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昂贵的铁条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朝堂上一片哗然。

    李刚站出来右手戟指云烨嘴哆嗦着说不出话,半天才挤出两字:“竖子!”

    “臣弹劾蓝田侯云烨在朝堂之上大放厥词,哗众取宠,藐视陛下,不惩不足以戒示天下。”一位四十余岁的家伙义愤填膺的指责云烨胡说八道。

    李靖满脸失望,老程忧心忡忡,温大雅也叹口气不言语了。

    云烨站在他朝堂中间笑嘻嘻的看混乱的大臣,做手势阻止了要出班为云烨求情的太子,老牛刚要上前被老程揪住,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忘了这小子办事,没九成把握什么时候会冒冒失失的站出来?这小子现在恐怕憋着坏呢,他那个什么恪物院穷得底掉,这些老夫子难逃他的魔掌。”他看见云烨对太子打的手势,拇指食指成圈,剩下三个指头上翘,听儿子说这是万事大吉的意思。放下忧心的老程老牛在旁边看云烨到底怎么戏弄这些老夫子。

    房玄龄出班质问云烨:“蓝田侯,你刚才所述,可是戏言?”

    “回禀中书令大人,下官每句都是实言,奈何诸公不信而已。”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欠揍模样。

    “既然如此,老夫就要宣布你和温尚书的赌约从明日起实行,你若有差池,不是小小惩戒就可平息诸公怒火,想仔细了。”老头人不错,这时候还替云烨着想,有机会要报答一下,云烨心里想。

    房玄龄走到中间,双手抱着勿版向李二施礼:“启禀陛下,老臣刚才问过蓝田侯,他准备继续施行赌约没有食言的想法,为公平起见,就许他六日如何?”

    “准奏!”李二言简意赅,他倒要看看云烨是如何化解这个死结的。

    “微臣有话说。”云烨赶紧跑出来,千古难逢的敲竹杠的机会哪能错过。

    "前些日子蒙陛下赏赐,微臣家中人口简单用不了万贯家财,既然与温尚书打赌,不妨再与刚才训斥微臣的诸位大人再打个赌,就以这一万贯为赌注,微臣赌自己的想法会实现,不知诸位大人可有胆量一赌?”

    “老夫孔颖达,家中虽然小康,区区一千贯还拿得出手,就与云侯赌了,老夫衷心希望云侯获胜,不过就老夫看来难难难.......”

    “老夫李纲........"

    “老夫岑文本......"

    "老夫......‘

    在一片赌云烨失败的声音里跑出几个不和谐的声音,

    “老夫出五千贯赌云烨胜出。”

    “老夫出三千贯赌云烨胜出。”

    “回禀父皇,儿臣这几年也小有积蓄,出两千贯赌云侯胜出。”

    听到这几句话,云烨就跟吃苍蝇一般难受,谁啊?老子赌钱赌的正要大杀四方,猛然间出来几个分红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哪个混蛋?

    回头恶狠狠的找人,只见老程老牛李承乾三个打劫的家伙正在相互拱手祝贺。

    房玄龄笑呵呵的再加上一千贯赌云烨胜出就完成了赌局,只要云烨赢了,恪物院五年之内不用再为经费担忧,如果输了,估计就得卖侯府了。

    云烨不放心特意一一确认了赌注的有效性,小心地把赌约收到怀里,再看看周围的大臣笑嘻嘻的拱了拱手,

    “诸位大人可以回家准备钱财了,恪物院还等着付工钱呢。”终于到了云烨嚣张的时候。

    “小子,想要老夫的三千贯,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马上就给你用车拉来。否则,老夫看你侯府不错,打算再纳一房妾侍,就安排在你家了。”长孙无忌笑呵呵的打趣,惹得殿上众臣哄堂大笑,李二也撇撇嘴。…,

    “长孙伯伯,别的大人不相信有情可原,您不相信就让人失望了,小冲骑着订了马掌的马从陇右一路跑回长安,您会不知道?”又冲着李孝恭施礼:“多谢王爷的三千贯,晚辈笑纳了,至于马掌有没有用您回家问问怀仁哥哥就明白了。”

    “小子,你是说我儿怀仁骑着穿了鞋子的马从陇右一路跑回长安?还有长孙家的长孙冲?”

    “当然还有卢公家里的程处默!”

    李二陛下坐不住了,随即宣召着长孙冲,程处默,李怀仁各自带着订了马掌的三匹马火速进宫。

    看着在扔满砂石,残破的兵刃的石板路上飞奔的三匹马,诸大臣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样也可以?只要在马蹄钉上四个半环形的铁条,就无需考虑蹄甲磨损的问题,一旦马蹄铁损坏,扔掉换新的就是,云侯说得对,这么简单的问题竟然困扰天下将帅近千年,可笑啊,可笑!

    李二哭笑不得,李孝恭劈手就抽了儿子后脑勺一巴掌:“有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老子为你这四个铁片片花了三千贯啊!"

    长孙无忌看儿子的面色也不善。

    “父亲不知,小烨当初给孩儿的战马钉马蹄铁的时候就要孩儿发誓不告诉任何人,孩儿实在是不知道他用来坑您,否则孩儿怎敢隐瞒。”长孙冲哭丧着脸给他老子解释。

    温大雅仰天长叹:“老夫为四个铁条花了四千贯的国帑,还花的心服口服,老臣昏悖,见事不明,尚请陛下降罪。”

    李二苦笑一声:“爱卿何罪之有,以四千贯解决了困扰骑兵千年的难题是有功于社稷,今日的事,就在朕眼前发生,蓝田侯有化腐朽于神奇的本事,反手之间谋算我君臣于皇皇庙堂之上,自入彀中,怨不得旁人,只是日后切莫与这小子打赌,就算他有合理要求也要思之再三,不要让他再钻空子。”

    温大雅极有同感的点头,这是云烨没有料到的,自己穷急眼做的事给大唐百官上了印像深刻的一课,以后他的奏章李二会反复研究以防不测,三省六部更是视他的表章如同洪水猛兽,再也不想发生四千贯钱买四个铁条的事。

    老程笑的嘴里可以塞进去拳头,拍拍这个,拍拍那个嘴里大方地说:“老李,家里缺钱就告诉兄弟一声,给你宽限几日不是不可以,只是簪花楼就得你会账,哈哈,”

    老牛呆板的脸上也露出难得的笑意,冲云烨点点头,一副欣慰状。李承乾早乐的见牙不见眼,李二看不习惯,就对他说:“你还未成年,要那么多的钱财干什么,回头交给你母后,填补宫内用度。”李承前的笑脸顷刻间变成苦瓜。

    房玄龄笑呵呵的拍着云烨肩头说:“好一个聪慧的孩子,这满朝文武被你一网打尽,老夫也跟风小有收获,待到休沐之日,来老夫家中小坐,你多和遗直,遗爱他们亲近亲近,年轻一辈在一起投缘,不像老夫,就剩下唠叨了,呵呵”。

    李纲老先生是一位正直的人,硬梆梆的对云烨说:“你少年聪慧,多智,原本是喜事,只是手段不和君子正直之风,老夫知道你并非贪好财货之辈,只是为恪物院的建立不得已而为之,你既然要开创恪物学之先河就要立身正直,莫要行差踏错,行事举止当有法度,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否则就算恪物光耀一时,立身不正也难长久。”

    云烨倏然一惊,这才是大家的见识。遂整衣弹冠恭恭敬敬的一礼及地:“小子受教。”

    孔颖达鼓掌欢喜的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第二节被电脑吞没,又重新写,痛苦至极,云烨拜求收藏。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