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怒斥叶水清

作者:我本纯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526章怒斥叶水清

    独眼男人一身狰狞的肌肉展露在了叶水清面前。【牎?br

    />

    叶水清怪叫了一声,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哈哈,我那里是不是很大,等会一定要让你叫得更大声”独眼男人十分得意地笑道。

    女人越是叫,男人也是越亢奋。

    在不远的那刀疤男催促道“快点,老子也要泄火啊!”。

    “放心,只是我不知道等我爽过之后,这妞还有没有力气应付你”独眼男人猥琐地应道。

    下一刻,他朝着叶水清扑了下去,一手将叶水清的绸缎给撕烂了。

    叶水清那光洁如玉的肌肤###了出来,让独眼男人更加兴奋了。

    叶水清的泪水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她想反抗,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宁愿死掉,都不愿意被人家污辱。

    眼看着叶水清就要被那独眼男人给撕光了衣服,一道幽冷的声音传了出来“禽兽你给我去死!”。

    “谁!”独眼男人停止了动作,警备了起来。

    下一刻,他面前刮来了一阵劲风,他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人,只觉得###被狠狠地踢了一脚。

    啊!

    独眼男人抱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翻滚了起来。

    他的命根子被来人一脚给踢断了。

    不远的刀疤男人迅速做出最快的反应,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大刀,一阵闪耀的光华朝着来人斩了过去。

    “不自量力”来人淡淡地哼了一声跟本没有动。

    在他身后却是冒出另一名少年,疾速迎上了那刀疤男人,一只不是很大的拳头挥了出去。

    刀疤男人没想到对方居然敢用拳头去拼他的玄器,目光中闪过浓烈的不屑。

    在他眼中,对方的手就要被他给斩了下来似的。

    叮当!

    刀拳交错,少年的拳头没事,而那大刀却是变成了两截,断了!

    与此同时,那少年又挥出了拳。

    噗!

    那刀疤连反应的时候都没有,一颗大好头颅就被轰爆了。

    少年落在地上颇为不屑地甩了甩拳头道“不堪一击!”。

    叶水清没想到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候被救了。

    她愣愣地看着来人,美眸中的泪水一直流个不停。

    凌笑轻轻叹了一口气,一手按在了她的小腹之下。

    叶水清缩了缩身子大叫道“淫贼你要干什么?”。

    她以为凌笑和那两个畜生一样要轻薄她。

    凌笑皱了皱眉头道“我帮你解开丹田的禁制”。

    叶水清看着凌笑,犹豫了一下别过了头,看样子是妥协了。

    凌笑###地拍了一下叶水清的小腹,一股灵力钻入她腹内,将她那被锁的丹田解封。

    “穿上衣服,这个男人留给你处置”凌笑交待了一声,与败家仔和残豹暂时回避了。

    叶水清复杂地看着凌笑的背景,心中却是莫名地多了一些异样的情绪。

    她没时间想太多,###地加了一件衣裳掩盖住自己的春光。

    接着,她走到那独眼男人面前挥动了灵鞭。

    啪啪!

    啊啊!

    随着鞭声的响起,惨叫的声音也不停地响切了云宵。

    “姑……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独眼男人发出一道道可怜的求饶之声。

    叶水清依旧没理会,她没有动用多少灵力,但是却抽得那独眼男人半死不活的。

    他本就恶心的长相,变得更加狰狞吓人了。

    只是这种吓人,却是多了几分可怜与可悲之色。

    就在叶水清要将眼前这恶心的人杀掉这时,他大叫道“别……别杀我,我知道哪有魔皇花,只要你肯放过我,我就带你去”。

    一见血风鹰,必染血雨中!

    一见魔皇花,成皇在眼前!

    魔皇花是血魔域之中最罕见的灵花,也是其他地方难以找到的###灵花,可以让任何武者没有瓶颈直达地皇阶巅峰,更是炼制六阶顶级丹药尊皇丹的主要灵花,它能助任何天尊直接突破一阶。

    任何人听了“魔皇花”这三个字都要变得感兴趣,哪怕是叶水清也不例外。

    在中域,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对于实力的追求都是异常地疯狂的。

    任何势力之间都会存在竞争,宗门与宗门之间,世家与世家之间,老人、年青人无一不在竞争。

    谁都想名动一方,成就无尚威名。

    “你真知道魔皇花在呢?”叶水清停下了抽打独眼男人问道。

    她如果得到了魔皇花,那她未来的路可是比别人要好走无数倍了呢。

    “我……我知道,不过你……你能不能让我先恢复点力气,我……我顶不住了”独眼男人哀求道。

    他的命根被凌笑踢爆,身上又有不少伤痕,再不服用丹药就要挂了。

    叶水清美眸之中闪过复杂之色,这个男人她肯定是要杀的。

    居然想沾污她圣洁的身体,可是魔皇花她又不想放过。

    一时间,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就在她失神之际,在她脚下的独眼男人目光之中闪过了阴狠之色。

    “你去死吧!”那独眼男人忍着全身的疼痛,运气全身最后一点力量,从地面弹了起来,同时手中两指并拢,直刺叶水清的喉咙而去。

    独眼男人可是凶悍的佣兵者,他的命根已经被毁,身子又受了重伤,就算把魔皇花的所在地说出也不见得对方会放过他。

    所以,他干脆来一个辣手催花,干掉眼前这女的,到了黄泉路之上也不寂莫。

    独眼男人的想法很可怕,而且把握的时机也很准确。

    当叶水清感应到杀气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去躲避了。

    在这一刻,她都认为自己要死了。

    可是,她注定没有这么短命。

    就在独眼男人的双指要刺到她的咽喉之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捏住了独眼男人的脖子。

    咔嚓!

    独眼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脖子就被凌笑给扭断了。

    叶水清死里逃生,身子一软就要摔在了地上。

    凌笑眼疾手快,将叶水清抱在了怀中问道“你没事吧!”。

    叶水清神色极为苍白,她失魂地应道“我……我没事!”。

    随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怀中,很是用力地将凌笑推开“淫贼你给我滚开,我要杀了你”。

    说着,她还提着手中的灵鞭要朝凌笑挥去。

    凌笑大怒,一把夺过叶水清的灵鞭,狠狠地将她推倒在地上骂道“你这疯女人闹够了没有?你以为老子想看你那瘦不拉几的几斤肉啊,老子的老婆丫环哪一个不比你漂亮,要不是看在相识一场,老子才懒得管你,两番救了你还这般对我喊喊杀杀,再敢对老子喊声‘淫贼’试试,看老子会不会把你先###后杀,再丢给灵兽去当食物去,妈的,老子倒了八辈子的霉,遇上你这个忘恩付义的女人”。

    凌笑对叶水清已经忍了好久。

    他是不小心看了她的身体,可是他也是为了救她才看到的,现在他大半夜过来找她,又救了她一命。一夜之间连救她两次居然不懂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对他动武,当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了!

    凌笑骂完,转身就走了,心里那个气,反正这个女人与他无亲无顾,要不是答应护送她们回叶家城,他才懒得理她呢。

    凌笑还没走出几步,便传来了叶水清痛哭的声音。

    那声音宛若魔音冲击着凌笑内心那根最弱的心眩。

    凌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回过身来大步走到哭着的叶水清前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

    起初叶水清还在挣扎,可是凌笑一直没理会她。

    走了好一会儿后,叶水清停止了挣扎,双手反勾着凌笑的脖子,娇脸压在凌笑的胸膛上,美眸闭得紧紧的,娇脸之上的泪水还在缓缓流躺着。

    凌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女人居然睡着了。

    凌笑苦笑了一下,带着她###地反回安全的地带。

    当凌笑返回到原地之时,韦林业已经赶回来了。

    他正在原地来回地渡着,样子十分地焦急难看。

    当他看到凌笑抱着叶水清回来之时,几乎都要高兴地欢叫了起来。

    “我……我孙女她怎么了?”韦林业看着睡着的叶水清问道。

    凌笑将人交到了韦林业手中道“老爷子人还你了,她遇上了散修,差点出事了,还好我及时赶到,她现在没事了,应该只是受惊过度睡着了吧”。

    韦林业听了凌笑的解释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老脸之上露出了感激之色对凌笑道“多谢小哥相救啊,要是我这孙女有什么三长两断,我这老骨头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凌笑应道“老爷子不必多客气,这事也是因我而起,现在没事了,我也放心了”。

    韦林业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那你那些同伴呢?”。

    凌笑应道“她们都分散去找她了,想来应该很快回来了吧”。

    凌笑说慌了,他不可能让别人知道他有一个能装活人的空间戒的。

    韦林业脸上略过愧疚之色道“小哥对不住了,我这孙女从小被宠坏了!”。

    凌笑摆了摆手道“老爷子不必多说,你现在带她离开吧,我想等她醒来也不想看到我”。

    凌笑说了一声,便把之前在湖底之下看光了叶水清身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韦林业听罢,脸上露出了几分复杂之色。

    良久,韦林业轻叹了一口气道“小哥,这事也不怪你,这令牌你拿着,等你到了叶家城,出示这令牌就会有人接待你了,我们后会有期”。

    韦林业将一块令牌交到凌笑手中后,抱起了叶水清###离开了。

    凌笑见韦林业走远后,脸上勾起了一抹得意地笑容。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牐瑺-

    ,您的最佳选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