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驱魔人的故事

作者:胖子剥皮吃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茅山,睹星门

    元羊道人摸着身边青石云头盘龙柱,神情怅然,在他身边有一个三十多岁的道士,他的脸上有一块黑紫色云纹胎记,道士看着元羊怅然若失的模样,忍不住开口叫道“师叔”

    元羊这才被声音拉回现实,看着身边的道士,他轻笑一声,说道,“当初章从刚上山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在这个盘龙柱上玩耍,上蹿下跳就像个猴子。那时候不知道为此教训了他多少回,可他从来就不听。”

    “师叔节哀”道士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元羊,整个茅山都知道,元羊对于王章从的喜爱,可是谁曾想只是一次小小的除鬼,王章从居然就此身陨,眼前的老人没有打垮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节哀?章从尸骨无存,你让我怎么节哀?!”元羊强压怒火的看着道士,但是随即想到罪魁祸首依旧逍遥,冷声问道“你师父那边怎么说?”

    “师父还在闭关中,但是师父的意思是师叔于茅山责任重大,身份不同……”道士想着该如何组织措辞会比较好,但是话没说完,元羊一口打断,“你的这意思,我徒儿就白死了不成?!”

    “师侄不敢,只是师父说可派遣其他人将那厉鬼捉来,师叔只需坐镇茅山即可。到时候捉来厉鬼,一切处置都由师叔您来决定。”道士连忙解释道。

    元羊听到这话,眼眶忽得有些湿润,看着道士,冷笑道,“我自己的徒弟,就让我自己解决。告诉你师父,就不由他操心了。”

    “可是师叔离开茅山,这茅山大小事物怎么办?”道士不死心的劝谏道。

    元羊很是不满,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你是害怕我也被那厉鬼弄死?!”

    “师叔说的哪里话,只是厉鬼狡诈,此番谋害我茅山弟子,说不定已经离开了南京,师叔这一去怕是会扑个空”说到这,看着元羊面有犹豫,道士紧忙又说道“所以师侄认为,咱们可以派人追查清楚厉鬼踪迹,到时候师侄愿陪师叔同往为王师弟报仇!”

    元羊闻言沉默许久,最终长叹一声,“你说的有道理”

    此话一出道士面露喜色,但是随后听到元羊说道,“只是章从被害身故,我这做师父的怎么说也要亲自去那张府看看,否则我于心不安”

    目光灼灼的看着道士,元羊又道,“你放心,这次去如果那厉鬼确实逃逸,那我祭奠了章从便返回茅山。”

    此要求合情合理,道士再也没有办法拒绝,但是心中依旧有些担忧,毕竟元羊道人年级大了,而且精神遭受重创,如果出什么事那茅山恐怕会沦为修道界的笑柄。

    想到这,道士说道,“师叔所言甚是,那我陪师叔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人侍奉师叔您”

    元羊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带明思去就行了,一直也是他在服侍我的起居,你就在茅山待着吧。你身为师兄首徒茅山大弟子,我走之后山上诸事就交给你了”

    道士没想到元羊居然把监院的权利交到了自己手上,虽然只是暂时的,但对他却意义非凡,“师叔不可,师侄我经验匮乏,恐怕不能胜任”

    元羊瞪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婆婆妈妈一点没有你师父当年的风采,谁天生就有经验了?你身为茅山大弟子,不做表率今后何以服众?”

    道士连忙低头,唯唯诺诺的说道,“师叔教训的是,师侄记住了。”

    元羊满意点点头,转身欲离开,忽然想到什么,扭头说道,“我此去南京恐怕真如你所说,用不了几天就会回来,所以这件事就不要告诉你师父了”

    “师侄明白,不知师叔什么时候启程?”道士恭敬的问道。

    元羊目光远眺,攥紧拳头看着南京的方向说道“今天!”

    ……

    与此同时,南京城中上至豪门大户下到贩夫走卒,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要知道张家除了老大张松名外全家死绝,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上一次发生还是满清入关的时候,只是这一次罪魁祸首由人变成了鬼。张秀做得很到位,不仅将警备局的人吓跑,甚至还弄死了一个。这下子厉鬼寻仇的故事传遍了大街小巷,张家附近原本是富豪聚集,出了这件事,不到一天时间,周围所有的富商高官全部搬走,生怕厉鬼找上门。

    偌大的一条街道,此刻除了几只家犬畜生以外再无其他人,这倒是让唐石乐得清净。别墅中,任婷婷此刻坐在沙发上,她应该算是这条街上唯一幸存的人类了。

    看着一旁黑袍笼罩的唐石,任婷婷面色阴晴不定,眼眶泛红眼睛里血丝密布,显然是最近时常哭泣的缘故。这也可以理解,当初一行同学四人来南京游玩,眼下居然只有她一个活口,这种事情即便大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她一个小姑娘。

    但是除了同学遇难的伤痛之外,还有件事她一直想不明白。那天当她转醒之后,唐石便出现在她的身边,并且告诉她曹薇死了。当时好友遇难的伤痛让任婷婷忽略了其他。

    直到今天静下心来,她才隐隐觉得其中有些蹊跷,曹薇的尸体她见过,完全是一个年迈老人自然老死的样子。可是整个张家死亡的人全部都是干尸模样,为什么唯独曹薇例外。

    而且更让她不解的是,关于那天捉鬼的记忆她只限于张松声被绑住大叫,然后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再之后她就全都不记得了,她不知道张家人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不过有一点她记得很清楚,那就是曹薇说过,那天夜里她看见了唐石。

    也是这个清晰的记忆让她脑中各种念头丛生,此刻唐石身处张家似乎更加印证了曹薇的话,只是唐石为什么出现在张家,他和张家众人之死又是什么关系呢?也是这些疑虑丛生,这才让任婷婷有胆子继续住在这座凶宅中。

    “想什么呢?”唐石看着任婷婷愁云密布的神情,声音温和的问道。

    “没,没什么”任婷婷有些慌张的说道。

    唐石见状微微一笑,起身来到窗边,窗外已经看不见那尸横遍野的场面。曹薇再任婷婷见过之后,唐石难得的吩咐王章从在后园下葬。至于其他人的安葬却是另有其人。说起来由于这里成了凶宅,所以无人敢来。后面还是张家唯一幸存者张松名出重金且强烈要求,警备局这才派人来将后园里张家尸体收殓。

    至于别墅里是何状况,死了多少人,警备局的人说什么也不进去。后来张松名发现张家人全数都在,也就没有继续要求。任婷婷不知道,正因为无人敢进别墅,所以在警备局的备注上,她已经和曹薇一样是死人了。而警备局正在着手将这一噩耗通知任婷婷四人的学校。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些日子我一直没和你说起此事,所以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对不对?”唐石忽然转身,目不转睛的盯着任婷婷说道。

    话既然挑明了,任婷婷也不回避,索性承认道,“是的,我很好奇唐大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那日曹薇说曾经在后园见过唐大哥,那么我那天夜里看见的那个黑衣人是不是你?”

    唐石看着她,耸耸肩,大咧咧的说道,“没错,正是我。”

    任婷婷显然没想到唐石这么大方就承认了,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愤恨,“没想到真的是你,这么说所有人都是你杀的?!”

    没想到这话一出口,任婷婷却看见唐石脸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情,心中疑惑的她只听见唐石说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不是我,张家人也不会死。所以你说他们是我所杀也是合情合理。”

    任婷婷闻言一怔,登时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唐石长叹一声,转身背对着任婷婷,悲苦的语气和轻松的神情格格不入。只听他说道,“你还记得我说我是算命先生吗?其实准确的说我是驱魔人,张家厉鬼实际上是我一手主导的一场戏。”

    接着唐石编撰了一个曲折悲苦的故事,一个自他发现任婷婷醒来却失忆后腹稿许久的故事。在故事里他是驱魔人,因为火车上发现张译面带死气所以特地调查了张家。调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原来张家隐藏着一个妖魔,这个妖魔平时潜伏在张家老爷张世文的体内,利用张世文的身份吸食人血和精气。唐石发现这个结果大吃一惊,由于某些原因唐石不能出手,好在这里距离茅山很近,于是他安排自己的鬼仆附身张松声引来茅山道士。

    可谁知道那妖魔太厉害,茅山道士被他蒙蔽,眼看自己鬼仆身死,他不得已现身,接着就是老套的大战三百回合,妖魔凶残杀戮张家人,他最终虽然斩杀妖魔却没能将挽回张家人的性命。

    “你……你说的是真的?”任婷婷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唐石语气凄冷的说道“你若不信,那可将我送官法办,我绝不反抗”

    听着这话,任婷婷终于有些动摇,“可是……可是这事情太离奇,只你一人,又没有旁证……”

    话没说完,唐石赫然转身,直勾勾的看着她,“你想看旁证?”

    任婷婷重重的点头,“没错,只有看见了我才能相信”

    唐石露出诡异的笑容,“那你可别后悔!”说罢他对着空气说道“你们出来吧”

    话音落地,原本空荡荡的房间中,突然多出一人一怪,正是张秀和王章从。这突兀的一幕吓得任婷婷差点晕过去,唐石连忙上前抚慰,“别害怕,他是我的鬼仆,你再看看,那个人是谁?”

    任婷婷躲在唐石身后偷偷看去,虽然王章从全身被鳞甲覆盖,但是模样依稀能够辨认出来,任婷婷看清楚之后,大惊“你是王道长?!”

    王章从苦笑一声,“正是贫道,刚刚惊吓了任小姐实非本意,还望小姐见谅。”

    到此时任婷婷已然相信了八成,抬起头看着唐石苍白的肤色和棱角分明的五官,她细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道长怎么变成这样了?”

    唐石轻轻推开任婷婷,说道“那场大战虽然斩了妖魔,但是王道长却被魔气入侵变成这副模样,其实不止是他,驱魔人大多如此”

    任婷婷敏锐的发现唐石话里有话,“唐大哥,难道你也……”

    唐石温柔的看着任婷婷,说道,“没错,我也是一个被魔气入体的怪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