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那个人就是他!

作者:我本纯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凝结八品丹药,所需要的灵气是相当海量的。【://

    一般各大势力的空间之地内都会布有庞大的聚灵大阵,这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弟子能在最好的环境内修炼。

    所以,劳占德与公孙太然都不会担忧这里的灵气不够,关健就要看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吸收到多少灵气来凝丹的。

    如果只是一名中阶玄帝吸来的灵气凝丹断然难以满足一炉药丹,只是两名中阶玄帝同时吸来的灵气又会增倍,就是不知道能否足够凝丹了。

    一般来说想要达到八品炼药师之境就必须要武者达到八阶实力,才会有足够的实力去撑握这一切,这也是为何圣者之下的炼药师难以跨跃成为八品炼药师了。

    要达到这一步,就必须要将自己的实力也同样提上去才行。

    当初凌笑以初阶玄帝去炼丹,最大的失败原因也是因为实力不足之故。

    在凝丹之一刻,在坐的人皆是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药鼎的方向,任由那激荡出来的灵气冲击在他们身上依旧是无动于忠。

    咻!

    这时,在炼药室之外,一抹青光绽放了出来,随后出现了两抹、三抹……最后居然是青光漫霞,端的是妖异炫彩。

    在炼药室外的万花宗弟子看到这一幕,皆是忍不住发出了惊叹之声。

    与此同时,在室内一股股浓香的药味散发出来,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扑过去吞噬的###。

    “天现异象,莫非凝成丹了?”室内所有人在心里暗叹道。

    只是这所现的异象并未持继太久,便全部消失不见了。

    而在药鼎前的劳占德与公孙太然则是被刚才凝丹之时的力量强行震得飞到一边,神色显得苍白无比,嘴角还溢着血迹。

    看来是遭到了丹药强大的能量反噬了。

    当药鼎内的烟灰渐渐消散之时,所有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不是八品炼药师,他们也都想见证,这合炼之术是否真的逆天可以凝炼出更高一品的丹药来。

    劳占德与公孙太然站了起来,二人皆是取出了丹药服了下去,恢复一下状态。

    公孙太然露出自信的笑容道“臣儿,你过去将丹药取出来给花宗主吧,这算是我们回天宗的聘礼了!”。

    吉臣大喜,赶紧走了过去,准备将丹药取出来。

    在一旁的花飞月与花飘月神色皆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她们既希望能炼制出丹药救老宗主的性命,但是心里却是非常不甘,打心里抗拒伴随吉臣这样的小人。

    吉臣将药鼎当中的丹药捞了出来,脸上化出浓浓的笑意,将手中的丹药举了起来。

    那是一颗不规则的丹药,没有丝毫圆润感,没有丝毫美观感,感觉它就是一颗非常不完成的丹药,只是这丹药却散发着浓浓香郁的药性却是毋用置疑的。

    “半成品丹药!”这是在场所有人皆惊呼起来的声音。

    他们没有人嘲笑这丹药的难看,反而眼神之中透着浓浓的###感。

    他们身为炼药师,一生所追求的便是能炼制出更高品阶的丹药。

    八品丹药可堪为逆天的丹药,并非任何七品炼药师能随便炼制出来的,劳占德与公孙太然以七品之境合力凝炼出来,这可是相当了不得了。

    他们二人合一能算得上是半个八品炼药师了,这份量可是非常小可的。

    这也难怪人家此前口气为何如此狂妄了。

    “虽只是半成品,但是应该可以压制贵宗老宗主的毒性一年半载不是问题了,到时再等待圣药师提炼出真正的解毒丹就没问题了,了不得了……当真是了不得啊!”木咏博露出几分佩服之意道。

    他虽看不惯劳占德和公孙太然二人,但也不防碍他做出对丹药的判断。

    “哼,算你识趣!”公孙太然十分得意道。

    他在心里也是暗呼饶幸,平常他与他师兄尝试炼制八品丹药之时也只有三成把握,也就是炼三次只有一次是成功凝丹的,没想到这次发挥超常,一次就凝丹成功了。

    吉臣这时后拿着丹药朝着花仁凤走了过去道“花宗主,请您笑纳!”。

    吉臣将丹药捧向花仁凤面前,那得意的笑容丝毫都掩饰不住。

    花仁凤大喜,正要伸手去拿那丹药之时却突然发生了变故。

    只见那一颗半成品的丹药,居然自行地裂了开来,最后化成一团焦黑药粉躺在吉臣的掌心之上,所有的药性也都消失了大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人神色皆变得精彩了起来。

    “这……这不可能!”劳占德立即惊呼了起来。

    公孙太然也同样是露出了不接受事实的神色,而吉臣则是显得无比惊慌了。

    “居然失败了,看来刚才只是强行凝结了,并没有巩固得了啊!”木咏博叹息道。

    “我呸,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原来只是卖弄风头的货,还瞧不起我们在坐的诸位!”一名身着黑袍的炼药师讥讽道。

    紧接着又有道“可不是,合炼之术固然厉害,但也不是谁都能成功的”。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浪费了大好的灵草啊!”。

    ……

    在场请来的七品炼药师个个趁势反唇相讥,皆因公孙太然此前太过嚣张,太看不起他们的存在了。

    公孙太然铁青着脸道“这些药粉还有强大的药性,赶快去拿给贵宗老宗主服用可以多顶一些日子!”。

    劳占德也是赶紧说道“没……没错,快拿去,一定还有药味的!”。

    花仁凤脸色阴沉难看极了,她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些看似渣的药粉拿去呢。

    “不用了,这些药粉药力连一颗七品丹药的药性都比不上,拿去也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这时那位碧婆婆开口道。

    在场的炼药师们皆是一齐点了点头,丹药都毁了,药性也消散了,确实没有多大的效果了,劳占德与公孙太然只是无法接受这事实罢了!

    “师伯,师傅,炼丹失败乃常事,还有足够的时间,还可以再炼一次的!”吉臣提醒说道,他心里同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啊,眼看两朵美花就到手了,居然泡汤了。

    “对……对,时间还足够,我们再提炼一次!”劳占德赶紧应道。

    “还是算了吧,别再丢人现眼了!”一名七品炼药师不屑道。

    “何讼,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师兄弟这也是为了万花宗老宗主着想,难道说你有办法炼制不成!”公孙太然怒喝道。

    “我有自知之名,可不像某些人居然还拿丹药要胁人家,真是不知脸羞!”那叫何讼的炼药师反驳道,他现在正是落井下石不安半点好心。

    “你……”公孙太然被气得直瞪胡子,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劳占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师弟算了,既然我们做不到了,就不浪费花宗主的时间了,我们认栽,走吧!”。

    他们这一次脸丢大了,心境也坏了,是不可能再一次配合得好炼制出八品丹药了。

    劳占德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不打算勉强下去了。

    “师伯、师傅!”吉臣不甘地叫唤道。

    “走吧走吧,花宗主对不住了,我们师兄弟无能为力了!”劳占德应和了一声,然后对着花仁凤拱了拱手道歉道。

    就在劳占德与公孙太然离开之时,吉臣却是突然说道“花宗主,其实我知道在场的还有一个人可以炼制出八品丹药的!”。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还不等花仁凤应话,公孙太然就大声喝道“臣儿不得放肆,快和我走!”。

    他是怕自己这个徒弟接受不了事实,又要闹出什么乱子来了。

    “不……师傅我说的是事实,那个人就是他!”吉臣坚定地说道,接着朝着一个人的方向指了过去。

    随着吉臣所指的方向,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边去。

    而那里无疑坐的是一名英俊不凡的年青人,脸上挂着淡然和熙的笑容,第一印象让人觉得非常有好感,他赫然正是凌笑。

    “别胡说八道了,快走!”公孙太然神色一黑,拉着吉臣的手强行要将他带走。

    “师傅你先让我把话说完!”吉臣很是不甘道。

    花仁凤开口道“没错,公孙大师,你还是让你弟子将话说完再走也不迟!”。

    花仁凤虽不知道吉臣的话是真是假,但是只要有一点希望她都不想放过。

    公孙太然轻叹了一口气放开了吉臣的手,其实他了解他这个弟子,只不过是想拉一个人垫背挽回他们的面子吧了。

    吉臣看了凌笑一眼,然后才对花仁凤道“花宗主,你可能不知道在八年前丹盟大会上,凌宫主就以绝艳之姿一次凝炼出了数颗七品的极品玄帝丹,一举夺得了丹会头名,更是将炼药公会的监督长老招揽到了笑傲宫,他老人家可是圣药师,有他老人家的指点,想必以凌宫主的天斌已经跨跃成为圣药师之境了吧”。

    吉臣这话是在抬举凌笑,又将韩老说了出来,这无疑是准备棒杀了凌笑。

    如果凌笑不承认自己有着八品之境的话,这也打击了凌笑的信心和威望,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如果凌笑硬着头皮承认,那接下来就会有好戏看了,同样他也觉得非常地高兴的。

    不得不说吉臣是一个心胸狭窄,龌齿必报之人。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