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简单的事情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蒙蒙亮,云家的门房阿寿张着嘴打着哈欠打开侧门。用长长的竹竿挑下门外的灯笼,熄灭了里面的油灯,正要回府,却看见一个身穿书院衣服的人蜷缩在门廊外睡的正香,他知道书院里的学生都是贵人,不敢打扰,就跑进府里给管家钱通报告。

    钱通出来一看,这不是孟家二少爷吗,怎么睡这啦。连忙唤醒孟不同。发现他衣衫上全是泥土,脚上还没了一只鞋,头发蓬乱,以为他糟了强盗就问:“孟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可是遭了贼,要不要小的去报官?”

    孟不同睁着眼睛看半天才认出人:“钱管家,不用报官,我这是夜路走的了,你给我弄一身干净衣服,再给我找点吃的,都饿一宿了。”

    云烨看到孟不同的时候他正抱着一个大海碗往嘴里填东西,一大碗面条西里呼噜就下了肚,然后把嘴一抹豪迈的对云烨说:“烨子,哥哥这是走投无路了,来投奔你了,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就收留哥哥吧。”说完,还抱拳施礼,完全一副游侠儿的模样。

    “你坏了谁家闺女?你爹都罩不住?难道说是公爷家的?”

    孟不同摇头,

    “难道是那位王爷家的?你胆子太大了。”

    孟不同还是摇头

    “天哪,你该不是强奸了公主吧?”

    “胡说什么,我平日里就是想想,哪敢行动啊,我不要命了?”

    “那就是你被强奸了?自觉无颜见人?”

    “你——”

    在孟不同的血泪控诉下,一个蛮不讲理,严重偏心,根本不懂少年心思的蛮横父亲出现在云烨脑海里,他又表达了自己和封建的,腐朽的,死水一潭的旧家庭一刀两断的决心。

    “然后在书院努力学习,终于学成,正好朝廷在用人之际,你毅然决然的接受了最困难,最危险的任务,历尽千难万险之后终于超额完成了任务,期间说不定还会发生一些才子佳人的艳遇,最终风风光光的满长安炫耀,你家老爹后悔的捶胸顿足,你老娘抱着你嚎啕大哭,还说你终于出人头地了,你再仰天大笑三声,胸中郁闷之气一朝泄尽?”

    孟不同张大嘴巴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思?”

    云烨一巴掌抽在孟不同脑袋上,:“我打死你这个不忠不孝的混蛋,你老子为了全家的将来拼死拼活的挣军功,全身上下大概也没几块好皮了吧?你大哥为了家里听说呆在山东求学都两年没回长安了,清明才回家祭祖。只有你小子整天游手好闲,你老子会放心把全家老少的性命交到你手里?为了这点破事就离家出走,让你老子娘怎么想?我玉山书院尽教出一些狼心狗肺的混蛋?你老子对你不好?不好你还长得白白胖胖的活到现在?”

    云烨劈头盖脸的几句话说的孟不同哑口无言,捂着脸呜呜地哭。

    “哭个屁,刚才的雄心哪去了?被说几句就没了?我还指望你将来干大事呢。”

    “可你刚才说的是对的,我爹满身伤疤,我大哥都二十了还没成亲,就是要光宗耀祖,大哥比我强得多,这学就该他上,可是我舍不得,烨子,我舍不得。我喜欢呆在书院呜呜........”

    “谁说让你离开书院了,你以为书院你爹说了算?你以为书院谁想上就上?当我玉山书院是什么?”

    “你刚才说该我大哥上学的。”孟不同有些委屈。…,

    “明年会经过考试再选一批学生,大概有五十名,每年都会有,学生在书院只能呆四年,就得自谋出路,我认为应该都会入仕,陛下会放过这些训练有素的学生才怪。”

    “你睡一觉就立刻滚回家,给你爹说你嫖了一晚上也好,赌了一夜也罢,就是不要说你回书院了,不要让他伤心,至于你明天再来,你爹有老师对付,还用不着你为难,一个蠢货,简简单单的一件事硬给你们弄的血淋淋的伤人心。”

    刚刚把孟不同撵去睡觉,后院就出事了。

    小姑姑坐在地上哭的死去活来,声音还非常大,惹得全家都跑过来看。

    云烨脑门子上的青筋直跳,这才弄好一个,怎么又跳出来一个?这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抱着姑姑安慰她:“谁欺负你了,告诉侄儿,我去扒了他的皮。”

    姑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屋子,云烨一脚踹开房门,有些奇怪,屋子里没人,这是小姑姑专门养蚕的屋子,整间屋子里只有春蚕咬桑叶的沙沙声,别说人,鬼都没有。

    不解的看看姑姑,奶奶进了屋子看了一眼就抡起巴掌在姑姑身上抽了一记:“不就是几笸箩蚕吗,养废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以前把蚕当命养,谁叫你在院子里嚎的?”

    “蚕不是好好的在咬桑叶吗,怎么就废了?”云烨有些奇怪,拦住奶奶继续殴打姑姑,北方人从来没有见过蚕。

    “烨儿你那里懂得妇人的东西,这蚕呀有时候养着养着就变成了绿蚕,还有的会变成红蚕,奶奶听说还有变成黄蚕的,它们吐出的丝就会是绿色,红色,黄色,颜色又不正,丝没有用处,也没有人收,农家要是遇到这样的事,就是大灾难,你姑姑一时没转过弯来,咱家早就不是靠几笸箩蚕养家糊口的时候了。你让开,奶奶去打她。”

    云烨忽然笑了,家里的几位长辈原来都是闲不住的人,哪怕现在富贵了,也逃不脱小门小户的见识,小姑姑就是如此,看到自己的桑蚕变成了废物,习惯性的悲从心来,以为家里就要饿肚子了,当然哭的惊天动地的,要是小户人家自然就不会奇怪,侯府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姑姑躲在云烨背后不露头,也不哭了,想必现在也反应过来了,她一个月的例钱就值几十笸箩的蚕,实在是没必要为那些废蚕伤心。

    “其实啊,这是大好事,是老天爷让云家发财,这送上门来的宝贝不要,老天都要看不过眼。”云烨心头一动说。

    听孙子这么说,奶奶顾不得去打姑姑,忙不迭的赶走周围的丫鬟,婆子,扯着云烨进了屋子,又对姑姑喊了一嗓子,让她也进来。

    “烨儿,这话怎么说,你聪明,心思灵,给你这不成器的姑姑说道说道,免得又在家里丢人。”说完趁云烨不注意还拧了姑姑一把。家里的事云烨管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家庭暴力在眼皮底下横行。

    “这蚕变成了绿色,就说明蚕本身出现了变化,它吐出的丝是绿色的。证明这绿蚕没有丧失吐丝的本性,丝的颜色不正就说明蚕没有变化完全,姑姑继续把这些蚕养大,让它吐丝结茧,找出颜色最正的蚕让它产卵,秋天再养大,再挑捡,这样一代代挑拣下去,总会得到纯正的绿色,这样的蚕丝我就不信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姑姑的眼睛都成了铜钱的样子,奶奶也乐得合不住嘴,她从来都不怀疑孙子的本事,他说可行就一定会成功。

    “姑姑您可以到处买别人家的废蚕,比如红的,黄的,有其他颜色的也要。最好把七种颜色弄齐全,以后说不定织缎子,织锦帛都不用染色了,这不是大宝贝,还有什么是宝贝?”

    奶奶激动的在云烨脸上亲一口,姑姑也激动的在地上跳呀跳的。

    “我孙子才是云家最大的宝贝!”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