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遭遇官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躺在软榻上痛苦的呻吟,长孙站在旁边焦急的来回走动。白胡子的御医摸着李二的手腕百思不得其解。无奈之下长孙挥退了御医,坐在一边用手轻轻按着李二的太阳穴。

    “朕打算吃蝗虫,观音婢你认为如何?”李二问皇后。

    “陛下怎么会吃那种脏东西?”长孙有些迟疑。

    李二一骨碌爬起来,鞋子也不穿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长孙拿着鞋子在后面追。好不容易给皇帝穿上鞋子,却见他苦笑着看自己:“观音婢,朕恐怕逃不过吃蝗虫这一关了,但愿云烨能把蝗虫做的好吃一些。”

    “是云烨串掇的陛下吃蝗虫?他该死!"长孙怒气勃发,不愧是六宫之主,殿内服侍的宫女,内侍大气都不敢出。

    让殿内侍奉的宫女太监退下后拉着皇后的手说“你误解了,这世上朕不愿意的事,没人能强迫朕,你还不了解朕吗?”

    “所以妾身才奇怪,您不过去了云府一趟,怎么回来就喊着头疼?”

    “哼,头疼,你听朕说完你也会头疼的,那小子就是一个祸害,让朕帮他吃蝗虫扬名声,他大把的赚钱。奇怪的是,朕居然没生气,还有些兴奋。”李二说起这些又有些兴致勃勃。

    长孙皇后则完全被弄糊涂了。

    “今年六月的蝗灾已不可避免,司天监说今年冬天不冷,只下了两场雪,大雪没有杀死地里的蝗虫卵,开春回暖之后必然大量繁衍。云烨师傅的话是可信的。朕不怕蝗灾,朕怕的是有人借蝗灾之名来攻击朕。别人不敢说,你因该知道,朕才从那个噩梦里醒过来,便不想再进去。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要大开杀戒,只是到云府随便问问云烨世外高人对这事的看法,不想却得到一个让朕做梦都想不到的答案:吃蝗虫!”李二笑逐颜开拍手赞叹。

    看皇后更加迷糊,他也就更加得意。

    “云烨说蝗虫很好吃,还要朕发动大军,百姓大肆扑捉蝗虫,然后再五斤一文钱卖给他,最后朕好不容易说动这小子把价格提高到三斤一文钱,”李二对自己的商业头脑很是自得。

    “陛下,他一个人怎么也吃不完那么多蝗虫啊!”

    “这是自然,那小子要把蝗虫晒干磨成粉,就变成了贵重的药材。朕特意跑去问了孙思邈,孙道长说,蝗虫粉的确是一昧良药,啊哦对了,你不是一直有哮喘吗?这是对症良药。朕的风疾也需要它来治疗。”

    “妾身也需要吃蝗虫?”长孙脸色有些难看。

    “哈哈,能把上苍降灾难反手变成上苍降食材,朕就是吃蝗虫又如何?不用动刀兵就让朕目前最大的危机变成笑话,有何不可,让云烨赚些钱财有何不可?山东那些望族的嘴脸在蝗虫到来之时会是何等的精彩,朕等不及现在就想要看看,哈哈哈.......”

    长孙听完全部经过也不由得喜上眉梢.......

    云烨很烦,司农寺的老大皇甫无逸赖在家里不走,老头子口口声声说是来拜访一下新晋蓝田侯的漂亮小伙子。可是相见已经两时辰了,茶已经喝的跑三趟茅厕了,老头还是没有走的意思。天色已经渐晚,无奈之下只好留老头吃一顿饭,谁知老头吃着吃着大哭起来,一个劲的说,他今日得食美味,天下农夫却三餐不继,让他情何以堪,他尸位其上不如一头碰死眼不见心不烦。…,

    你要死你死到门外去,不要抓着我的胳膊往我身上撞,这还撞不死!有本事你去撞门外的石狮子,保准一幢就死。云烨心头盼着老头去死,嘴里却好生安慰。

    都是利益惹得祸,老程老牛大闹将作监,把个将作监说的一文不值,将作监还不敢回嘴,人家手里拿着证据,将作大匠瞄一眼图纸就低头老老实实的接受批评。老程老牛这算是得了势,在将作监抖了一天威风,最后在大匠打躬作揖之下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司农寺听到风声,得知有奇巧农具问世自然是坐不住,老家伙皇甫无逸打听到这是云烨画的图纸,又不好意思张嘴讨要,毕竟这是人家的独门手艺,平白无辜的要自然是不行,只有让他自己献出来,这才显得司农寺是众望所归。

    政府部门的面子啊!老头宁可自己没面子在一个小辈面前装疯卖傻,也不肯低下政府部门高贵的头颅。

    没治了,云烨服了,他到底不是老官僚的对手。他从小受教育里就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

    “老大人且请安坐,晚辈刚才想起家中还有一幅汉耧的图形,这就给您拿来。"

    “老夫与你一起去,正好品评一下云侯大作。”

    听到云烨答应送他一幅图纸,老头立刻没了悲伤,跟着云烨来到书房。在胡乱夸奖墙上将作监器械图形一番之后,老头仔细看云烨拿出的图纸。也不知看懂了没有,估计是看不懂,云烨画的图纸不是出类拔萃的匠人是弄不明白的,毕竟后世的三维视图,想看懂还需要一定的算学基础。老头念了一辈子的子曰诗云看得懂才是怪事。

    卷起来收袖子里,老头精神勃发,说刚才云府佳酿才喝出一点兴头,就被云烨以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扰,说什么既然云侯献上传家的宝图,司农寺会给一定的谢礼,由于刚才喝了云家的佳酿,有些以权谋私,就大方的给云家奖励铜钱十五贯,这是朝廷对工匠最高的奖励额度。

    老头打着饱嗝,袖子里揣着汉耧的图纸,胳膊底下夹着两罐子云府佳酿,摇摇晃晃的扬长而去。

    老奶奶在云烨背后用手捋他前胸给他顺气,可不敢把孙子气出个好歹。半天云烨才缓过劲来,和奶奶互相搀着回到客厅,客厅里的酒气还未消散,桌上的剩菜也没来得及收拾。云烨捡了一片稍微完整的猪肝放嘴里嚼。嚼着嚼着猛然间把筷子远远的扔到外面,问奶奶:“您说说,咱云家缺十五贯钱吗?”

    “不缺,不缺,你就当那个老混蛋在放屁,赶紧喝口水压压火。”老奶奶顺着孙子的话说。

    喝了一大口水,祖孙俩面对面坐着看了半晌。

    老奶奶催云烨去睡觉,云烨站起来有关了一大口水对奶奶说,

    “还是气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