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赶往城主府

作者:我本纯洁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188章赶往城主府

    凌笑与吉图找到了一边的休息区,一边品着上等的琼浆,一边听着吉图诉说着他的情况。【牎?br

    />

    果然如凌笑所猜的不错,吉图的家里有一位脚有问题的亲人,而且那人还是吉图的唯一的孙女,叫吉贝欣。

    吉贝欣是先天性的骨髓软弱,从出生到现在从没能站起来过。

    为此,吉图一直在想办法让她的孙女能重新站起来,他知道只有宗门的药峰的长老才能为她孙女炼制高品丹药,或许才有可能让她孙女有机会站起来。

    可是,药峰的规矩极为深严,要求炼丹的,必须自备丹药的灵草,而且还要同时多备一份,那多出的那一份则是给药峰长老的酬劳;除此之外只要有足够的玄晶也可以请药峰长老出手炼制;又或者对宗门做出足够的贡献,积累够足的积分也可以向宗门申请让药峰长老出手炼制丹药。

    吉图加入紫天宗几十年,他所需的条件基本上都可以满足药峰长老出手了,只是他向宗门申请药峰长老炼制丹药时,药峰那边以缺少主药材黄髓草为主,没有帮他出手炼药。

    黄髓草只是三阶中阶的灵草,并非罕见灵草,以药峰多年的累积,不可能没有的。

    其实,吉图知道那是药峰那边的借口罢了,或者说是柳东的刁难更贴切。

    因为二十年前,吉图刚当上紫天城的城主时,曾经教训过如今药峰的内门大弟子柳东。

    吉图没想到,这柳东一直怀恨在心。

    这次,他向宗门申请让药峰长老炼制三品丹药生骨丹,必须要经过柳东通报后,才可以为他炼制。

    谁知吉图等来的结果却是说缺少黄髓草而无法为他炼制生骨丹。

    吉图一看柳东的态度,就知道柳东根本没向炼峰的长老通报了。

    气愤之下,吉图打了柳东一顿。

    这下可好了,柳东向他师傅诸如常告状。当时柳东在药峰还比较得宠,所以吉图就倒霉了,药峰宣布不会为吉图炼制任何丹药。

    虽说诸如常并不能全权代表药峰,可是他说的话在药峰也是有几分份量的。

    这件事也导致了吉图一直没能进宗门成为内门执事,而是一直当着紫天城的城主罢了。

    这城主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在宗门内地位却并不高,吉图也只是有苦自知。

    当然,在若大的西北也不是只有紫天宗内有三品炼药师,在附近的焚地城内也有着一名三品炼药师,只是这炼药师胃口极大张口就要五百块下品玄晶,灵草还必须自备,还特别说明,炼制三品丹药没有什么保证,因为他也没有把握百分之百成功,要是炼坏了一炉灵草,他也不会负责。

    这些条件差点让吉图没背过气去,这等要求还当真苛刻。不过为了他的孙女,他也要想尽办法把需要的材料全备好再想办法了。

    不料,今天却能在这灵草堂遇上凌笑,而且凌笑还是药峰峰主的亲传弟子,得知这消息后,吉图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他知道,只要好好巴结好这年青人,自己孙女的脚或许有救了。

    凌笑对于吉图的事情遭遇深表同情,同时又暗自庆幸自己遇上这等好事,这下要替李狂虎炼制续筋生骨丹不是什么问题了,而且还能省下一大笔财富呢。

    “图老,你这事本是柳东不对,不过我们药峰可不是他一个说了算,要是图老你信得过我,先带我去看看令孙女,到时我可以将这事件告诉我师傅,相信我师傅是一个明事理的长老,你为宗门做了这么多贡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再者师傅他老人家也比较顺我的意,区区三品丹药,我想师傅他老人家肯定会为我炼制的,所以图老的事情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凌笑非常真诚地说道。

    “如此便多谢小笑了,如果事成,图老必有重报”吉图当即拱手称谢道。

    “图老你客气了,不过,丑话必需说在前,要师傅他老人家出手是可以,但是这灵草你还是必须备好的,必竟我也不知道我师傅手中有没有生骨丹的灵草,万一没有的话,这也不太好办了”凌笑先声明说道。

    解释一下,生骨丹与续筋生骨丹同为三品丹药,可是续筋生骨丹是生骨丹的升级版,效果自然更加效著,价值更加大。

    不过,一般人只知道生骨丹的存在,而续筋生骨丹则是在《炼丹诀》中记载,是药宗自创的一种丹方丹药。

    所以,一开始凌笑便猜到吉图所需的是生骨丹,而非续筋生骨丹了。

    “这个是自然,这几年老夫也凑了一份炼制生骨丹的灵草了,如今只要再得到这里的那株黄髓草,要凑足两份生骨丹灵草不是问题”吉图点头应道。

    他自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求于人,当然得显示出自己的诚意才行。

    只是,他并不了解凌笑,他不知道凌笑会不会是另一个柳东,万一贪了他的灵草又没帮他炼制到丹药,那可就冤大头了。

    可是,眼下别无他法,只能赌一赌了。

    如果真是看错人了,那也只怪他孙女的命不好罢了。

    凌笑自然能察觉到吉图的疑惑,当即提出要求去见一见吉图的孙女,看看实际情况,也好解去吉图的疑惑。

    在离去时,吉图还是去把那一株黄髓草给购买了下来。

    凌笑并不阻止,必竟在他眼中这黄髓草已经是落入他的手中无疑了。

    当吉图与凌笑一起到了楼下时,李狂虎与夏萱萱便迎了上来。

    吉图看着一瘸一捌的李狂虎,眉头便皱了下来,神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

    凌笑自然也瞥见了吉图的神情,也不去理会,先让李狂虎带着夏萱萱先回庭院去了。

    当李狂虎与夏萱萱刚走,吉图冷冷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图老,莫要着急,我们一边走,我一边给你解释”凌笑非常淡定地说道。

    吉图瞥了他一眼,当即按耐下心中的怒火,带着凌笑往自己家走去。

    凌笑这才不急不缓地向着吉图解释“狂虎是我刚收的仆人,上一届参加过外门弟子竞选,被人打断了腿,我觉得他为人不错,所以打算也让我师傅帮炼制生骨丹给他服用,不瞒你说,我今天来灵草堂也是为了你手上的黄髓草,图老,我并非想隐瞒你什么,一炉三品丹药可以炼制出两颗生骨丹,正好我要一颗,你要一颗,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当然,如果图老觉得我是在骗你的话,我现在就走,今天你就当没见过我”。

    说罢,凌笑欲转身离开没有半点做作的样子。

    听了凌笑的解释,吉图立即释然了,不过看到凌笑就要走了,心里着急了,两步上前拦着了凌笑的去路道“小笑别急啊,是……是老吉我错了,我……我不识好人心,你别往心里去,现在就一起回我那里取生骨丹的灵草,炼制出的丹药只要有我一颗就好了”。

    凌笑是药峰门下弟子这是不会错的了,那令牌可以不会造假,刚好凌笑又出现在灵草堂上,这肯定是药峰峰主给予的特权,不然以凌笑内门弟子的身份还没有资格上第三层,那可是需要五块玄晶才能办理的贵宾卡,一般人还真无那个资本。

    凌笑遇上他吉图应该只是巧合,况且他家里的孙女先天残废这事没多少人知道,他并不认为刚成为内门弟子的凌笑会知道。

    况且凌笑如果真要骗他的灵草,就不应该让李狂虎出现在他眼前,听凌笑的解释,相信凌笑不会是骗他的了。

    人家表面看上是占了他一颗丹药的便宜,但是丹药只要一颗便可以治好他孙女的腿了,多服也无用,所以多出一颗给了凌笑也无所谓,只要他孙女能站起来,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凌笑当然不会真的要离开了,他只想证明自己并不是想骗吉图罢了。

    两人很快便到了城主府,这里建筑地规模在城里算是比较阔气雄伟的,但是这只是在世俗人的眼中看起来好而已,对于真正修炼的武者来说,唯有天地灵气充郁的地方才算是真正的好地方。

    凌笑随着吉图一路进了府内,一路亭轩楼阁,小桥流水,假山花埔……环境唯美不凡。

    凌笑不由赞道“图老当真好雅致”。

    吉图知道凌笑说什么,当即应道“这都是为了我那孙女,她自小得了自闭之症,不肯与外界接触,只能把这里弄得好看些,让她陶冶一下心情罢了”。

    凌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当走到一处亭子前,一阵阵的筝鸣之声响了起来。

    吉图挥了一下手示意凌笑停下来,两人便静心聆听那古筝之曲。

    这筝曲声中透着涓涓悲哀之意,那音律似乎能勾动人心,仿佛从这音律中能看到一名美丽的少女正处在一个非常孤独寂寞世界当中,她渴望自由,向往快乐,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做得到,只能在孤独的世界中独芳自赏,却无人能体会到她的痛苦和伤哀。

    一曲终罢!

    凌笑不自觉地泪流满面。他从没想过会有人能弹奏得出如此感人肺腑的音律,他本是一个性格坚强之人,那怕是受多重的伤都不见得会痛得哭,可是,如今眼泪不自觉地流淌着,他确切地能感受到对方的孤单与寂寞。

    将心比心,如果自己是那个孤单寂寞之人,自己是否能坚强地活着呢?或许,他宁愿一死也不会那样活下去吧。

    “我们过去吧,她就是我孙女”吉图擦拭着老目的泪花,对着凌笑说道。

    【牎?br/>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