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噬心之痛

作者:我本纯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232章噬心之痛

    一股甘甜的味儿从凌笑的口中传入,一阵淡淡的处子之香扑鼻而来。【牎?br

    />

    凌笑所有防线都溃败了。

    不管什么时候,凌笑最大的缺点便是遇上漂亮的女人,尤其是长得如此风华绝代的美女,他那里还能把持得住。

    谁知,他正要反击的时候,口中似乎流入了什么东西,往着他嘴里钻了过去。

    凌笑一把推开祭司女道“你弄了什么东西进去?”。

    “情蛊,以后你就是我的丈夫了”祭司女淡淡地说道。

    “情蛊?什么玩意?”凌笑不解地喃喃说了一句。

    接着,又是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子民们尽情地欢呼吧,让我们送祭司附马与祭司女进洞房”。

    全城城民又是一阵吹呼声,现场沸腾到了极点。

    紧接着,八名王阶强者抬着一座似移动行宫的莲花式的大床飞了出来。

    一时间十几名灵师阶的女人,手中提着花篮不提地散发着灿漫鲜美的花瓣。

    凌笑望着眼前的粉色大床铺,还有一阵阵淡淡的花香的味道,整个人都愣住了。

    “王阶强者抬来的花床?”凌笑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地想着。

    然而,还没等他回家神来,就被人抱着飞到了花床之中去了。

    凌笑睁大眼睛地看着抱着她飞进花床的祭司女,神情更加震憾了。

    “你……你已经达到王阶了?”凌笑不敢置信地问道。

    前眼的祭司女想必比他还要小一两岁吧,如此年青居然已经是王阶强者了,这天斌居然还比之获得了传承的云梦琪还要恐怖!

    祭司女并没有回答凌笑的话,而是静静地坐着,任由八大王阶把花床抬到了大殿之中的一处偏静的深幽庭院之中。

    这处庭院十分宽阔,在四周栽种了各种不知名的花草。

    看着这些花草,凌笑神经再一次被震惊得麻目了。

    凌笑深读《灵草录》仍然对这里的花草一知半解。

    不过,他倒是认出了两株毒草,一株三阶高阶黑雪蚕藤,一株四阶低阶的千年黑寡妇,另外还有几株毒草都在三阶高阶与四阶低阶之间。

    凌笑扫过一个角落,被一株开得正盛的蓝纹斑点花朵吸引住了,他忍不住惊呼一声“星幽蓝!”。

    凌笑从花床之上跳了下来,朝着那株灵草跑了过去。

    “果然是星幽蓝,太好了……太好了”凌笑完成忘却了自己的处境,望着眼前这一株蓝纹斑点的花朵狂呼道。

    “附马也知道星幽蓝?”祭司女从后了过来淡淡地问道。

    根据蛊祭城的习俗,祭司女已经是凌笑的妻子了,不管她是否真心的喜欢他,她也已经认命了。

    不过好在这家伙实力也不比最好争抢的那几人差,人长得也不懒,起码比那丑八怪要好一些,勉勉强强也算配得上她了。

    凌笑要是知道他堂堂西北第一美男子被人家想成只比魏影那八怪好一些而已,只怕他当场都要被气吐血了。

    “当然知道,四阶中阶毒草,随便一点点都可以毒死一头三阶灵草了”凌笑没注意到祭司女的称呼点头应道。

    祭司女美眸中透着点点异样的神色,接着问道“这星幽蓝对你有用?”。

    “有用,非常有……”凌笑还没说完,立即收住了嘴巴尴尬笑道“就随便看看”。

    他怎么忘记了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这星幽花可是四阶中阶的毒草,价值不菲,他就是想要也不敢在人家这里动手抢啊!

    “哦,反正这里以后都属于你,随便怎么看都行”祭司女淡淡说道。

    这时,凌笑猛然才想起自己莫明其妙地被别人当成了附马了。

    看人家这架势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不说清楚,这回当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商量点事怎么样?”凌笑认真地看着祭司女说道。

    祭司女说道“可以,不过先进房”。

    “乖乖,难道这妞霸王强上弓,那本少一世英名难道要折在这里?”凌笑内心怕怕地想着。

    不过,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祭司女进了屋内。

    房屋里面布置得极为喜庆优雅,屏风纱帘极为蒙胧飘渺,置在一头的那张两米多宽的大软榻,案头雕刻着一龙一凤相互缠绵,看起来活灵活现,床边置有一处千年檀木雕成的梳疏台,一面铜镜散发淡雅的光昏。

    凌笑进到房内,没来由一阵心慌“难道真要洞房?这……太快了点吧”。

    祭司女拿到一木檀台子前,拿出一酒壶在两只杯子上分别倒了酒。

    一股别样的酒香味充斥了整间房子。

    “药酒?”凌笑也常喝酒,仅闻了一下那酒香,便可以猜到祭司女正在倒的不是普通的酒,而是药酒。

    只是不知道这种药酒具有何等功效罢了。

    凌笑不由想道“难道是用来壮阳的?这不是藐本少的能力吗?真是的,等一下一定让你知道本少的厉害”。

    “附马,过来喝交杯酒吧”祭司女对着凌笑叫唤道。

    凌笑坐到祭司女身边,并没有接过她的酒,非常认真地说道“我觉得我有必要把事情说清楚一下”。

    虽说凌笑对美女极感兴趣,可是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也不想稀里糊涂地就**了。起码也让大家先坦诚说白明了才行,这对他和祭司女也是一种尊重。

    祭司女放下手中的酒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这已经成为事实了,你不面对也得对面,不然你或我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不说清楚,就算死我也不瞑目啊!”凌笑直言说道。

    他一定要弄明白这究竟是咋回事,难道就抛个绣花球就把自己给卖了吗?何况他正妻的位置可是要留给云梦琪的,怎么可能突然让给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呢。

    就在凌笑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蓦然心口传来一阵绞痛!

    啊!

    凌笑只觉得自己的心藏被什么给啃咬着,那种感觉痛得他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凌笑捂着胸口不停地在地上打滚着,这种疼痛比之火毒入体还要能受万分。

    要知道心藏可是任何人最脆弱的地方,而且还是人活下来的根本所在。

    祭司女眉头一皱,探下身子对着凌笑道“不要想别的女人,这样你的痛楚就会消失了”。

    “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啊……”凌笑咬着牙挤出了几个字,仍然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身子。

    他极力地运气灵气,试图使自己的痛楚减轻,可是这根本无济于事。

    不过,他却想起了刚才祭司女的话,赶紧强迫自己不再想任何女人。

    果然,凌笑心口的痛楚渐渐地减轻了,直至最后一点都不觉得痛了。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冷汗阴沉地对着祭司女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情蛊是我们蛊族的的订情圣物,你我已经为夫妻,双方绝对不能再想别的异性,要不然便会受到噬心之痛,刚才你肯定是想了别的女人,所以才受到蛊噬了”祭司女淡淡地解释道。

    她的语气中透着淡漠,仿佛听不出任何感情一般。

    “就是你弄进我嘴里的那点东西?”凌笑问道。

    刚才在广场外祭司女强吻了他,还弄了一点什么东西进了他的口中,让他吞了下去。

    “没错”祭司女没否认。

    “有没有办法把它给弄出来?”凌笑沉着脸问道。

    “一旦进入了你体内,它一生都会伴随着你了,只要你一心一意地对我,它是不会伤害你的,反而对你大有裨益”祭司女应道。

    凌笑听了祭司女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幽幽道“我再问你一次,有没有办法把它给我弄出来?”。

    “有办法,你可以找我爷爷帮你把它给逼出来”祭司女非常诚实地说道。

    “你爷爷,大祭司?”凌笑神情颓废地说道。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它控制着我”凌笑在内心不甘地说了一声,然后也不理会祭司女,直接盘坐了下来,打算利用自身的灵力把情蛊给驱除出来,或者把它给灭杀在内体。

    “别白费心了,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把它逼出来,它寄存在你的心藏之处,当你把它驱赶出来或者灭杀了它,你也就走到头了”祭司女再次说道。

    “不可能!”凌笑不相信地说道,然后立即调动起了三分归元气,所有的灵力朝着心藏蜂涌而去。

    一刻钟之后,凌笑再次颓废了下来。

    凌笑不甘地看着祭司女道“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有心爱的女人了,难道你还要坚持让我做你的男人?这对你一点都不公平不是吗?”。

    “不管你之前有多少女人,从今天起你会忘记她们的”祭司女幽幽道。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对你或是对我都很残忍吗?我们彼此勉强在一起会快乐吗?何况我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当真要这么糊涂在一起吗?”凌笑企图说服祭司女说道。

    他知道只要说动了祭司女,她肯定会为他向大祭司求情的。

    “这是上天的旨意,我也没办法去改变”祭司女神色依旧淡漠说道。

    凌笑恨得咬牙彻齿,可惜他却不能对祭司女动手,必竟人家是王阶强者,一只手都可以把他玩弄在手中了。

    难道本少就要栽在这里了吗?

    【牎?br/>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