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打断他第三条腿

作者:我本纯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474章打断他第三条腿

    眼看十二点了,幸好还赶出来了~~累~~

    司徒南本想趁机灌倒凌笑,好光明正大地将云梦琪带走。【牎?br

    />

    可是,凌笑就像一只酒缸一样,居然连喝了五壶酒,居然没露半点醉态。

    要知道这可是重城最烈的一种酒烧刀烈酒!

    平常喝一两壶肯定醉,玄士阶能连着喝三四壶已经算不错了,除非能达到灵师阶,才有可能勉强承受十壶左右的烈酒。

    如今凌笑利用潜息功,将自己的实力隐盖成高阶玄士的修为,以他的实力喝上二、三十壶不是问题。

    所以,司徒南才看不透这其中的玄机。

    凌笑将第六壶烈酒壶下之后,露出一个余劲未足的样子道“想不到这重城的酒还真不错,咦,南哥你怎么不喝啊?”。

    司徒南神色有点僵硬道“我当然喝啊!”。

    说罢,将他面前那杯子举了起来喝下。

    “好好,南哥果然豪爽,小二,再来二十壶,我要与南哥对饮一番”凌笑称赞道,接着他看着司徒南又道“南哥,你我一见如故,当一醉方休”。

    司徒南连连点头道“不错,没想到兄弟酒量这么好,为兄自然奉陪”。

    他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心里却在暗骂“老子就不信今天不能把你这小子给放倒”。

    酒来了之后,二人接着连喝了五壶。

    凌笑脸色已经泛起了潮红,说话也是吞吞吐吐“来……来,南……南哥,我们继续喝个痛快!”。

    云梦琪在一旁劝说道“笑,别喝了,再喝你就醉了!”。

    “醉……醉了怕什么,睡一觉就没事了,要……要不然等会回房里和夫人一起滚床,把这股劲儿一泄,那……嘿嘿,也会没事的”凌笑露出醉态的吟笑道。

    一旁的司徒南连着喝了五壶,肚子也是被烧得火辣辣的难受,不过一听云梦琪和凌笑的对话就来劲了。

    “看来这小子要到极限了,再加把劲将他放倒,滚床的就是我和那小皮娘了,嘿嘿!”司徒南在心里得意地想道,接着对凌笑举起酒壶道“来来,笑兄弟我们继续喝”。

    这下好了,司徒南本以为凌笑到极限了,又与他连干了三壶酒。

    可是,凌笑依然还没倒,还能喝!

    只不过也如刚才那样已经是半醉半醒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倒,又似乎还能喝一两壶。

    这让一旁的司徒南郁闷不已,他现在肚子可是涨得难受。

    再喝两壶就是他的极限了。

    到时候,只怕没把人家灌醉,自己倒先醉倒了。

    “南……南哥,你……你怎么停下来了,我们继续喝啊!”凌笑迷糊地说道。

    司徒南现在怀疑凌笑是不是装傻的,可是看着凌笑那通红的脸,又觉得不像。

    不过,他也不敢继续和凌笑喝一去了,朝着他身后一招说道“你们都过来和笑兄弟多喝几壶”。

    司徒南的几个跟班立即走了过来,他们了解司徒南的意图,各叫了一壶酒,想车轮战将凌笑灌醉了再说。

    然而,凌笑却是淡淡一笑也朝着残豹招了招手道“我不行了,残豹你上,你和他们几个喝,别辜负了南哥的一番心意”。

    司徒南也不出言阻止,反正他的跟班多,对方只有一个。

    他就不相信他的跟班喝不过对方一人。

    这下,司徒南又错得更离谱了。

    残豹一上来就是一壶一壶地和他的跟班干着喝。

    很快,他一人却是独喝了十来壶,脸色没看出半点异状。

    倒是他那些跟班个个神情都发苦了起来。

    凌笑似乎看得很过瘾,在一旁说道“南哥,你……你的下人不行,这么多人,比不上我一人”。

    司徒南素来爱面子,听得凌笑这言语一激,立即对着自己的跟班叫道“给我喝,拼命地喝,要是不能将他放倒,你们就去死”。

    那些跟班得了命令,打了一个冷颤,也是卵足了劲,个个轮流与残豹一壶壶地干着喝。

    茶楼小二看得阵阵冷汗直冒,心里暗想“这回掌柜的老底都亏大了,这可都是一帮吃白食的狼啊!”。

    残豹居然连喝了七十壶酒,依旧面不改色,时不时对凌笑投去一个请赏的目光。

    反观司徒南的跟班已经有两三个口吐酒液晕倒在了地上,还有两三个勉强能站着继续喝,只是身心也开始不听使唤了。

    司徒南看得双眼发直,总算意识到遇上喝酒高手了,这回真是把脸丢到家了。

    当残豹将他最后两三个跟班都喝倒之时,司徒南直接无语了。

    “南哥,你的人真的不行啊,要不……咱哥俩再喝点?”凌笑抹现一把阴笑道。

    司徒南看着凌笑玩味的眼神,总算知道这次是上当被耍了。

    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凌笑道“这酒水改天我们再喝,不过……笑兄弟你得把你身边的未婚妻给哥暖暖床才是”。

    “南哥你这是啥话?喝酒和我未婚妻啥事?”凌笑装傻道。

    司徒南吟笑道“别给我装傻了,我乃重城少城主,今个哥看上你的未婚妻了,想讨她给我当贴身丫环,不知道笑兄弟意下如何?”。

    说罢,他一身灵师阶的威压朝着凌笑压了过去。

    他觉得凌笑不过是玄士阶的修为,给他一点颜色瞧瞧,相信知道该怎么做了。

    谁知道,他的威压就好像是绵绵的空气,居然没对凌笑造成半点影响。

    “南哥你这是要抢我的女人?”凌笑愣愣地问了一句。

    “别说得这么难听,本少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在重城谁不知道我司徒南的威风”司徒南应道,只是心里疑惑“难道这小子还隐藏了实力?”。

    “既然南哥开口了,我也没啥说的,正所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南哥要是喜欢就带去好了”凌笑大义凛然地说道。

    他的话刚落下,腰间却遭到了云梦琪的暗手,扭得他腰间的小肉都成一团了,疼得他都想叫出声来了。

    司徒南听了这话就高兴了。

    他还真以为凌笑识大体,或者知道他少城主的威名,乖乖将美女献上呢。

    “梦琪小姐,我带你去我家的城主府玩玩,那里风景最佳,床又大又舒服,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司徒南得意地看着云梦琪道,接着伸手想去将云梦琪拉起来。

    云梦琪乃高阶王阶的实力,一身气势并没有外放,司徒南境界又低,自然看不出她实力的深浅,只当她是一个普通女子,所以才敢如此胆大。

    就在他的手刚接近之时,云梦琪的娇手也伸出来了。

    只不过,她伸出来不是将手放在司徒南手上,而是抓住他的手臂冷漠道“肮脏的狗爪!”。

    她骂着的同时,手里微微一用力。

    咔嚓!

    啊!

    一道刺耳的骨折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

    司徒南被云梦琪扭断了手臂,又被推了出去,将那些桌椅撞得四处翻溅。

    司徒南抱着自己的手臂,脸上露出了疼痛之色,冷汗不停地狂流着。

    “你……你们快给本少滚起来迎敌啊!”司徒南对着他那些跟班大叫道。

    可惜,他那些跟班个个都醉得些猪一样扒在地上酣睡着,跟本听不到他的叫唤之声。

    凌笑笑呵呵地走到司徒南跟前很无辜道“南哥你没事吧,忘记告诉你了,梦琪她可是很厉害的,没伤着你吧”。

    凌笑说着的同时,还用力地在司徒南的受伤的手臂拍了几拍。

    司徒南又发出惊人的惨叫声“你……你给我走开!”。

    “啧啧,真是个没用的废物,把女人送给你了,都带不走,还好意思说你是重城的少城主,我呸!”凌笑非常轻蔑地说道,还在司徒南脸上吐了一口痰。

    居然敢当他的面想染指他的女人,那不是找死么!

    “打断他第三条腿,再给他写几个字,挂在酒楼上以敬孝尤”凌笑懒得理会司徒南,对着残豹说道。

    蓦然,司徒南居然咬着牙用另一只手朝着凌笑脖子抓去。

    看来他还没明白凌笑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呢。

    他还没抓到凌笑之时,就被凌笑抬起脚,将他踢得飞出远远的了。

    “不自量力的东西!”凌笑不屑道。

    残豹立即过去将司徒南的第三条腿给打断了。

    他的惨叫声几乎传遍了整座重城。

    不多时,司徒南被穿光了衣服,挂在了茶楼之外,在他身上还写几个大字“淫贼司徒南”。

    当司徒南刚被吊出来后,立即引来了周边的人跑过来围观。

    个个都在指指点点,脸上多是兴灾乐祸的表情,心里当真是爽快极了。

    其中,有不少是城主府的人看到。

    几名灵师阶侍卫从人群中窜了出来,欲将司徒南解救下来。

    可是,他们还没碰到人,就被一股强大的反震力给震得吐血身亡了。

    重城城主府内。

    一名侍卫慌慌张张地闯到了城主的屋子。

    他不停地惊呼着“不好了城主……不好了城主……”。

    司徒裴在屋子内正与三姨太做着最激烈的“战斗”。

    正在最关键之际,他听到下人这么一惊呼,身子打了一个冷凛,下身一泄千理。

    没得到满足的三姨太十分不满地扭动着身子嗲声嗲气道“奴家要死了,快给我再硬起来啊!”。

    可怜的司徒裴内心一阵哀嚎,他下面已经软得不能再软了,乍还能立即重振雄风呢,没有被吓得缩阳都万幸了。

    他大怒地跳下床,披了一件内衣,到了屋外二话不说,一掌将那侍卫人头拍落地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牐瑺-

    ,您的最佳选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