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 命贱如草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看着贼目烁烁老程,心里的苦楚能对他讲吗?我要是告诉你老子只不过在急救中心上过二百个小时的课程,这是第一次给人家输血,缝合,你还不要了我的小命。医生说的好啊,就人其实就那吗一回事,你越是不把他当人,就越可能救活,人坚强着哪。西医的起源是理发师,能给人理发就能做医生。恐怕现在的西医祖师爷还把放血当成治百病的良方。脚痛剁脚,手痛砍手,至于头痛就没办法了,如果砍头能活,想必那些伟大的祖师爷对头也不会客气。老子都知道用酒精消毒了,这简直就是开天辟地的发明,等到了后世,还不得当祖宗供起来?

    汽车狂人都说了:汽车有什吗呀,不过是一个发动机,四个轮子,再加上一个铁壳子罢了。这是何等的睿智,反正听说他的汽车企业蛮火的,没听说有什么大问题。同理,人有什么呀?不过是一个脑袋两胳膊,两腿,一个脑袋,再加上一个碳水化合物的身体。知道病因,随便整治就是,你没见庄三停活过来了?这证明我的理论是正确的,要发扬,要光大。“庄三停是被砍了九刀,失血过多,找相同血型的人给他输血,有了血,人不就活啦,这也要问?”云烨觉得自己在给牛弹琴,和古人讨陋型问题纯属吃饱了撑的。

    “小子,你这套都是你师傅教的?你还会什么?”老程任然在探云烨老底。

    “家师学究天人,这些东西小道而已,有很多学问恩师不教,他说人生烦恼识字始,能认识字,不被人骗就足够了,学的越多,麻烦就越多,他希望我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天地运行自有规律,强加干涉只会平添新的麻烦,顺其自然就好。小侄懂的这些,多是小侄见师父施展过,照葫芦画瓢照样施为罢了。”没办法,云烨只好再次让师傅高大起来。老程恶狠狠的指着云烨说不出话来,在他看来,云烨守着天人般的师傅却学了个半瓶水,这些本事那一样拿出来都是惊天动地的绝学。指了半天,不知怪谁,又颓然放下手。

    “兄弟有这么大本事,哥哥以后有难处就找你,管他学问哪来的,我兄弟学会了,就我兄弟的,我兄弟的就是我的。”程处默心大,只是在一旁为自己兄弟高兴,今天又见到兄弟施展奇术救了自己部下,心情自然大好,搂着云烨哈哈直笑,至于输血救人之术早忘在脑后,以后有需要找云烨就是。

    老程郁闷地将两人踹出帅帐,自己研究云烨那些稀奇古怪的输血装备,其实也就一截橡胶管子,加两个针头而已,老程拽拽管子,瞅瞅针头也就放弃了。听着帐外云烨和程处默嘻嘻哈哈的打闹声,脸上也不由得浮出笑容。

    人变年轻,心仿佛也变年轻,心理年龄三十四五岁的云烨和十七岁的程处默相处竟没有任何代沟,程处默的毫无心机,豪迈的气质让云烨非常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心情和身体都极度放松,云烨已不记得上一次这样毫不遮掩的与人笑闹是什么时候。

    终于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由于这段时间兰州大营一车车的食盐不停地运往陇右各地,这情况引起了徘徊在大营周侧的羌人的注意。他们同样缺盐,而陇右的盐价被程咬金死死地咬在一贯钱一斤的高价位,而且有价无市,为不引起民怨,老程又敞开供应醋布,虽不好吃,好歹也有了盐味,反正老百姓平时也吃不了几两盐。突厥人退了,盐道即将开通,忍几天也就过去了。可羌人不行,由于这次随长乐王幼良造反,身为叛逆,老程自然不会顾忌他们的死活,醋布是供应大唐百姓的,不是给叛逆的,就这样他们连醋布也没有。没有盐,人在高强度活动中撑不了几天,没办法,为了活命遂铤而走险,趁程处默带兵送盐之机,纠集四百余骑突袭了送盐车队,程处默迅速点燃狼烟,帅百余护卫仓促应战,不想这些羌人为了夺盐竟然悍不畏死,把程处默等人团团围在中间死战不休。庄三停作为程处默的护卫,竭尽心力的保护他不受伤害,自己却身中九刀奄奄一息。看到狼烟的程咬金亲自带人前往救援,在杀散羌人后,程处默的百余人只剩下三十七人。老程狂性大发,下了死命令要将羌人斩尽杀绝,不一会,羌人的四百余骑就活了十一人,其它尽数被斩杀。然后就出现程处默到营帐找云烨的一幕。…,

    云烨生活在太平的世界,何时经历过这样的惨事,早晨百余人高高兴兴的押运食盐上路,到中午回来时八十一人已命丧黄泉,几辆大车载着缺胳膊少腿的尸体回到大营。这在云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两千斤盐而已,在后世价值不过三千元,四百马贼为他全部丧命,云烨不认为落在程伯伯手中的另外十人会平安活下来。一条人命只值五斤食盐,还不包括为保护这两千斤盐死的八十一个护卫,太不值了,人命如草。物资的匮乏,广泛的贫穷,漏洞百出的国防线,都让人把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头砍掉了碗大个疤。为什么富贵人家都比较珍惜自己的生命,所谓越有钱就越怕死,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穷人家活着就是受罪,如果连罪也受不下去了,也没机会受下去,那就只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造反了。

    高高的草料堆上,云烨和程处默望着漫天的星斗发呆,璀璨的银河像一条玉带横挂在天空。银河两岸的牵牛,织女二星正在熠熠生辉。没污染的大唐夜空像一匹纯黑的锦缎,透出一种沧桑的神秘感。不像后世的夜空呈现出诡异的灰黑色,星辰也只有寥寥几颗,显得有气无力。六月天的陇右仿佛着火一般,人人都在这天地火炉中煎熬,满营都是勒着兜裆布的汉子。云烨感觉就像进了鬼子的军营,找了几匹细麻布,找军营裁缝边解释,边比划才让他明白自己要做几条内裤,子弹内裤就算了,四角裤还是没问题的。没橡皮筋就只好系带子,不过还好,没有掉下来的危险。六条大的,四条小的,一夜之间就做好了。云烨很奇怪裁缝的效率如此之高,直到裁缝恭恭敬敬的捧着内裤双手送到云烨手中,他才明白为何有这样的礼遇。这和军营中一条流言有关,新进爵爷有通天彻地之能,能辨阴阳通鬼神,施展仙家妙术把羌人的余寿硬加给本来要死的老庄,现在老庄已经能翻身了,大热天伤口丝毫没有红肿,看来还有百八十年好活。自己将来万一有这样的麻烦,随便抓一个羌人,求爵爷施展妙法岂不是也有百十年好活?所以满营军士看云烨就像看神仙一样,现在神仙要做几条短裤,那是看得起俺们裁缝,四个裁缝熬了一整夜硬是赶天亮做了出来。云烨笑着表示感谢,那裁缝头连赏银都不要,磕完头欢欢喜喜的走了。爵爷没架子,还笑脸感谢,咱是神仙爵爷都笑着表扬过的人,军营里这群杀才谁还敢给自己脸色看。云烨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做了狐假虎威中的老虎,拿着三条肥大的四角裤赶往帅帐。帅帐中老程正光个膀子,胯下勒一条白色兜裆布,脑袋上顶一布巾,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葡萄酿,遍体的黑毛让云烨极度怀疑这家伙尚未进化完全。

    “伯伯,见您老人家不堪忍受酷暑,小侄做了几条内裤穿上到有几分清凉,特地给您也做了三条,您穿上试试,莫要嫌弃。”老程好戴高帽,你得自己放低姿态,这样才好提要求,也才可能达到目的。

    “还是你小子有孝心,丑儿就是一粗胚除了从老夫这偷酒,就没这细腻心思,来老夫试试”。说着,解下兜裆布赤条条的就穿内裤。

    “别说,这东西就是凉快,你小子费心思了。说吧,想让老夫赏你点什么?”老程扭扭屁股觉得十分舒服,就决定赏点什么给云烨。

    “这是晚辈孝敬您老的心意,岂能要您老的赏赐。如果您觉得非要赏赐,长者赐,不敢辞,您吧上次那条玉佩赐给小侄就好。”云烨早对上次打赌的那条玉佩垂涎三尺,明明自己赢了,老程却没了动静,明里暗里要了几次都没成功,不知这次能否达到目的。

    “做梦,那是老夫打算给你定亲时给女方的信物,现在给你,还不是会被你败掉,老夫先收着。”话音刚落,云烨就飞出帅帐。天哪,不但没要到玉佩,还挨了一脚,更可怕的是老程要给自己找老婆,就他老人家的眼光,云烨觉得自己未来老婆除了**肥臀之外就没别的可能。据程处默说,老爷子给他看了几家姑娘,无不是身材高壮,好生养之辈,据此算来,云烨就觉得如花在向自己招手,此时,云烨死的心都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