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传承和学生1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传承是个大问题,中华民族从来就不缺少智慧,多少智慧的光辉湮灭在异族的铁蹄之下,每一次中华的社会发展到极致,都会遇到强盗来袭,他们用铁蹄和马刀肆意的蹂躏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民族。我们善于从废墟上建立华厦,这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悲哀。善于创造的民族却不善于战斗,上苍之主却在他的周围布满了最凶悍的饿狼。从周朝的犬戎,再到匈奴到突厥,直到蒙古,女真,中华民族如同韭菜被一茬一茬的割,每割一次,我们就得从头再来,每割一次,先人的智慧财富就被伤害一次。珍贵的书籍被当作引火之物,奇巧的农具成为草原上孩童的玩物。

    有过一个反抗的英雄,他叫冉闵,他告诉了上苍之主,他要杀光胡族,他真的那样做了,胡人因他死了几百万。他后来战死了,就没有多少人再关心他了,只是说:冉闵死,遏陉山草木悉枯,蝗虫大起,天以不雨以示大哀无泪。天地大恸无非屈圣贤辱,千年不得昭雪。连上苍都知道冉闵的冤屈,上天都感动了。

    人心没有感动!

    没有人知道冉闵的杀胡令解救了多少汉人,也不知他为汉文化的传承做了多少贡献。男人依旧喝酒,女人依旧喝药,就在江南的弹丸之地!衣冠风流的名士们穿着晋式独有的开裆裤吟风颂月,对着人群高歌:“我要书尽天下歌赋,藏于南山,传诸于后世。”

    所以,我们有幸读到了: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很美的句子,一个有文化的文士见到美丽的女子发出了最深刻的意淫!!!!

    炒钢法没了,耧车,没了,传说中的五彩琉璃没了,秦朝的流水线工作法没了,只有那只死亡的兵团在地下默默守护那些逝去的辉煌。

    老程没有说话,老牛也不作声,只是轻轻啜着杯中酒。

    听云烨诉说整个中华文明的悲惨命运。

    “你小子传承了多少?”老程抬头问

    “小子只是在大海边上捡到了几枚美丽的贝壳.......”

    老牛不说话,只是小心地卷起那几张卷轴,顺手扯下云烨窗户上新做的窗帘,把他们包起来,挽成一个包袱,捆在胸前。

    “老夫家里还有几千贯,没用处,找人给你拉回来,恪物院用得着。"

    "牛伯伯太小看小侄了,如果只是简单的钱财问题,小子有的是办法弄钱,把国库掏空也不是没办法,说实话,小子还真没看上国库里的那几十万贯”。云烨自信满满的说

    "大话精!”这是老程给云烨下的定语。

    “人啊!没人啊!满世界能真正称得上合格的人才就小侄一个,这年头,人才最重要!”

    “啪”脑袋上挨了一记,抽的云烨一头栽炕上,老程打人从来就不看地方,程处默大概就是被他打傻的,他要把我弄的向他儿子看齐?云烨嘀咕着又坐好。

    “左武卫里先给你弄一百人,”老程很大方。

    “小侄要他们干什么?帮我吃饭?能在恪物院真正有用的人太少了,就是国子监,崇贤馆的大儒也不一定够格,您左武卫的大头兵就算了。”话说出口就感觉不妙,今天怎么了?有些热血上头,怎么什么话都说,敢说左武卫的坏话,是活腻了?

    正要抱头逃窜,却听老程叹口气

    “小子,你当我不知道那些人不合用?可你让老夫上哪去给你找会念书,会写字能上知天文,下识地理的人?还要懂制器,会制图,心思灵活。会这些的人早就名扬四海了,那会等你招揽,你也是左武卫的人,家底你也知道,老夫和老牛在左武卫千挑万选才挑出一百个识字的,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你看着办。"老程有些颓唐。…,

    “我不要他们,我要处亮和处弼,小侄还从人伢子手上买了十几个孩子,打算自己教。"云烨给老程交底。

    “胡来!”老牛发怒了。

    “你打算将来让你的孩子喊贱人为师兄?你怎么知道没人看得起你的学问?是你不开口,你在算学一道上可与刘怀比肩,恪物学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通百工,精杂艺,就是你师傅的一部《三字经》已经让长安城里的大家豪门奉为启蒙经典,《三字经》刻本已经卖的满长安都是,宋濂亲自作序,陛下作跋,娘娘写后记,天大的荣宠你不知道?只要你一开口,学生会踏破你家大门。"

    “原来我已经这么厉害,都不知道,对了,既然书出版了,版费哪里去了?”云烨很生气,有人贪污自己的稿费,亏大了。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程一脚踹的掉下炕。

    “你这孽障,清清白白的学问,你硬往钱财上拉扯,也不怕天打雷劈,你云家列祖列宗在地下都会被气死。”老程还打算继续行凶被老牛劝住。

    天哪!我写书要稿费天经地义啊,为什么会被踹?还用病句诅咒我家祖宗?你有本事把死人再气死一次我看看?

    "小子你听好了千万不要再提什么版费,要钱会被认为是长安城里的耻辱,老夫两个就会去跳河,丢脸啊!没法活了。"

    知道两老家伙已经拿自己当亲儿子看待,我要是干出这事,他们虽然不会去跳河,脸面无光倒是真的。

    “处亮,处弼就交给你,不教好的你试试,再给你找些学生,得从武臣子弟里挑,我大唐武臣里面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大家,不能让文臣们占便宜,以前给丑牛找有学问的师傅被寒颤惨了,说什么朽木不可雕也,去他奶奶的,我老程的儿子会是朽木?找学生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有我和老牛做主,别人问起来就推到我们身上。”

    很严厉,不敢问会给我找些什么样的学生,想起尉迟家的几个傻小子就祈祷千万不要有他们,教这样的学生会教死老师。也千万不敢有李绩家的那个阴谋家李震,那小子就是心眼太多才早死的,你知道他生的儿子是谁吗?李敬业!!大反贼,弄得全家死光光的超级衰人,谁沾上谁倒霉。秦家的还不错,李靖家里的也可以考虑,只要不找我给他娘看病就行。长孙家的?不知会不会入老程,老牛的法眼。管他是谁呢,我只要认真教好就行。

    老奶奶趁孙子陷入思考的时候和姑姑悄悄抬走了木箱,云烨知道奶奶是在阻止他严重的败家行为,没见老牛走的时候背着一个包袱。

    “这天杀的老东西又占我家的便宜!”老奶奶这样想。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