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民以食为天1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书房里静悄悄的,云烨在奋笔疾书。这样的状态他已经保持了六天。

    恪物院一穷二白,在这之前人没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建立这样一个机构,如果不是云烨一再坚持,并保证自给自足,皇帝不会养一个看似笑话的机构。在他看来,恪物院就是太子和云烨的玩具,如果有收获就是意外的惊喜,如果没有收获,也无伤大雅。

    他料错了云烨,作为一个现代人早见惯了这种创业模式,只要皇帝给政策,他就可以白手起家。李二没有计算他无形的投入,光皇家这两字就足以抵得上一万贯钱财,更何况在千疮百孔的唐律里钻漏洞云烨觉得可以赶着马车来回跑。

    恪物院在紧锣密鼓的整修,那三十几个老人分成六组,各干各的事,有条不紊。雇佣了数十人在日夜誊抄从工部借来的山川地理资料,云烨想重新认识一下大唐。军械属于机密,军器监不给面子,严词拒绝了恪物院的非分要求,就连李承乾都碰了一鼻子灰。将作监还好说话,借出了一些民用器械的图纸,并申明这是看在太子殿下的份上特别给的优待。

    敝帚自珍!这是云烨的断语,越是翻看各种资料,云烨就越是生气。你看这张直辕犁的图形,不但画的难看,就连各部尺寸都不标,整图说明只说用料几何,没有施工说明,鬼才知道怎么造出来。再说了犁头就一个正三角形,连必要的刃口都没有,怪不得只能用牛耕田,马根本拉不动,垃圾!

    锄头用生铁打制,垃圾,镰刀只有一尺长,垃圾。什么?种子是用手洒地里的?那种犁尖有洞的楼哪里去了?不是汉朝就发明了吗?怎么大唐农业最发达的关中居然还在用手播种?这些混蛋,连中国最早的联合播种机都弄没了,实在是不可原谅。

    民以食为天,农具就是恪物院现在的主攻方向。历朝历代都把农事看得比天还大,春种要祭祀,秋收要祭祀,皇帝,皇后都要亲自下地耕作,虽说是做秀,能让皇帝皇后作秀的事,在这个时代并不多见,不像后世,连总统亲自买个雪糕都归类到作秀行列。

    将作监,你给我面子,我就给你面子,新制作出的农具就交给你们传播,功劳大家人人有份,皆大欢喜。

    军器监,你不是牛吗?说老子非分?就你那些破烂,什么云梯,攻城车,投石车......我会看到眼里?老子知道什么叫回回炮,就是不告诉你。

    正当云烨沉浸在极度的YY之中不可自拔的时候,书房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云烨有些不高兴,不是吩咐过了不得在书房附近走动,怎么回事?

    “老庄,怎么回事?谁在吵闹?”

    “侯爷,是程公爷和牛家侯爷联袂来访,老奶奶说侯爷吩咐过这几天很重要不许打搅,所以请两位老爷子到了客厅。”

    云烨这几天吃住都在书房,由于要保持机密性,云烨不打算闹的满城皆知,所以谢绝了所有访客,准备给满朝文武一个突然袭击,要他们对恪物院有一个基本的认识,那就是恪物院很重要,非常重要,不是他们木头脑袋所想的恪物院可有可无。

    老程,老牛在云烨眼里就是纯粹的长辈,瞒全天下的人也不会瞒这两老汉。奶奶有些大惊小怪了,她总是认为孙子想出来的新东西只有她能看,虽然看不懂,却不妨碍她老人家收藏的热情,她连一张写了字的纸片都要锁到箱子里,钥匙只有她有。…,

    自打孙子回来,随手画几张图就把整个穷困破烂的昭国坊带动的生机勃勃,现在家里有三成的收入就是那些铁炉子,煤球,带回来的。孙子辛辛苦苦跟老神仙学的本事,可不能给不相干的人学去了,不用说她老人家又起了这种怪心思。

    “请两位长辈到书房来,就说我不方便离开。”云烨一边吩咐庄三停去请老程,老牛,一边整理这几天记录的摘要和画的几张图纸。有些东西的确见不得人,比如这张脑门上写着猪头二字的李二画像。

    在把罪证湮灭之后,老程,老牛到了。

    “几天不见架子大了许多,老夫降尊到你府上看望,连迎都不迎一下,家教哪去了?”就喜欢听老程唠叨,看来自己的长辈缺乏症愈发严重了。

    “胡说什么,这孩子什么脾性你不知道?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他会对你我失礼?到他这里跟到家有何区别,多走两步路罢了,就你多事。”老牛不理嘴里碎碎念的老程,接过云烨斟好的热茶。

    “小子,你这些天在干什么?也不见你找丑牛,见虎他们一起玩耍,一个人闷家里算怎么回事?为那两万贯钱的事?如果是那事,老夫告诉你,小子,你赚大了,除了你,你听说过陛下,娘娘勒索过别人吗?两万贯!在普通人眼里是钱,在陛下眼里什么都不是。如果真的缺钱,你觉得陛下会没地方弄钱非得勒索你?这是没把你当外人看,你没见太子赢的钱被充了公,你赢的钱被充了公,我们俩赢的比太子还多,怎么就不见陛下吭一声?酒呢?怎么拿茶水来糊弄老夫?”

    赶紧吩咐上酒上菜,请两位上了书房里的小炕,云烨坐下首陪同。

    “程伯伯,两万贯小侄还没看在眼里,娘娘就是不说,我也会自动上缴,这钱是赢百官的,好拿不好消化,不找个大腿抱着,小侄连六千贯都拿不安稳,娘娘是好心,你当小侄不知道?”云烨翻着眼睛没好气的说:“小侄年纪小不假,又不是傻子,好赖都分不清楚?”

    老牛哈哈大笑,指着老程说:“老夫说过,这小子是人精,这点小事会看不清楚?用得着咱两来给他宽心思?说你多虑了,还不信!”

    老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这时姑姑亲自端着酒菜来到书房,把酒菜摆好,头都不抬就下去了。

    “你这书房是你家的禁地?”老牛夹一筷子猪肝边吃边问?

    “是奶奶硬给划下的,说这里全是机密,不许家人乱闯,下人进来估计会被活埋。”

    “机密?墙上的这些图画?”老程干了一杯云府佳酿眯着眼睛问。

    “这是我大唐将作监送来的图册,说是天下最好的农具。”云烨有些不可置否。

    “那你认为呢?”老牛认真了。

    “垃圾!”在这两人面前没必要掩饰,如果是别人,两百字的赞美之词是少不了的。

    “噗!”老程还没咽下去的一口酒飞了出去,喷了老牛一脸,老牛似乎没有知觉,丝毫不顾脸上的酒水低声问道,

    “你有不是垃圾的农具?”

    给老牛递上一条手帕,从地上的花缸里抽出几幅卷轴递给老程。

    “曲辕犁?”

    “一头牛就可以耕作的犁,可以深翻土地,达到精耕细作的目的。”

    “耧车?这是什么?干什么用的?”老牛也打开一幅。

    “相传是汉时赵过所制,为何关中竟然没有?将作监一群饭桶,把这么重要的农具都遗失了,《正论》中就有记载,一天可播种六百六十七公亩的利器居然没人知道,什么道理?”

    老牛眼睛快睁圆了:“你说这个一天可播种六百余亩的好东西早在汉时就有?”

    “没错,你老人家只要查查东汉崔寔写的《正论》上面就有提到。”云烨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参观兵马俑时,被搭售旁边民俗博物馆门票,从讲解员嘴里知道的。

    “一群杀才,好东西都守不住,老夫要上本参奏这些尸位素餐之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