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黑暗的前途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又被老牛捏伤了。

    老家伙说要谁的脚,这就去剁下来给儿子安上,慈眉善目的牛夫人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匆忙间给老牛拿横刀,还一个劲地问要不要全身披挂。

    好不容易拦住发疯的两口子,没见小牛眼睛都红了,哪怕现在让他在朱雀大街上当街砍人脚,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干。也不可怜一下被砍的人。

    “牛伯伯砍下来的脚也用不成,只有小侄自己造一个给见虎哥哥安上。”

    坏就坏在这句话上了,云烨会想起这段就有拿头撞墙的的冲动。老牛听到这句话又抓住云烨胳膊使劲摇晃,地上牛见虎还搂着腿不让跑。要不是牛夫人见云烨面色痛苦,胳膊被捏断也不稀奇。

    去的时候鲜衣怒马,来的时候被装车里抬回,这就要了老奶奶的命了,眼见孙子两胳膊乌青发紫哭晕过去两回,小丫头们嚎哭不止,小北还踹老牛两脚。老牛面色尴尬,搓着手立在院子里不言语。牛夫人不断地给老奶奶赔不是,云烨也说没事,一点小伤无损筋骨,过几天就没事了,好说歹说才劝住老奶奶不晕过去。

    "牛伯伯,小侄这一时半会的手是动不了了,给见虎哥哥做脚的事得缓缓,这事别人干不了,只有小侄自己动手。待小侄胳膊一好咱就开始,您放心,用不了几天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牛见虎。”

    老牛嘴角发颤,红着眼要上来拍拍云烨肩膀却被牛夫人一把拍开:“要不是你手底下没轻重云哥儿怎么会躺床上,早就给虎儿做脚了,云哥儿要是有个好歹老娘跟你没完,我可怜的儿啊,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爹啊!”

    这话有歧义,我管老牛叫伯伯,不叫爹。云烨极其郁闷的想。

    老牛一跺脚说:“老夫这就进宫去求陛下让宫里的老供奉出马,用最快的法子治好小烨。”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云烨安慰牛夫人:"婶婶莫急,给虎哥弄脚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弄好的,先要准备材料,还要仔细测量虎哥的腿,这全是细致活,虎哥的左脚没了,平日里用力的都是右脚,这就造成两条腿力量上的不同,小侄养伤的这几天您要督促他多用左腿,我这就画一幅图,你回去按图做一副拐杖,要他多走路,左腿要绑上两斤重的沙袋,避免用力不均。”牛夫人背了两遍,看云烨用嘴叼着毛笔歪歪扭扭的画了图,拿了草图千恩万谢的回去给儿子做拐杖。

    牛夫人一走家里就像进了黄鼠狼的鸡窝,乱作一团,这个姑姑看一眼云烨的胳膊掉几滴眼泪,咒骂一下老牛这个杀千刀的。那个婶婶小心地碰碰青紫的胳膊嚎两嗓子要不是云烨已经十五岁了早搂怀里喂奶了。

    云烨非常,非常享受现在的待遇,家里女子尖利的声音从未这样动听过,嘴里嚼着大丫塞进来的麦芽糖,小西,小北

    鼓着腮帮子小心吹哥哥的胳膊,似乎这样做会减轻疼痛。老奶奶看一眼云烨就掉一阵眼泪,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眼泪。总之他是痛并快乐着。

    李二听老牛说到云烨要给老牛儿子造一只脚,一口茶水就喷了出去,内侍梳理着李二的后背,手忙脚乱的,咳嗽半天才缓过来。刚刚给老秦来个夺血续命,这就要给牛见虎重造肢体,这是什么本事?神话里太乙真人能用莲藕重新给哪咤塑造身体让他重生,难道说云烨这小子也有这本事不成?这是引起李二浓厚的八卦心思,虽说心底里告诫自己上次用人命来检验云烨话语的真实性已算出格,这种事除了殷纣王干过,还没有别的帝王这么干过,得封锁消息不能让大臣们知道。但是任然压不下心里强烈的好奇。听老牛说要请宫里几位不出世的老供奉出马给人瞧病就问,…,

    "据朕观之那蓝田侯医术不在当世任何名医之下,爱卿为何舍近求远?”老牛一脸的尴尬,连忙把自己一不小心捏伤云烨的事告诉李二,惹得李二哈哈大笑,吩咐内侍去供奉处请老供奉出诊。自己拽着老牛来到后殿,请出皇后,两口子一起和老牛攀谈起云烨来。

    唐朝**嫔妃是不见外臣的,只有皇后是例外,她统御**,管辖内府,所有贵妇以她为尊。如果说李二是盘踞在长安的一条黄金龙那么皇后长孙氏就是那只富贵绚烂的金凤凰。

    “本后听说琅琊侯之子伤脚有望痊愈可是真的?”一上来长孙就问老牛,要确定事件的真实性。一提起这件事老牛满脸喜色:“回禀娘娘,确有此事,今日蓝田侯来老臣府上拜会,见犬子脚伤难行就给他检查一番发现膝盖完好就说,既然膝盖没事他有把握给犬子造出一只脚,安上以后行走坐卧会与常人无异,老臣一时激动就捏伤了蓝田侯双臂,实在是对不起这孩子,这已是老臣第二次捏伤他,这孩子心地善良也不记恨,胳膊不能动尤在记挂犬子的伤脚安慰老臣,实在是让老臣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那就是说此事是真?”长孙皇后再次确认。

    “千真万确,老臣确信不疑!”老牛确定的斩钉截铁。

    “你怎么看蓝田侯?怎么看白玉京?”李二插话。

    “白玉京虚无缥缈,蓝田侯也说不出究竟,只能从他师傅的只言片语判断哪里一定是普通人不可知之地,或许有高人能摸到边缘,比如虬髯客,这段往事老臣与李靖也算相交莫逆却从未听他说起过,蓝田侯又从何得知?可见他的确见过此人,以此相推,老臣认为白玉京或许真的存在,只是我等凡人接触不到罢了。至于蓝田侯,老臣的断语是:这是一个好孩子,一个真真正正的高人子弟。”

    “何以见得?”

    “大奸大恶之人老臣见得多了,云烨绝对不是,臣敢以身家性命担保。就老臣看来,能告诉朝廷明年有大灾,就足以证明这孩子的赤子心怀,就算有些小心思,也是本性使然,少年心性,又被师傅娇惯,受不得委屈,骄傲了些,这没什么,就是因为这些毛病,老臣才更喜欢这孩子。”

    看着离去的牛进达,李二若有所思,长孙嫣然一笑对李二说:“二哥,我们的话可能问错了人,琅琊侯身受蓝田侯大恩自然不会说他的不是。”

    “皇后啊!从你的口气里我发现你竟然不怀疑云烨能造出人脚这回事,何故?”

    "二哥,你就是一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性子,自他踏入人间,做的哪一件事不是出人预料的?蓝田侯屡屡出乎你的预料,让你产生错觉,以为这是一个连你也无法控制的人物,自然处处可疑。刚才妾身想通了一个问题,蓝田侯就不是我大唐能教育出的人物,他的所作所为与我大唐普通少年相差甚远,所思所虑简直千奇百怪,又暗合天理,妾身对他的师傅敬仰万分,那是一位怎样的大德高人才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不过不要紧,他年后不是要进宫吗?交给妾身管教,不相信他能逃出我们的掌心。”长孙说着说着有些咬牙切齿。看皇后的样子,李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只有云烨捂在厚厚的被子里全身发冷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老奶奶以为孙子受了寒又加了一床厚厚的裘皮。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