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油泼面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傍晚的营地喧闹四起,这时的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十点吃早饭,下午四点吃晚饭。由于行军晚饭直到扎营才开始做,众军士早就饥肠辘辘,流着口水望着火头军煮饭,唐时的煮饭真的是在煮,任何食材的做法只有一种那就是丢锅里煮,再加一把盐,煮熟后就成。将领的饭食稍好些,能见一两块肉,当然,肉也是煮熟的,没有任何佐料,只能蘸酱吃。云烨早就见识了酱料,发黄泛黑,闻之令人作呕,观之令人发狂,食之令人有杀厨子全家的欲望。在以为厨子戏弄自己将胖胖的厨子痛殴一顿后,才发现大军中的全部将领都吃这东西还津津有味,小兵根本没资格吃。抓过亲兵勒令他全部吃光,这混蛋二话不说端着餐盘稀里哗啦的一扫而空,还意犹未尽的拿食指刮出最后一丝酱料含嘴里回味。看他这样子云烨就知道厨子挨了顿冤枉打,打算给厨子赔礼,被程处默拦住劝告云烨,打错了可以,道歉不行,根本就不能赔礼,厨子受不起,你的身份也不容俯身赔礼,除非是贵族之间。说罢扔给厨子十文钱,说是药钱,免得别人说老子欺负你,饭做的这么难吃挨顿揍是轻的,以后还不长进看怎么收拾你。云烨本以为厨子此刻应该怒发冲冠手持两把厨刀挺身与自己拼个你死我活。没想到这家伙笑嘻嘻的捡起铜钱连鼻子上的血都不擦就给二人行礼还说谢爵爷赏赐。妈的,贵族脾气就是被你们贯出来的,云烨心中感叹。前世的升斗小民活的只剩下骨气了,若有官二代在揍了自己一顿扔一百块钱看病,那官二代恐怕伤的比自己更严重,说不定会死,至于后果管他呢。封建社会等级森严,贵族拥有强大的权利,平民只能服从贵族的管理,这种制度从战国绵延到现在,浸透到骨子里了。只见周边军士笑嘻嘻说厨子走运白得十文钱,从这话就可看出他们真的认为厨子走运了。云烨暗暗庆幸自己现在是贵族,否则以自己的脾气恐怕这时早埋进土里了。

    天渐渐暗下来,老程终于巡完营地戴着墨镜走进大帐。云烨一见老程走路像瞎子深一脚浅一脚就知道他舍不得摘下墨镜,现在还在显摆中,根本不敢提要回眼镜的话,只能劝:“程伯伯,墨镜白天戴着防日光伤眼,夜晚就不要戴了会看不清路摔倒的,这样的话,小侄就万死莫赎了。”老程大气的挥挥手:“无妨,老夫本来眼睛红肿难忍,戴上这墨镜清凉许多,实在是好东西,老夫先替你收着,回长安再还你。”云烨早知道是这结果,送貔貅嘴里的东西能要回来才是怪事。老程小心地摘下眼镜,用绸布仔细包好放进一个红木匣子搁在案几上这才有空打量云烨,见他身上穿着一件干净的麻布衣服,很奇怪的样式就问:“你小子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胡乱穿衣,这在军营无妨,要在长安,会有言官弹劾你,你小子记住从众才是活命之道,你恩师是世外高人,自然不拘人间礼法,只求逍遥自在。老夫观你生性豁达无拘世间礼法,这可不好,你恩师出世,你小子入世,既然入世,那世间的人情世故就应该知道,老夫见过多少才气逼人,恃才傲物之辈,结果只有两种,要吗折戟沉沙,要吗泯然众人。你小子明白吗?”云烨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堵得慌,老程这是在教自己处世之道,不是亲近之人是不会说这些话的。“伯伯金玉良言,小侄铭记在心,”说完深深给老程鞠了一躬。老程?云烨听进去自己的话,也就不再多说,这小子聪颖过人,一遍足矣。云烨转身走出帐外,不一会又端着一个木盘进了大帐,大木盘上有一巨碗,堪比人头大小,碗边还有几碟小菜和几只小碗,碟子中装着几样野蔬,小碗里装着蒜泥,醋,还有一种红色的酱料闻之浓香扑鼻。云烨也不说话将木盘放在老程面前,把小蝶中的野蔬倒在大碗里,大碗里寸宽的面条盖上绿菜白绿分明十分美观,云烨再把小碗里的蒜泥,葱段,熬过的醋,红色的油泼辣子倒进大碗,最后一小碗滚烫的菜油泼进大碗,一时间,大帐内浓香四溢。老程的喉头不停耸动,眼睛直勾勾盯着大碗,双手蠢蠢欲动恨不能夺过大碗大快朵颐,云烨慢条斯理的用竹筷拌匀面条,一碗地道的油泼面捧到老程面前。老程捧起大碗深吸一口气,似乎陶醉其中,挑起一筷子面条放进嘴里,眼睛霎那间变亮,风卷残云不能形容老程吃面的速度,一巨碗面条,足足三斤,老程在盏茶时间吞进肚子,意犹未尽碗望案几上一扔:“再来一碗。”云烨听这话差点没摔倒,可不敢给他吃了,伤了脾胃可就悲剧了。连忙端上一碗面汤,原汤化原食吗。老程灌下半碗面汤,这才心满意足的擦擦嘴由衷的长叹一声:“这才是吃饭,感情俺老程吃了大半辈子的猪食。这又是你小子的独家之密,就凭这碗面,老夫断定你小子就可以在长安横着走。世外高人啊,不知这位先生生前是何等风采,老程家的人是比不了了,只盼你们兄弟能相互携持,好好把属于你们的路走好。老夫就是死了也含笑九泉。”“伯伯何出此言,小侄与处默虽不是亲兄弟,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的为人,处事,性格无不令小侄欣赏万分,我俩之间现在比亲兄弟还要亲密几分,互相帮助,互亲互爱是自有之意,不需伯伯操心。”老程听完乐的哈哈大笑:“俺老程家有福啊,老夫自己遇到的几位兄弟无不是赤胆忠心之人,与人相交无一人不是倾心而论,现在轮到丑牛运气还是如此兴盛,老夫怎能不多活几年好看看你兄弟能走到何种地步。”老程自一碗面中品出云烨对自己的情谊,这是一种晚辈对长辈自发的尊敬和爱戴,比嘴中说出来要牢靠万倍。老程怎能不欣喜若狂,一直以来,他都为程处默忧心,陛下点明要把公主下嫁,与皇家结亲已是荣宠到极限,烈火烹油,鲜花著锦,谁能确保自家能够子孙延绵,无虑无灾。观云烨这小子是一超级滑头,为人却又有情有义,误打误撞之下与儿子结为挚友,有这样一位才智卓绝,又机变百出的少年做儿子挚友,程处默啊程处默你还真是洪福齐天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