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清明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书院放假了,就连四位夫子也离开了书院,因为清明节到了,祭祀祖宗这是家族最大的一件事,云家也不例外。

    老牛离开了,说以后大概不会回来了,这让云烨很是难过,没有老将军的坐镇,他担心书院会失去秩序。老牛神秘的说:"不会,他离开了,自然会有人来接替,是谁,暂时不告诉他。”

    书院的学生们如同脱缰的野马,换上各自的锦衣袍服,戴上自己的配饰。帽子上插花的也不少见,孟不同几乎把自己能挂上的都挂上了,叮叮当当的宛如杂货铺。嘴里还说亏大了,买回来不能显摆,搁箱子里,暴殄天物。这次睡觉也不拿下来。

    鲜衣怒马,轻车肥裘,长安少年风范在这时得到了彻底的展现。

    云烨刚说了句只可惜啊少了青春少女,否则......

    话未说完,一群禽兽就嗷嗷叫着杀向长安。

    老奶奶准备得很充分,整头的猪,整只的羊,两尺长的肥大鲤鱼,脖子上系着绸带的鹅,脚被捆住在地上蹦跶的鸡,如山的点心,还有数不清的纸钱成箱子的纸元宝,成捆的香烛,再把孙子带上就齐活了。

    老奶奶在府里指东画西颇有大将军风范,家里的仆役被指使的团团转,姑姑婶婶也不放过,每人带着一个丫鬟忙忙碌碌的,侯府仪仗被擦的能照出人影,硕大的旗幡上有张牙舞爪的黑虎,代表着主人家出身将门。

    整个云府比较寒酸,只有两身官服,云烨一套,奶奶一套,一个从三品,一个三品诰命,只有这两大佬,没有众星捧月的感觉,这很是让老奶奶伤心,她比较羡慕裴家老夫人,只是一个二品诰命,旁边却簇拥着一大群三品。四品的诰命,当祖宗一样被守在中间,威风八面。

    老奶奶幽怨的瞟云烨一眼,自己给他说了好几个好人家的闺女,就没一个看上眼的。比如英公家的四丫头,王家的二小姐,就连长孙家的表小姐都看不上,难不成要娶公主?

    这不成,公主就不是好人家能娶的,不但要分开另过,还只能娶一个,和孙子分开我老婆子还活的个什么劲。万一公主不会生育,这不是把云家往火坑里推吗?

    前一阵子不停点的往皇宫里送吃食,现在不送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被老奶奶看的心里直发毛,知道她老人家的心思,就想早日抱上重孙子,老说身边孤单,就不明白了,有八个吱吱喳喳的小丫头,会孤单到哪去?

    “哎呦,我的老祖宗,您就别拿这种怪眼神看你孙子好不好,我后背都起鸡皮疙瘩了,想要重孙子您等着,过几年就怕你抱不过来,媳妇,咱一群一群的往家吆,您就等着左手胖小子,右手胖丫头,前后左右围满小人儿,有的您烦的时候。"

    云烨这话惹得姑姑婶婶笑个不停,老奶奶不好意思的在云烨头上抽一巴掌:“臭小子,那是媳妇,不是鹅,还一群群的往家吆,真要有一群小人儿围着奶奶,我就是累死,也心甘。”

    封地离祖祠只有三十里地,一个时辰就到了。

    远远就看见两颗柏树,那是两棵被后世称为老爷柏的树,现在只有小丫头的一抱粗,片状的叶片层层叠叠,宛如两把大伞撑在祠堂门前。

    奶奶早在去年就给祠堂重新上了漆,朱红色的廊柱,朱红色的大门,再加上一个朱红色的老汉,这老汉红衣红裤,头上是一条红色的裹巾,如果长得胖一些就和阿福没却别。…,

    远远跑过来,趴地上给老奶奶行礼。见云烨有些诧异,老奶奶说

    “他是以前家里的老人,心思不够用,云家败了后无处可去,奶奶就让他住在祠堂里,一来好照顾祠堂,再一来也给他一个安身的地方。结果,他一住就是十六年,这些年多亏了他,要不然祠堂早就废弃了,你也没有机会来拜祖宗。”

    老奶奶有些伤感,喝止了要往云烨身上爬的小丫,今天是大日子,她不许小丫头放肆,怕被祖宗看见不好。小丫瘪个嘴又不敢哭,云烨刚要安慰却被婶婶抱走了。

    那老汉真的叫阿福,不理云烨只是围着奶奶阿巴阿巴的说话,奶奶也连说带比划的和他交谈,看起来他们说的很热烈,云烨没有打搅他们,进了祠堂四处观看。

    没有后世那么宏伟,尤其是少了两只巨大的水泥制造的石狮子后,更显的有些局促,四角的飞檐挂着铃铛,风一吹就叮咚叮咚的响起来。这种铜铃声最是勾引人的遐思,尤其是云烨在这里似乎有一种时空不停的变化的感觉,一会后世的四爷爷坐在高大的太师椅上勾勒着族谱,嘴里不停的咒骂着那些不肖子孙,一会又是红衣红裤的老阿福辛勤的到处擦拭灰尘的身影。闭上眼,只觉得天旋地转,四周的墙壁都向自己挤过来。

    “烨儿,烨儿。”奶奶呼唤了几声才把云烨从梦魇里拉出来,

    "烨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今天要祭祖,你挺挺,用不了多长时间,刚才可能是祖宗都在看你,不用担心,这里是家庙,孤魂野鬼进不来。你坐在门边那个墩子上,让老祖宗好好看看云家的千里马。”

    墙上挂满了木牌,云家一百年以来死去的男丁阴魂似乎都在看云烨,没关系,云烨放开心思让你们看个够,我是正牌的云家子孙,从身体到灵魂都是,不是冒牌货,不就是差了一千四百年吗。

    所谓疑神疑鬼就是此理,满不在乎却周身舒畅,看着奶奶婶婶在忙着摆供品,自己插不上手,索性不管,背着手满世界溜达,小丫,大丫跟着哥哥掏他口袋里的松子,云烨不习惯把东西装在袖子里,就让奶奶在腰间缝制两个兜,冬天把手塞兜里很舒服,程处默的衣服也是如此,哥俩双手插兜逛街的形象很招人眼球。

    云烨不喜欢装满满一口袋铜子,走起路来哗哗的,烧包,让奶奶把银子敲成薄薄的叶子,上面再砸上云府标记,一片叶子相当十文钱,很方便,只要不买奢侈品,或者去东市,一片叶子就够哥俩逛半天的了。

    没有香烟啊!自己从来没想过戒烟,现在被强制性的戒除了,所以就养成了口袋里必须有零食的习惯。两小丫头现在很苦,奶奶不光找来了文字老师,还请了一位出宫的老宫女教八个丫头礼仪,上次见小丫太受罪就多了两句嘴,没成想被全家的妇人讨伐,说这是她们求都求不来的好事,还敢说三道四。苦苦哀求了半天才被她们放过,耳畔有几百只鸭子的情形太恐怖了,只能不理会小丫水汪汪的泪掩面狂奔。

    在烟雾缭绕中虔诚的叩拜了祖宗,一丈长的供桌上摆满了供品,正中间一头硕大的肥猪,被放在木盒子里蒸熟,油汪汪的看起来甚是可口,羊也是如此,牛就不是小小侯爵可以可以用来祭祀祖宗的,被人发现会被砍头,所以云家就用一条鱼来代替。…,

    有几位不知哪里的高僧在祠堂外高声念着不知是什么经文,一遍又一遍,姑姑她们不能进祠堂,只能在外面烧那些巨量的纸钱,红衣阿福熟练的把纸钱抛向高空,让纸钱被山风带到远处的山上。

    和尚念完了一百遍经文,拿着大袋的铜钱满意的离去了。云烨全家拿着改进的锄头,铁锹来到祠堂后面的祖坟,坟茔被休整的很好,上面没有一根杂草,奶奶夸奖了老阿福,给了他一大坛子酒,并把猪头也赏给了他,阿福兴高采烈的抱着酒坛去啃猪头。

    奶奶和云烨在每一个坟头上都培上了一锹土,眼中有泪,脸上却带着笑意,嘴里絮絮叨叨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培完土,就由姑姑婶婶各自在最亲的人坟上哭泣,抱着不知所措的小丫,领着迷迷糊糊的大丫奶奶指着爷爷的坟茔说:“烨儿,奶奶百年后你要吧奶奶和你爷爷葬在一起,起一个大坟包,你知道奶奶住惯了大屋子,小房子就不习惯,挤得慌。"

    "奶奶您今天怎么说起这些,您身子骨还硬朗,再陪孙子几十年没什么问题,您不是要看重孙子吗?怎么现在就想去陪爷爷?爷爷有那么多亲人在身边不会寂寞,这里只有烨儿一人您忍心吗?”

    云烨泪流满面,小丫头怎么擦也擦不干,奶奶把云烨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嘴里说:“我舍不得,我舍不得你啊!”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