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饭桶,全是饭桶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六月出发,八月方回。云烨参加了左武卫大军的武力大游行,没有幻想中的慷慨激昂,只有无比的疲惫与无聊。羌人就像一只只兔子在漫山遍野的奔逃,没有成组织的抵抗,没有计谋的交锋,老巢的抵抗不如说是一场赤裸裸的屠杀,左武卫大军就像一座大山平移过去,碾碎了所有的活物。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计谋是可笑的,或许有以少胜多的例子,但绝不会发生在羌人和唐军之间,羌人,这个曾经辉煌过的民族在大唐的赫赫军威面前连成为敌人的资格都没有,左武卫这样的军队大唐还有十一支。程咬金一直希望能和突厥人或者吐蕃人交锋来显示自己的名将风范,可天不遂人愿,吐蕃人忙着在高原争夺最高权力,根本不理会程咬金的挑衅。突厥人遁回大草原,虽说被长孙无忌突袭丢掉了掳来的奴隶,却得大于失,躲在草原不再露头。天下仿佛一夜间平静下来,就好像战争从未有过一样,除了程大将军叫嚣要杀入草原取颉利人头外。他老人家的叫嚣没人理会,全大唐仿佛忘记了还有程咬金这号将军,或者深以为耻不愿谈及。既然派左武卫就食于陇右,你就好好在陇右吃饭,不要有事没事杀这个,杀那个,天下安静了,这太不容易了,就给全大唐百姓一个喘息之机吧。

    云烨倒霉了,自从程大将军吃了油泼面以后,就在一群老友之间吹嘘此面是如何美味,简直不是人间所有。牛进达说,云烨这小子的官凭都是老子所书,讨碗面吃吃应该不是问题吧,往云烨帐子一坐笑眯眯的等待吃饭,没办法,云烨觉得这些人是没法拒绝的,与其请他老兄一人,不如干脆请军中上的了台面的同僚一起吃饭,长痛不如短痛,取出所有辣椒用油泼掉,制出一大碗红油,再让后勤营民夫采来一大筐野菜,唤来三个厨子帮忙,其中就有挨揍的那个,云烨毕竟做不到欺侮人以后心安理得。相信这次会餐之后油泼面的做法他们三个应该学会了,以后那些大大小小的军校就不会来烦自己了,收集齐全二十几个盛汤的巨碗,一口可以煮整只羊的大锅,一切齐备,只等客人到来。

    客人来了,又走了。来时饥肠辘辘,走时步履蹒跚。独留下云烨对月长叹,二十六条汉子,二十六位将领,二十六位饭桶啊,整整八十斤面粉,一木桶菜油,两大筐野菜,被这些大爷吞进肚子,一个个吃的沟满壕平竟还埋怨就碗大,其实没多少东西,吃法倒是新鲜,也就尝个鲜。有连面汤都尝完的鲜么?三个厨子倒在地上回气,舌头吐的狗一样长,屁股上全是脚印,全是这些混蛋嫌慢用脚踹的。云烨极度后悔请这些人渣吃饭,不是说古人都有涵养,有理节,先人后己的吗?为什么待老程,老牛盛完饭后,剩下的就一哄而上,包括这些日子沉迷于算学的黄志恩,吃完一碗,大声叫嚣着再来一碗,也不怕撑死,一边用脚踹厨子,一边下手捞面,就这位号称算学名家的大学问家,其他人也见怪不怪,显然平时就这样。久处芝兰之室,久而不觉其香,久居鲍鱼之肆,久而不觉其臭。这句名言对云烨触动极大,离开左武卫这个鲍鱼之肆必须提上日程。赏了三个厨子一贯钱,目送他们高高兴兴的离开,云烨摸着瘪瘪的肚子,摸回自己的帐子埋头就睡。…,

    一大早掀开帐帘,带着泥腥味的湿气扑面而来,昨夜睡的太死,下大雨都没惊醒云烨,?门外如织的雨幕,云烨突然想起自己种下的土豆,三两下窜到帐后,只见五口大缸内的土豆苗长势非常好,两月时间已长到尺半高了,叶子青翠浓密,覆盖了整个缸口,五口大缸呈梅花状摆放,上面有一茅草亭为这些土豆遮挡暴雨,偶尔有几滴雨水漏下打在叶面上溅起晶莹的水花,而碧绿的叶子往下一倾,残留的雨水就滑下叶面,倏的一下就消失在一片浓荫之中。云烨放心了,自己不在的两月间,这些土豆受到了良好的照顾,看着叶子间的几串花蕾,云烨兴奋起来,再有五六天淡紫色的土豆花就会开放,有花就会有收成,自己还一直担心这些土豆在过虫洞时生命力遭到破坏,看来还好,自己的挣钱大计未受到挫折。待这些土豆长成,全做种子,只要不退化,不出三年,云烨有信心把它种上个百十亩,在长安还有千亩良田,相信凭土豆这一新作物,发家根本不是难事。当云烨正流着口水幻想未来漫天的铜钱如雨般落下时。一个粗壮的汉子蹒跚的从雨中走到亭子里,?云烨正在沉思,就未打搅,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待云烨回过神来。这汉子正是云烨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庄三停,由于受伤太重,此次围剿羌人就没带他,让他留在营地养伤,一个月前,庄三停就已经能下地了,留在空营也无所事事,闻听云烨留下了几株花草,就跑来看看,却被守卫挡住了。说这是爵爷心爱之物,连大帅都十分重视,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只有两个花农精心照顾这些花草。庄三停越发奇怪,大帅何时关心起花草了,在府中练刀法,不小心砍倒了夫人心爱的牡丹丛被夫人追杀已成长安笑料,现在却命人精心照顾云爵爷的花草,奇哉,怪哉,好说歹说才说通守卫让他进去观看。第一眼农家出身的庄三停就断定这不是花草,虽不知大帅爵爷搞什么鬼,想必事关重大,说不定这是爵爷种植的珍贵草药,一想到爵爷的妙手神迹庄三停就一脸向往。爵爷的宝贝怎能任由那些不相干的花农照看,万一有个闪失,这救命的药材就没了,所以他就把自己的帐子移到土豆i苗跟前,并搭了一个草棚,日出就把土豆苗放在棚子外,日落就把它搬回棚子里,每日精心照看,松土浇水,捉虫自是常有之事,眼见着土豆苗一天天长大,近几日长出花蕾,庄三停欣喜莫名。昨夜一场大雨他起夜三次检查草棚是否牢固,见一切正常才安心睡下,睡了不久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就起身查看,原来是爵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