抽搐的不太厉害了就缓声说:“您老人家过虑了,孙儿不是要放弃侯爵,而是要给天下受苦人一个念想,一个可以摆脱贫困,能过上好日子的念想,让他们知道,好日子还可以这样挣来,光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土里刨食,一万年也别想吃上肉。

    这几天孙儿在庄子里转了转,看到他们蹲在墙角喝稀饭就心里发酸,这些都是勤劳善良的好人啊,为什么就只能喝稀饭?他们不知道肉好吃吗?是因为没门路吃肉,孙儿就要教会他们怎么才能吃上肉。”

    “咱家倒霉的时候,小丫连稀饭都没得喝,有谁可怜过咱们?”老奶奶有些不忿,

    “事情不是这样看的,奶奶,就因为您老人家善良了一辈子,所以老天就没让孙儿吃一点苦头,处处有贵人帮忙,您想想,要是当初孙儿没被老师看到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

    话一出口,老奶奶就捂住他的嘴,不让说下去,浑身害怕得发抖,她不敢想象襁褓中的孙儿在寒风里哭泣的模样。

    “不敢胡说,可不敢胡说,只要你好好的,就是喝稀饭奶奶也心甘情愿。”

    “孙儿当一段时间的农夫,给其他农夫指一条过好日子的道,您想想,这得积多大的德啊,云家要千年传承,没有这样的好德行是没法子传千年的,金银珠玉在时间面前只是一堆没用的垃圾,还容易招来灾祸,只有积德才可以保证子孙三代平安。”

    “烨儿,奶奶没有你那么长远的眼光,只要你觉得好,就去干吧,奶奶只是心疼你,怕你吃苦,你从小就没有吃过苦,哪受得了农家的苦日子。”老奶奶抹着眼泪对云烨说。

    “农户的苦日子?孙儿是要当农夫,却没说要吃苦,如果和农户过一样的日子,您干脆拿刀砍死我算了。”

    一句话说的奶奶笑了起来,他这孙子有常人没有的聪敏心思,也有别人没有的善良念头,几乎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孩子,就一样,根本就吃不了苦,不过连这样的好孩子也吃苦,上天也就太瞎眼了,我孙子就该是富贵一生的命。

    搞定了家里让云烨长长松了一口气,这些人是他最在乎的人,不想让他们伤心,所以解释起来就会很麻烦,越是在乎的人,就越要让他明白你的心思,人的感情就是你来我往的交流之后才建立起来的。…,

    至于别人,云烨会在乎他们的想法?笑话!

    李泰详细计算了土牢里的土方量,为此他专门找云家的木匠给他钉了一个三尺见方的箱子,装满土,压瓷实,然后称量了重量,他很细心,可能是李家的传统,找不到合用的大秤,就用小秤一点点称量出土方的重量,把过程,结果详细的记录在案,他没有在意,云烨却知道这是一份正规的科学实验记录,也许一千年以后,这会成为科学家考据密度的最原始的资料。

    把李泰的作业重新验算一遍,没错,看来他已经掌握了简易几何的知识要点。

    云烨陷入沉思,也许,可能把李泰培养成一位数学狂人也会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就是不知道权利的吸引力到底对他有多大,想想后世的那些变态的数学大师,有哪位表现出了极强的权力欲?好像没有吧?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数学王国里胡作非为,大概没空理会那些尔虞我诈的权力游戏。

    李泰现在就没工夫管云烨是不是要当农夫的事,他沉迷在和黄鼠的斗智游戏里不能自拔。李恪就有些八卦,专门跑过来问云烨:“烨哥儿,你真的要当农夫?”

    “都和李纲先生三击掌了,你以为会有反悔?”云烨不耐烦的回答,这家伙和李承乾,李泰比起来少了一分大气,多了两分阴柔,他似乎从根子上就看不起别人,源于自己比任何人都高贵的血统?也不知他母亲杨妃是如何教育他的,给他灌输了一些什么东西,如果这样下去,被长孙无忌搞死可就不奇怪了。

    “云侯为何自贱身份与泥腿子混在一起,有失我等君子体面。”

    “陛下年年都要赤脚下地耕作,皇后娘娘都要亲自喂养桑蚕,什么缘故让你认为农耕是一种下贱劳役?”云烨有些生气。

    “父皇,母后只是每年为了祭天,才做这些事,其他时间是不会干的。”李恪有些委屈的说。

    云烨心头一软,到底是一个小孩子,说皇帝,皇后只是作秀,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怎么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知道李恪在自己面前没有太多的防备,他是信任自己才说话不经过思考。既然被人家信任,就需要做到师长的责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现在,他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

    云烨把李恪拽到外面,两人站在书院门口的草坪上,拍着李恪的肩膀问他,

    “你告诉我,什么是君子,什么是小人。”

    “宋先生说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是为君子,小人就是君子之外的人。”

    有些小智慧,云烨有些发笑,在他脑袋上轻拍一下说了句:“取巧。”

    李恪有些喜欢云烨的这种小动作,斜着眼睛问云烨:“烨哥儿以为君子是什么?难道是农夫?”

    “小恪,你记住,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君子,几千年以来有无数种解释,你刚才说的就是一种,我总觉得一个人的高贵应该是灵魂上的高贵,而不是身份上的高贵,能完成自己到人世间责任的人,我都认为他们是高贵的,把养育自己的父母送走,把自己养育的孩子养大,对妻子有爱意,对他人有信任,对我们身处的世界有帮助,就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不论他身处什么样的地位,都是高贵的。”云烨把自己的理解讲给李恪听,至于能听进去多少,看他的造化了。

    他的血统是他最危险的敌人,如果他不能把这个概念模糊掉,无论是谁当皇帝,他都难逃一死。即使长孙无忌不动手,也会有李无忌,王无忌之类的跳出来干掉他,要知道,满朝堂都是他外公的逆贼......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