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我何德何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泰,李恪没有李二的臭毛病,看见长孙冲,李怀仁如同冲进菜地的野猪,揪下黄瓜在水缸里洗洗就七里咔嚓的吃起来,哥俩也不示弱,跑进去摘下来学着他们涮涮,也不擦就一起啃,这还是大唐最顶级的贵族吗?吃得比叫花子还不如。

    “少吃些,生东西吃多了闹肚子。”云烨没法劝,这四位吃疯了。

    李怀仁忽然叫起来,声音凄惨。

    不好,到底是吃坏了肚子,云烨连忙过去扶住他,问他哪里不舒服。

    他只是张着嘴猛呼气,舌头伸的老长,不言语,再一看这家伙手里握着半个辣椒,眼泪鼻涕流的老长,恶心死了,给这家伙灌了半瓢凉水,扔到一边不管了。老子种的是甘谷的细辣椒,就不是菜椒,是用来晒红辣椒的,辣度凶猛,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奶奶怕京城里照顾不好,特意用暖车拉回来亲自照顾,孙子最看重的就是这些辣椒了,奶奶当宝贝一样,下人敢动会被砍手。

    “烨子,你怎么还种毒药啊?”长孙冲心有余悸的问云烨,俩王爷也惴惴不安。

    “屁的毒药,这东西你在陇右就没少吃,也没见把你毒死,现在活蹦乱跳的祸害我家花房。”

    “陇右?我吃过?为什么不记得?”李怀仁终于缓过来了,既然长孙冲吃过,他就一定也吃过。

    “滚!两个吃货,当时你们尽顾着吃了,谁记得用了哪些调料。"

    “辣椒?我想起来了,你说只有一点了,就是那红红的东西?吃到嘴里跟着火似得?”长孙冲还有些记性。

    “怪不得我嘴里现在还跟火烧的一样。”

    云烨抢过他手里的半根辣椒,擦一下,一小点,一小点的吃,舒坦啊!

    “烨哥儿,我想给父皇母后送一点你看行吗?”李泰有点不好意思,这才是皇家应该有的风度,李承乾绝对是胡人基因在起主导作用。拍拍李泰的肩膀云烨说

    “你那个响马大哥会放过我京城里的花房?哪里恐怕早就成了皇家菜园,你父皇早就惦记上了。云家好东西多,就怕惦记,所以跑乡下躲起来。”

    李恪斜着眼睛看云烨,似乎不信,云烨也没办法给他讲李二贪婪的本来面目,子不听父过么,为尊者讳一下又死不了人。

    “那些同窗吃什么?也是这样的饭食?”李泰吧嗒一下嘴巴,好像在回味早餐的美味。

    长孙冲,李怀仁苦笑一声,听起来很凄凉,一人楼一个王爷,边走边说

    “牛大将军的管理方法就一种,他老人家也就会一种,那就是军法,惩罚呢?他老人家原来也只会一种,就是军棍,现在多了一种叫关禁闭,我们三个,再加上程处默,你大哥是第一批受害者,滋味难以言说,惩罚刻骨铭心,总之,给你俩说一个在牛魔王手底下混的秘诀,就是宁可受体罚,不挨军棍,宁可挨军棍,不愿关禁闭,切记,切记,这是表哥用眼泪总结出来的,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吃饱喝足的五人信马由缰的往书院赶,现在也不过上午十点钟左右,远远望去平地上似乎有了一丝绿意,走到跟前却依然是光秃秃的一片。在看远处又现绿色,马儿以为青草就在前面,不由得加快脚步。

    就这样快一阵,慢一阵的走,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书院。

    李纲和三位须发花白的老者在日头底下喝茶,不时吟哦有声,貌似悠闲,只是书院里不时传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就有些煞风景。…,

    上前给几位老先生见礼,其中一位看着云烨笑了

    “老夫不知你恪物学科讲什么,如果是算学,你也堪称一代名家,刘老儿人前人后的夸赞想来也差不到哪去,如果每天的饭食都如今日晨间的,老夫就算在这玉山教一辈子八流学生又如何?”

    李纲几人哈哈大笑指着说话的老头一个劲的说他是斯文扫地。

    “玉山先生是晚辈景仰的学问大家,史学世家的称呼岂是浪得虚名,书院初创,还要仰仗先生多多扶持,至于饭食,小子是闻名长安的吃客,定不会叫先生失望。”

    辛玄驭,大名鼎鼎的史学家,家学渊源,号玉山,为人豁达,开朗,是《晋书》的主要编辑者。近年在家中修身养性,不知李纲是如何把他老人家弄来的。

    “今日送来的饭食中有五种馒头,都是鲜菜所制,味道鲜美,老夫头一回吃这些饭食,以致有些积食,不得不在日头下面饮茶化食。老夫知道温汤监的瓜菜还轮不到你小子,难道说你在冬日还能种菜不成?”另一个老头子起了好奇心,放下手中的《史记》问云烨。

    “小子幼年随家师在域外漂泊不定,哪里的吃食实在是让人不堪入目,常年只有几种菜蔬,冬日更是只有肉食,家师怕小子养不活,就特意想了个办法,用种花的办法种菜,没想到居然成功,所以小子就学会了冬日种菜,都是馋嘴之故,惹前辈笑话了,其实这只是恪物学的一个小分支,名曰,植物学,可惜小子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辜负恩师了。”

    “你有一个好老师啊!日后须当日日勤勉,不可辜负你师一片苦心。”

    云烨点头称是,并保证以后不再浑浑噩噩的度日。

    "元章先生对你家中的菜圃很感兴趣,我等可否一观?”

    没什么不可见人的,你就算看到了也复制不出云家的菜圃,不光是种花盆里就行的,这是妹妹的嫁妆,云烨没打算弄得满世界都是大棚菜。

    老头几个不用云烨陪着,喊一个小童,由一位老仆吆着一辆牛车晃晃悠悠的往云府而去。

    长孙冲,李怀仁,还有李小三,李小四四个家伙趴门缝里往里看,还不时的抖一下,不用想,老牛的惩罚让他们胆颤心惊。

    云烨一声咳嗽让那四个人差点坐地上。

    “烨哥儿,我看见牛将军用胳膊粗的棒子敲他们的屁股,血都出来了。”李恪哆嗦着嘴话都说不清楚了。

    “木棒?这还是好的,没用皮鞭算是看在他们老子的份上了。”李怀仁到底是从牛魔王鞭子下混过来的。

    “这不行,一味动用武力,只会坏事,我进去劝劝。”云烨刚说完,那四个混蛋就跑得不见人影。

    推开大门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地上趴了一地人,都露出白花花的屁股,上面青一道,紫一道的布满伤痕,他老人家的十个亲兵手里握着胳膊粗的棒子,不时的在某一个动的厉害的屁股上敲一下。老牛坐在屋檐下面慢条斯理的抿着酒,手里是云烨特意给他用铜皮打造的小酒壶,装满了烈酒,可以随时揣怀里,很是方便。

    “小子,回来了?家里都好吧?老夫人身子还硬朗吧?”老牛随口问候老奶奶几句。

    “牛伯伯,这些学子初来乍到,不知道您的厉害,有些散漫也是情有可原,现在他们知错了,您就网开一面,饶他们这次如何?”…,

    云烨脚底下就趴着孟不同,这小子抱着云烨的腿眼泪快流成河了。

    “你们这些坏小子给老夫听着,陛下把你们交到老夫手里就是不想让你们成为光知道吃饭的废物,老夫纵横大江南北,手上人命不下千条,就你们这些窝囊废,如果不想死,就给老夫乖乖进学,每旬一小考,每月一大考,如有懈怠,不敬师长者,老夫会让你后悔从娘胎里出来。从明日起,闻金而起,鼓响则眠,不得违命。老夫与你们同吃同住,嘿嘿,你就算是一块泥巴,老夫也会让你变成精钢。”

    这话虽然不符合物质守恒规律,但是从里面可以听出老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他希望在这些人中最好多出现几个云烨这样的,一来可以为大唐做更多的贡献,二来,可以为云烨分担压力,只要还有人达到云烨的程度,就证明云烨并没有那么诡异,他神奇的手段是学识使然,不是什么神仙妖怪。

    这话在长安云烨就听老牛讲过,让他假装不知陛下要把长安的祸害都送到他这。假装是在来的路上才明白,这会为他和这些纨绔打成一片创造机会,以后在书院,他唱红脸,云烨唱白脸看能否拢住这些人的心。

    看着站在屋檐下口沫横飞的老牛,云烨眼圈发红,心里狂喊:我何德何能让这样一位老人为我东奔西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