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故地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别了,我的长安,别了,我的爱人,别了,我那些暴虐的长辈,别了,恐怖的李二,别了,温柔贤淑而又阴险狡诈的长孙......

    马一过灞桥云烨的心情一瞬间就好了起来,但是有好多送别的长辈又不敢露出欢快的表情,只能假装悲伤。

    他是在假装,可旁边有人哭的泪眼滂沱,痛不欲生。

    “怀仁,小弟眼见亲友送行,心生离别之怨乃人之常情,为何你如此悲伤?我兄弟离别也就一两年的事,不用如此伤感吧?”

    李怀仁怨愤看云烨一眼:“八百年看不见你,我保证不会有一点难过,只是昨晚老爹告诉我,如果这次跟你学不着点真东西,我双腿难保,看你不着调的样子,我就悲从心来,不哭待何?”

    “你要跟我去庄子上?”云烨非常吃惊,他们去干什么?

    “不器兄,还有我,”长孙冲无精打采的说

    “哼!将门中只要是有两儿子的都送过来一位,哥哥我倒霉就倒霉在行二上了。”孟有同,前些日子认识的一位长安膏梁子弟,为人豪放不羁,义气非常,连别人嫖资都要抢着付的二百五。老子就职千牛卫,同属军方一脉。

    “孟兄,我等兄弟在一起,日日相见,又少了家里管束,正是快活之时,为何愁眉苦脸?”又跳出一位纨绔。

    云烨摸不着头脑,不知为什么会有这么些人,难道说这就是老程老牛给我找的学生?云烨眼睛一闭头发昏,差点没栽下马去。

    那些纨绔正在殴打刚才接话的家伙,拳,脚,齐出,还有手提钢鞭就要动手的。被围殴的家伙倒也坚强,从人群里钻出来大喊:“小弟就是说错话,各位哥哥也让小弟死个明白啊。”

    “你这个混蛋,还好日子?要是没有那边的牛老爷子,哥哥我至于这么难过?如果只有小烨,哥哥我就是跑天边都没关系。”李怀仁犹自恨恨不平。

    “牛老爷子也来了?”云烨精神一震,心里面虔诚的拜谢了各路神灵,有牛老爷子坐镇,这些人渣能翻上天?

    老牛正在一脚一脚的踹一个穿着光明铠的黑大个,每踹一脚就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周围的纨绔面面相觑。刚才那位说有好日子过的纨绔心有余悸的对旁边的人说:“小弟刚才这顿揍挨得活该啊!”

    迎了上去和老牛说话,尉迟大傻这才死里逃生,临走还给云烨递一个感激的眼神。

    不光是老牛,还有太子少师李纲,他老人家最近身体不好,打算致仕,长孙皇后忽悠他说玉山风景绝佳,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更何况有云烨,孙思邈两位在,不怕治不好病,休养身子之余,顺便教导一下那些把长安城搅得鸡飞狗跳的纨绔也算是为朝廷效力了。

    李纲老先生育人那是从来都是有教无类的。他老人家当前隋太子杨勇的老师,结果杨勇死了,他老人家当李建成的老师,李建成死了,现在他老人家又当李承乾的老师.......

    正在为李承乾担心之时却见他远远跑过来了,后面跟着一大群侍卫,浩浩荡荡的宛如搬家,他不会也去玉山吧?

    “不器兄,小弟来迟了,请勿见怪,”这家伙骑术不错,马还没停稳就从马上蹦下来。

    云烨不理他,只是长叹一声,看着李承乾的脚说:“用不了多久,我又要做一只假脚了。”…,

    “好啊,你咒我。”他以为云烨在开玩笑。

    “你看我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吗?”

    一句话把李承乾打趣的话噎在嗓子眼里。

    “你不满意我的下马方式?明说,我以后注意就是了,没必要给我做假脚吧?”他有些惴惴不安,云烨很少板着脸说话,但他知道,只要云烨郑重的告诉他某件事,那么这件事就十分重要。

    “你也去玉山?”既然他认识到严重性云烨就不再说这事了。

    “不去,我得听政,父皇这些日子把小弟看的比较严,不过老三老四去。”说着身后出现两个少年,一胖一瘦,胖者李泰,廋者李恪。

    “母后说男子汉不可豢养于深宫,否则会养成阴柔的性子,玉山上文有李师傅,武有牛将军,再有你这个滑头,说不定会有所长进。所以父皇就答应了。”

    在听涛馆早就混熟了,云烨对李小三,李小四说:“阿恪,阿泰,我不知为你们出宫学习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

    “云侯以为我兄弟不值得一教?”李泰还是那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李恪就好多了,只是斜着眼睛看云烨不说话。

    “有牛大将军做教习,念书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了,阿泰你一向喜好读书,又有天份,读书对你来说是一件简单而又有趣的事,甚至算得上是你最大的乐趣,但是,加上算学,恪物就没那么轻松了,更何况牛大将军管理书院的方法你大哥最清楚了。"

    李承乾左右看看见牛大将军正在训斥长孙冲,就压低声音给两弟弟说:“牛魔王手下的日子惨不堪言,为兄在陇右军中死的心都有,千万,千万,不要被关禁闭,宁可挨揍也不关禁闭,这是为兄唯一可以告戒你们的。”

    哥俩瞪大了眼睛,太子说的恐怖之极,边说边打摆子,似乎在回想陇右的日子。

    在屠戮光河边的柳枝后,大队人马开始向玉山进发,云家的女眷昨日就去了封地,没她们拖累,一群杀才烟尘滚滚的杀向云家。

    老牛破天荒的没骑马,和李纲坐在云烨的马车上饮酒,官路平坦,再加之云家的马车减震极佳,两老汉边喝边聊,不时拈起一片肚片,肝片放嘴里嚼,李纲闭目品尝连连点头称赞,

    “这云府美食果然名不虚传,这下等食物经妙手烹调,反手间就成无上美味,牛侯果不欺我。”

    “老李,这学问上的事情自然是你说了算,怎么教你老兄自有主意,老夫就不问了,只是陛下把全长安的祸害都塞到玉山,是何道理,你给小弟说道说道。”

    “无它,废物利用尔,这些膏粱子弟在家中又不是长子嫡孙,向来不受各家重视,多是任其自生自灭。云侯与陛下的奏对老夫也有耳闻,第一问就问儒家有没有在陛下心中牢牢扎根,第二问为何贱百家而尊儒术?第三问就是儒家武装头脑,何人武装双手?这是一个聪明的小子,见儒家不可动摇,便以利相诱,在儒家织就的大网中觅得一线生机,老夫闻听此事连干三杯酒,杂乱无章的奏对居然隐藏一些小心思,使陛下不觉间落入彀中,少年心性能有此心计,不多见。你我玉山之行,既然受了皇命,自然没有敷衍的意图,不管他们是良才也罢,废物也好,落到你我手里,枯树老夫也会让他生花。”

    老牛点头称善,又问:“那两位皇子如何处置?”…,

    “老夫当了三个太子的老师,陛下很清楚老夫为人,既然送来了,难道是要老夫另眼相看不成?国子监的教授老夫邀请了三位,哪一位不是早早就名扬天下的宿儒,老夫就不信教不出几个有德行的孩子,那些家主眼里的废物孩子,就不信没有他们怂恿的,抬高嫡子,打压庶子,大宅门里的混账做法,老夫早看不惯了。”

    牛进达眼中喜色一闪,举杯劝酒,二人又陷入云家醇酒美食之中。

    远远就看到黑黝黝的玉山,矗立在那里,在后世回老家的时候,云烨特意去过,称得上奇峰耸立、怪石嶙峋、沟谷幽深、清潭点点,是饱览大自然风光的好去处。

    玉山作为“秦楚之要冲,三辅之屏障”,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代王朝在此留下了金戈铁马的遗迹,文人墨客,迁客骚人,览物抒怀,遗诗三百余,韩愈就在这里写下了“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名句,当然,韩愈现在还只是以单细胞形态存在于他不知多少代祖宗体内。韩湘子这个神仙据说就在这里修炼成仙的,云烨决定有空了好好探探这座山,怎么也要在韩湘子之前得到仙家秘籍。

    蓝田令是诚挚的,早在云烨回长安之前就把云家历年被侵占的田土一一交割清楚,尤其是在听说云侯在长安市上生生把一个得罪云家的纨绔子打成太监后,就对云家的事更是积极。

    小小的东羊河边有豪强建立的庄园,墙高,沟深是乱世躲避战火的堡垒。县令只是下了一道命令,豪强就乖乖搬家,也不知给人家补助了多少钱粮,反正看留在庄园等着新主人入住的原主人脸色憔悴。

    云烨有些不喜,我这是要当书院的,不是土匪窝子,为区区钱财巧取豪夺与书院名声有损,不值啊!

    再看看旁边弯腰塌背的县令,据说是杜如晦保举的人,不好不给面子。好言感谢了县令,并答应有时间一定与他共游玉山,顺便再留下几篇千古绝唱后,县令笑眯眯的离开了,临走还威胁主家,要好生伺候,若有冒犯如何如何云云......

    “你这庄园地处风景秀美之地,又建的堪称高大,你告诉我,它的真正价值,想必不会是县令所说的二十贯吧?”云烨问原来的房主。

    “侯爷容禀,这座庄园是小人祖上用了六十年两代人才建成现在的规模,虽说有些逾制,可他在大唐建立前就建好了,县令大人非说小人犯了律条,求侯爷开恩,小人全族两百余口就要无家可归了。"房主趴地上连连叩头,痛哭流涕。

    “官府一旦下令,就不会轻易改变,所谓一字入公门,九牛拽不回,本侯现在就是把庄园还给你,你还敢住吗?”云烨很同情屋主。

    老大个人了除了趴地上哭就没有一个办法,老子把话都说这么明白了怎么就听不懂?

    “我打算用市价买下这座庄园,你看如何?当然,你对外只能说这是赏赐,侯爷高兴,明白吗?”

    说完就不理会这个高兴傻了的白痴,吩咐家里的管事去操办,本侯有重要的事要办。

    李纲,老牛从后面转出来,相视一笑。

    老李笑着说:“这才是办书院的样子,如果巧取豪夺,这书院不办也罢!”

    兄弟们,登三江了,希望大家能点击榜单,孑与拜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