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情蛊的可怕

作者:我本纯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236章情蛊的可怕

    炼制四品丹药必须要四阶的兽丹,而凌笑抛进的正是四阶高阶兽丹,所蕴含的能量是三阶兽丹的数十倍,所花的时候自然更多。【牎?br

    />

    如果凌笑没有精神力之助,只凭他灵师阶的实力想要分解炼化兽丹是相当困难的,所需要的时间绝对是相当多,而且也没办法把那些扩散的灵力给给禁锢住。如此只会浪费了兽丹的能量罢了。

    如今凌笑的精神力已经今非昔比,精神力液化让他的精神力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所以精神力分化出数十把无形的小刀对兽丹进行分解,手中的魑魅蓝火焰更发挥了天火猛烈的优势,双管齐下兽丹不多时便被凌笑给分解了开来。

    不过凌笑的精神力也在这时候出现了力竭的状态。

    精神力立即出现不续的情况,那些被分解出来的兽丹灵力迅速被扩散了一部份,凌笑大急,幸好黑曜鼎依旧保住了大部分的灵力。

    换做是一般的药鼎,只怕凌笑所做的一切就功亏于溃了。

    凌笑轻松了一口气,立即吞了几颗丹药恢复状态。

    接下来便到了最关键,也就是最难的一个重步骤了。

    凌笑调动着全身的所有灵力,包括先天阴风珠、魑魅蓝火珠两大异物都给向着他源源不绝地提供了先天灵力。

    当凌笑已经达到最巅峰的状态时,他脸色一紧,双掌翻压而下,内体的灵气急速抽出。

    “给我凝!”。

    咻!

    全身灵力朝着黑曜鼎齐压而下,周边的空气都产生了细微的磨擦之声。

    砰!

    强大的灵气全部集中在药鼎之中发出惊天的爆炸声响。

    “不行,灵气还不够!”凌笑强压着翻腾的血液,看着只凝成一半的丹药,心中大急。

    “拼了!”眼看最后一步就要无功而返了,凌笑十分不甘心。

    于是,再一次调动了体内仅存的灵力,更命令识海之中的两大灵珠再次发力。

    “凝啊!”。

    砰!

    连续两声惊天的爆炸之声惊动了在房间中的祭司女,她心内一紧,立即掠出了房间。

    护在祭司女庭院中边的护卫瞬间赶了过来,他们生怕祭司女与附马发生意外。

    同时几名护法从几个不同的方向也掠飞了过来。

    “祭司女殿下没事吧?”一名护法看到祭司女后立即问道。

    “我没事,你们都退下吧”祭司女挥了挥手说道,接着便一头扎进了凌笑所在的房间里面。

    刚进到屋内,一股浓烈的丹药之味扑鼻而来。

    “附马你没事吧?”祭司女没空注意这些异状,立即朝着凌笑跑了过去问道。

    此刻,凌笑被震退了数步,神色十分苍白难看,不过脸上却挂着浓烈的笑容。

    “我没事”凌笑顾不得服下丹药,立即走到丝毫无损的药鼎前,把一颗精莹惕透的丹药给取了出来。

    “哈哈,终于成功了,成色虽然差了点,但是足够了!”凌笑看着手中的丹药大笑了几声,接着把药鼎收好后,直接服下了活脏还腑丹。

    祭司女完成没想到凌笑居然还是一名炼药师。

    虽然凌笑在这里呆了三个月,可是祭司女却不曾限制他的自由,任由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然而,凌笑一直足不出户,经常自己到这房间中,曾经她也想一探究竟,可是一想到是自己的附马,不应该做出偷窥他的举动。

    所以,她也一直不知道凌笑居然是呆在这里炼制丹药的。

    “难道他手中的丹药真可以驱途情蛊?”祭司女神色复杂地看着凌笑心里暗想道。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凌笑真的能驱除情蛊,必竟他已经知道她的秘密,她也算是对他敞开了心扉,内心已经接受了凌笑是她丈夫的现实。

    本来凌笑就一直没把她当妻子,如果让他驱除了情蛊,凌笑更加没有顾忌,他肯定会离开她的。

    一时间,她心乱了!

    其实,她忘记了,她爷爷大祭司会轻易让凌笑离开吗?

    祭司女见凌笑在打坐,于是悄然离开了房间,顺便带上了门。

    祭司女刚一转身,却发现自己身后却站着一人。

    “爷……爷爷!”祭司女微微惊呼道。

    “傻丫头,过来吧,我们好好谈谈”来人正是祭司女的爷爷大祭司。

    祭司女乖巧地点了点头,便上前扶着大祭司向着不远的庭院走了过去。

    “你和附马还没圆房?”大祭司坐在石凳上幽幽地问道。

    祭司女微微红着脸,不敢隐瞒,乖乖地点了点头。

    “你这孩子还是太善良了”大祭司轻叹了一口气道。

    “他心中还有挂念,他宁愿忍受噬心之痛也没碰我,他觉得这对他、对我、还有他心中的牵挂不公平”祭司女应道。

    “这小子心性倒是不错”大祭司在心中暗夸了一句,接着又道“想必你并没有催动过情蛊吧?”。

    “我……”祭司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你催动情蛊与他圆房,他一辈子就只是你的附马了”大祭司说道。

    “可是,爷爷我真的不想伤害他,他是无辜的,没必要为了我一个短命人陪掉他的性命,这对他不公平”祭司女摇了摇头道。

    “你们的因缘是天注定的,他能陪你一起走完两年,是他的荣幸”大祭司轻哼道。

    听了这话,祭司女沉默了下来。

    大祭司也没再纠缠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刚才那小子在里面干什么,弄出那么大动情?”。

    “他……他好像是在炼丹”祭司女应道。

    “炼丹?那小子还是个炼丹师?一品还是二品?”大祭司微微有些错愕道。

    “应该都不是”祭司女摇了摇头道。

    她刚想接着说,大祭司却先笑道“也对,那小子只不过双十年纪,能有中阶灵师实力也算不俗了,又怎么可能是入品的炼药师呢”。

    “不……爷爷,他……他可能是三品炼药师,甚至也有可能是四品”祭司女立即从旁纠正说道。

    “三品炼药师?这怎么可能”大祭司听了这话,立即站了起来叫道。

    “绝对没错的,那药力绝非一般一二阶的丹药可以释放出来的,哪怕是一般的三品丹药似乎也没那么大的药力”祭司女肯定地说道。

    祭司女此话一出,大祭司神色变得动容了起来。

    如果凌笑现在已经是三品或四品的炼药师,这也太妖孽吧!

    “难道是来自那地方子弟?”大祭司神色凝重地想着。

    “爷爷,你怎么了?”祭司女问道。

    大祭司轻晃了一下脑袋道“爷爷没事,对了,你知道他炼制什么丹药吗?”。

    “不知道”祭司女应了一句,接着又说“不过,他之前说已经找到克制情蛊的办法了,我想就是他所炼制的丹药吧!”。

    “哼,情蛊要是这么好克制,我们蛊祭族早就绝种了”大祭司不以然地说道。

    祭司轻轻点了点头似乎也赞同大祭司的话。

    情蛊是蛊祭族的一种神奇秘法,只有真正具有蛊祭族血统的人才能运用此法。

    情蛊又称为阴阳蛊,这是蛊祭族人从小便以自己精血喂养的一雌一雄蛊虫;如果是女子喂养的蛊虫就是以雌蛊为主,雄蛊为辅;如果是男子喂养的蛊虫就是以雄蛊为主,雌蛊为辅,任何为主的一蛊都可以控制命令为辅的一蛊。

    祭司女喂养的情蛊是以雌蛊为主,是以凌笑的雄蛊是以辅为主,只要凌笑心里挂念别的异性,他便要受到蛊咬,也就是噬心之痛。

    这一点凌笑已经深有体会。

    但是,他并不知道情蛊还有另一致命的一点。

    那就是主蛊可以时刻命令辅蛊发难,对受辅蛊之人造成折磨。

    也就是说,祭司女完成可以时刻利用情蛊让凌笑受到噬心之痛,那痛楚还会是平常的十倍,哪怕他不去想别的女人也是如此,同时,还会催到凌笑的**,使他丧失智志。

    到时,祭司女想要与凌笑圆房是轻而易举的事。

    到时后,凌笑就会彻底忘记他原来喜欢的任何女人,只会完成钟情痴心于祭司女不会再有二心了,而且祭司女某一天死后,凌笑也会步祭司女的后尘。

    主蛊死,辅蛊必亡!

    此点,才是情蛊的真正可怕,也是真正神秘的作用。

    蛊祭族人便是一直利用情蛊给族人延续夫妻忠诚的法门。

    蛊祭族也曾因此法揎住了不少强者留在蛊祭族,成为他们的族人。

    那时候的蛊祭族一度非常强盛,要不是后来因此法得罪了某一方大势力,差点便被毁族了,以至于落到现在这样只能偏居一隅之地,繁延生息了。

    所以,凌笑应该幸兴祭司女并没有催动情蛊,要不然他现在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祭司附马了,同时也会等到祭司女天蛊之体爆发身亡的时候,与她陪葬了。

    “对了,既然这小子是炼药师,你更不能放他走了,丫头,等他出来后无论如何都要用情蛊控制他知道吗?”大祭司想了一下说道。

    “就算控制他又有什么用,也不过是两年的时间而已”祭司女应道,接着她恳求道“爷爷,要不你为他驱途情蛊吧!”。

    “丫头,你傻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大祭司大声叫道。

    祭司女重重地跪在地上道“爷爷,我知道你从小到大一直非常疼爱我,但是这一次我求求你放了他吧,我不想让他与我陪葬,他是无辜的”。

    【牎?br/>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