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大起大落方悟人生真谛

作者:张太玄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老鼠这一篇有些长,所以放完后我问问你们,是直接走剧情把这个当做番外还是在剧情中穿插。)

    老旧的街道,行人寥寥无几,路两边掉漆的墙上被红色油漆画上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一间木雕店在这死寂的街上静静地开着,匾额上的四个字龙飞凤舞--三生木雕。

    这家店的老板卓文穿着中山装,年过五十头发却依旧黑亮,拿出一条小板凳,坐在店门口。他的手上拿着一块椿木用小刀细细雕琢,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个栩栩如生的仕女就被雕刻完成了。

    金鹏康看到这尊仕女雕像,脸上却没有高兴的意味,叹了一口气,将仕女雕像放入了玻璃柜台之内,摆上了标价-5000。

    其实金鹏康并没有觉得还可以将雕像卖出去,这是高端艺术品,一般人没钱去享受,所以当年跟着父亲学手艺的时候,父亲就跟他说过了:“宁愿一件也卖不出去,也不能降低价格,这是对雕像的不敬,也是对我们自己手艺的不敬。”

    所以金鹏康凭借自己的手艺闯出了一片天,几年前在木雕界都是赫赫有名的宗师级人物,闻名前来拜师的人数不胜数,门庭若市。

    那段时间是金鹏康最辉煌的时候,基本上到哪里都有人尊称他一声“金老爷子。”听的他很是受用,也正是从那时起,金鹏康失去了木雕的精髓,整天忙碌在宴会之间,同时由于过于享受而忽略了家人,导致妻子置气出走,一去不复返。

    金鹏康原本每天需要练习两个时辰的手艺就此荒废了,没过多久,他雕出来的木雕失去了精髓,不在像之前一般栩栩如生,如同活物。本来这只是一件小事,毕竟以他的地位,哪怕没了精髓也是一件好的作品,名利之下,也不愁有买家。

    但是,九月九号那天之后,他的人生就被改变了,他对手的徒弟用木雕挑战了他,本来以为只是一场碾压局,但是没想到真的是碾压,只不过被碾压的是他。

    他着实没想到,那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够雕出富含灵韵的木雕,而他的没有任何神韵,像是一堆泥土,毫无美感可言。

    手艺界最重名气,金鹏康败在对手弟子手中,这件事情短短几天传遍大江南北,同时因为他的手艺退步让许多想要踏着老前辈出名的人纷纷上门,无一例外,他都败了……

    自此以后,在没有人来找他定制木雕,他的妻子也已经找到了新的家庭,和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在这几年中,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什么叫做门可罗雀,他几度产生寻死的念头,但是最终都放弃了,不是因为恐惧死亡,而是因为他放不下这家店,这家从他爷爷手中传下来已经有百年历史的老店,承载着他的青春,和他一同度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

    也正是从这个念头升起之后,他重新开始练习木雕,每天就坐在店门口认真的雕刻,因为没有客人,所以他都是从早上一直练习到半夜。

    也正是这时候,他失去的神韵又回来了,每一个雕像都有了自己的灵魂,但是他并没有任何想要出名的想法,也不想用这些雕像去证明自己,只想与木雕为伴,度过自己的一生。

    似乎上天并不想让他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余生,给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整条街道都要拆迁。

    如果是以前,他凭借着自己的名气,动用一些关系,还能将这件事情搞定,但是如今,没有人会理会一个过气的老头,更何况这件事情中还有他的老对头从中作梗。

    如今大部分商户或者住户都已经搬走了,虽然承包商派人来和他谈过价钱,也出了极高的价格来诱惑他,但是他都放弃了,因为这件老店已经成为了他的寄托。

    金鹏康坐在小椅子上看着原本人来人往的街道变得空无一物,目光间隐约闪动着泪光,但是又消失不见,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夕阳慢慢落下,橘黄色的光辉洒在他身上,一点点消失,像是在和他道别。

    “老板,你这里可以做木雕吗?”

    一个浑厚的声音打断了金鹏康的沉思,抬起头,一个黑袍人站在了他的身边打量着店内的木雕。

    金鹏康嘴角微微翘起,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客人,微笑着说道:“可以,你要定制什么木雕?我这里价钱可不便宜,而且不还价。”

    这是金鹏康的准则,也是从爷爷那里一直延续下来的传统,一个木雕有着它的价值,不能高也不能低,用心去感受,去聆听,让它自己给自己定价。

    黑袍人听了没有任何的反应,黑袍遮住了全身,看不清样子,只有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个男的。

    “老板不用担心我赖账,你给我做一个木雕,我用这个东西付账。”

    黑袍人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拿出一个金色光团放在柜台上,问道“老板,用着东西来付款你可满意?”

    “这这这……”

    金鹏康看到光团的第一眼,心中就涌起了渴望,迫切地想要拿到光团,可是这神异之事又让他有些害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板放心,这是你的报酬,不管你雕的怎么样,我都会付账。”黑袍人调笑了一句,转身走出了店外。

    金鹏康一看急了,连忙追出去,朝着黑袍人离去的背影大声喊到:“你要做什么木雕还没跟我说啊。”

    “雕出你心中所想,到时候我会来拿!”

    “心中所想……”

    金鹏康喃喃道,顿时定在原地,双眼失神。

    随后,他一步步踏进店内,将门窗关上,从材料库房中找出了当年爷爷留下的一块小叶紫檀木,大约两米高,木头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金鹏康将金色光团放在手中间把玩了一会,只能隐约看见一只金毛老鼠在光团中央玩耍,在看到他的目光之后,露出了人性化的眼神,似乎在打量自己。

    就是打量!

    金鹏康发现这只小老鼠似乎对自己比较满意,点了点头,继续在光团中到处乱跑。

    是我眼花了吧。

    金鹏康心想,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要这个光团,像是被鬼迷了心智,可是要让他放弃,又做不到。

    将光团收入怀中,淡淡微弱的金光逸散进他的身体,顿时感觉年轻了不少。

    金鹏康虽然心中奇异,但是年纪大了之后,越来越相信命运和轮回,觉得这是上天注定,也不去深究,毕竟已经半步迈进了鬼门关,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也吓不到他,倒是能让他在这枯燥的生活中增添一份乐趣。

    金鹏康抛开杂念,燃起一柱檀香,淡淡的香味让他心神宁静。

    金鹏康脑中思绪万千,最后定型在一个模样,深思熟虑之后,下定了决心,拿起刻刀和小木凿,小心翼翼地在这传承了三代人记忆的木头上雕刻起来。

    铛铛铛!

    店内响起了清脆的敲击声,还有刻刀与木头摩擦发出的滋滋声,木屑在空中飞舞,慢慢地飘落在地上,一尊雕像就这样在金鹏康的手中慢慢成型。

    一直到凌晨三点,雕像才被完工,金鹏康困意涌上心头,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慢慢睡着。

    怀中的光团在他睡着后慢慢散发出光辉,光团中央的老鼠眼睛贼溜溜地转,看到了成型的雕像之后,眼中出现贪婪之色,一道金色神光射到了雕像之上。

    咔咔咔!

    木屑掉落的声音响起,清脆但不吵闹,没有影响到依旧处在熟睡之中的金鹏康。

    (你们觉得雕像会是什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