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成魔(两章合一五千字大章)

作者:张太玄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阴云覆盖了整个天空,虽然凉爽,但也带来了一丝压抑。

    孙府外,一片热闹祥和的景象,所有人都在忙碌,孙府内外都长挂上了红色的绸缎,仿佛是红色的海洋,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侍女们端着佳肴小心地摆放到桌子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毕竟这可是孙府老太爷的八十大寿,要是出了什么纰漏,被打一顿都是轻的。

    孙家少爷孙文光提起裤带,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啜泣声,呸了一声,不过想起这女的刚刚的拼命反抗和最后的绝望呆滞的眼神,孙文光心中痒痒,恨不得再进房间来一次,但是今天可是老太爷的大寿,没办法缺席,只好放弃。

    孙文光嘿嘿笑了两声,隔着房门对着里面说到:“小娘子,等我回来再继续好好宠爱你。”房间内没有回复,孙文光也不生气,吩咐两个侍卫好生看守,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到庭院,期间也不忘调-戏一下路上的美貌侍女。

    孙家老太爷坐在首位,看到孙文光制服样子,冷哼一声,道:“文光,你怎么还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听说昨天你又抢了一个民女回来,还是他人之妻,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孙文光一件不对,立马收起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凑到老太爷身边,乖巧的说道:“太爷爷,怎么会是我抢的,是那个女的自己粘上来的,我看她还有几分姿就带回来了,太爷爷你最疼我了,肯定不会怪我的是吧。”

    孙老太爷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但也狠不下心责罚,比较他这嫡系只有孙文光这一只独苗,哪怕他再没用,也是嫡系子孙,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好了,你坐下来吧,下次不要在搞这些事情了,官府处理起来也挺麻烦的,虽然不怕那些泥腿子,但是也要小心他们狗急跳墙,我到时候叫人去处理一下那家人。”

    孙老太爷年轻时也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年纪大了以后很多事情都看淡了,轻描淡写间就决定了一个家庭的命运。

    “太爷爷,你对我太好了。”孙文光似乎想到了晚上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女人时,她会是多么的绝望,到时候再以此要挟他好好侍奉自己,那感觉应该很不错。

    半柱香之后,寿宴开始,高朋满座,来往宾客个个衣着光鲜,在笑声中开始了这场寿宴。老太爷坐在首位,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拄着拐杖敲打了几下店面,声音不大,却让所有听到的人安静了下来。

    老太爷眉毛一抖,笑嘻嘻的说道:“今天是我老头子的八十大寿,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为我这这个老头子贺寿。”

    “能给孙老太爷祝寿是我们的荣幸。”一个宾客突然出声恭维道,边上众人也纷纷应和。

    “哈哈哈,既然如此,老头子也不多话了,大家........”孙老太爷听到别人的恭维,眼睛眯起,正想开始寿宴,剧烈的撞击声打断了他的话。

    众人向着门口看去,一个孙府的家丁倒飞进来在地上,胸口处一个巨大的凹陷,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发出一声哀嚎,昏死过去。门口一个两米高的汉子走了进来,目光森冷,扫视了在场的众人,让他们如坠寒冰地狱,不禁打了个寒颤。

    大牛看着这一片红色的喜庆场景,心中愈发冰冷,看到坐在桌子旁的孙文光,心中的愤怒再也无法抑制,怒声质问道:“孙文光,快点将我的妻子交出来,不然我必将血洗你孙府上下。”

    “哈哈哈哈哈,血洗我孙府,本以为是什么强人,结果就是个傻子。”孙文光笑的喘不过气,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泥腿子,不屑的说道:“来人,讲他抓起来,我要让你看看我是这么玩你妻子的。”

    此话一出,边上宾客的脸色全部有些难看,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孙家少爷纨绔,但没想到这孙文光竟然会在众人面前说出这种话,只不过碍于孙老太爷的威势,只能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一眼大牛,似乎依旧看到了他悲惨的命运。

    “还不快去把他抓起来。”孙老太爷脸色阴沉,孙文光这句话着实败坏孙家名声,但是既然说出口了,就一定要说到做到。

    孙老太爷下令后,上百个持棍的家丁朝着大牛围过去,其中一个家丁用力挥下一棍,目标正是头颅。

    大牛双目变得赤红,体内的血气不停涌动,像是一只猛虎在咆哮。

    他看见迎面而来的木棍,一拳挥出,竟然直接打碎了木棍,但是他并不想就此收手,向前一步,右手上青筋暴起,显得极为吓人,砂锅般大小的拳头打在家丁头上,只听见咔嚓声,这个家丁的脑袋在这股巨力下颈椎断裂,脑袋以一种神奇的方式扭转到背后,眼睛瞪大,轰然倒地。

    一拳又一拳,没有任何技巧,只是用力地挥出,这些凶恶的家丁在大牛眼中不过虚张声势,他们的肉体甚至挡不住他的一拳。在他的拳头下,一条条生命被收割。

    噼里啪啦!

    宾客们看见这血腥的一幕,开始逃窜,也不顾什么礼仪,只想跑的越远越好,一刻都不想再留在孙府之内。

    “啊啊啊啊!来人啊,快将这个邪魔抓住。”老太爷眦目欲裂,胸腔仿佛被大石压住,喘不过气。

    他的寿宴竟然被一个泥腿子破坏了,这让他颜面尽失。老太爷失望地看了一旁被吓得不停颤抖的孙文光,再次对着其他赶来的家丁命令道:“抓住他,赏金百两,去除奴籍。”

    在这金钱的诱-惑下,虽然心中害怕,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次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跃龙门的机会,虽然这个大汉凶威赫赫,但是自己这方人也不少,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打得过这么多人。怀着这样的心思,一个个家丁冲了上去,挥舞着棍子向着大牛打去。

    大牛眼中的猩红光芒愈发浓烈,血气运转到表皮上,不躲不避的看着那棍子朝自己打下来。家丁们心中大喜,手中的棍子丝毫不留余力,用力打了下去。

    啪!

    并没有他们想象之中的劈开肉绽,反而手中的木棍在一股反弹力中出现了裂纹,最后断裂。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中,大牛一只手抓起一个家丁,举在空中挥舞,然后狠狠地甩了出去,砸在墙上不省人事,看情况活下来也难了。

    大牛一拳打死一个,血气在不知不觉间也被消耗了大半,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二十几个家丁竟然都被他活生生打死,大牛身上染血,衬托的如同魔神一般。

    他上前抓起孙文光的衣领,在他的拼命挣扎中将他高高举起,猩红的光芒像是一把刺刀,狠狠地刺进孙文光的心中。孙文光全身不自觉的开始颤抖,突然,身下一凉,孙文光竟然尿了出来,腥臭的味道弥漫在身上。

    大牛并没有在意,开口道,声音冰冷,“将莹莹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孙文光本就是欺软怕硬之人,看到大牛眼中的杀意,明白这并非是开玩笑,立马朝着孙老太爷喊道:“太爷爷快点让人将那个女的从我房间之中带出来,我不想死啊。”

    孙老太爷心中愤怒,但是知道自己的实力无法对抗这个凶神,吩咐边上的侍女去将那女人带出来,同时让她去官府叫人。

    大牛举着孙文光,想起马上就要救回莹莹,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和柔情,闻到身上弥漫的血腥的气味,胃里一阵反胃,但是为了震慑这孙家人,只能保持着冷漠凶恶的模样。

    过了一会,侍女回来了,神色慌张,身后却没有跟着他的妻子。突然大牛心中突然一痛,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马上,他就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两个家丁抬着一个担架走了进来,但加上蒙着一块白布,他们看到大牛脸上的杀意愈发浓烈,立马放下跑了出去,担架上的白布被风吹起一个角落,露出莹莹雪白如纸一般的肤色,脖颈处有着红色的勒痕,双眼瞪大,死死地看着天上,竟然是死了都不瞑目。

    大牛愣愣地扔掉手中的孙文光,扑倒莹莹尸体边上,轻轻地抚摸着莹莹的脸,指尖感受着透骨的冰冷。

    大牛再也忍不住了,鼻涕眼泪一同涌出,哭得像个孩子,一边哭,一边抱住莹莹,喊道:“你为什么会死啊,不是说好要相伴一生的吗,快点醒来啊,我得到仙缘了,我们可以过上好日子了,不用在省吃俭用了,你也不用羡慕的在路边看着别人穿漂亮衣服了,我说过会给你幸福的,你为什么不守承诺,自己先走了。”

    孙文光也不顾不得屁-股发痛,趁着大牛处在悲痛之中没有在意他,连忙起身向外跑去。

    这时,一群官兵冲了进来,看到抱着尸体的大牛,在孙老太爷的示意下,举着刀向大牛冲去。

    “我本想安分守己,但是天欲逼我,人要杀我,既然退无可退,我便成魔,用血铺出一条路。”

    大牛身形再次暴涨,全身骨骼嘎嘎作响,肌肉开始扭曲,体型变到两米五,面目狰狞。体内运转的武道法决经脉的运转发生了变化,竟然开始了逆流,原本红色的血气变得漆黑。

    漆黑的内力在体表之下快速流通,原本黝黑的皮肤变得如同焦炭一般,配上他那两米五的个子,像是地狱中走出的恶鬼。

    大牛身形变化之后,思想中充斥者暴虐和杀戮,巨大的手臂在空中挥舞,打飞了十几个围上来的捕快,随后踏着大步朝着人群中走去。

    砰砰砰!

    刀锋劈砍在他的身上,仿佛击中了铁块,砍破表皮之后被死死地咬住,无法再往下砍,也无法拔出。

    大牛歪了下头,看着这个还在尝试着将刀拔出的家伙,突然有了一股食欲,像是一块美味的红烧肉,想到这里,大牛的嘴角流出口水,暴食的欲-望控制了身体。

    在捕快惊惧的目光中,大牛撕下一条手臂,几滴鲜血溅到他的脸上,细长如蛇一般的舌头将血液舔掉,一股前所未有的美味从他的味蕾爆发,咔嚓几声,一整条手臂都被吃下了肚子,浑身颤抖,大脑开始愉悦。

    这时,他的眼中除了仇恨多了贪婪,是一个吃货对于美食的贪婪,在场的所有人在他眼中变成了一道美食。

    看到这怪物竟然开始吃人,剩下的捕快们开始后退,毕竟为了点微薄的薪资,没必要把命都搭上。

    躲在捕快身后的孙文光两腿不停的打颤,心中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个恶魔。

    但是还没等他后悔多久,一个巨大的身影走到了他的面前,此时孙文广才发现,原本在他身前的捕快们竟然全部跑完了。

    “这这这……我真的没有杀她,是她自己自杀的,与我无关,放过我吧,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再送你十个行吗。”孙文光闻着面前怪物口中的血腥味,一下子崩溃了,哭喊着求饶。

    “欺软怕硬,没有了孙家的保护,你只不过是一条蛆虫。”大牛目光愈发不屑,巨大的手掌捏住孙文光的头,慢慢地将他提了起来。

    铜铃般大小的双眼贴紧孙文光的脸颊,细长的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过他的左脸,留下一道血线,阴冷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我会一点点把你吃掉,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我死去的婉儿。”

    说完,孙文光下腿一阵剧痛,然后失去了知觉,双目开始模糊,隐约见看到一只怪物在啃食两条腿,似乎,就是自己的。

    “啊啊啊,放过我啊。”孙文光拼尽最后一口气,发出求饶,但是他的痛苦只会给这只怪物增添愉悦,没过多久,失去四肢的孙文光因为失血过多断气了,而大牛却像是被恶魔夺舍了一般,将人类视为食物,一点点将孙文光吃完,吃下最后一口,还打了个饱嗝。

    边上的老太爷早已被这炼狱般的情景吓傻,在看到孙子被吃了之后,受不了这打击,心脏骤停,双腿一蹬,在这片院子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步。

    复仇成功的大牛,心中的恶念慢慢褪去,他的心中并没有所谓的快-感,反而多了一丝人性的谴责,他,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吃人的怪物。

    失去了恶念的大牛,体型开始缩小为原来的样子,狰狞的面目开始变得和善,变回了原来憨厚农夫的样子。

    “大牛哥,你……”王坤急匆匆地赶来,结果刚走进孙家大院,就看到了这炼狱般的场景,还有站在血泊中,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大牛,不禁有些害怕。

    “都是我-干的,官府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准备带着父亲和我女儿逃到边塞去了。”

    大牛一把抱起莹莹的尸体,淡淡的回道。

    王坤看着落寞的大牛,心中有了决断,拍了拍胸口,对着大牛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我孤身一人,在哪里都一样,与其在这里平庸地生活,不如跟你去闯荡了。”

    “好兄弟!”大牛眼眶开始湿润,不知道该怎么谢谢这个在自己最落寞的时候还愿意陪伴自己的兄弟。

    最后,大牛看了一眼躲在远处暗中观察的捕快,仰头朝天说到:“既然这里容不下我们,那我就去打出一片天空,从今往后,我不再叫大牛,我是牛魔。”

    “霸气,那我就叫判官吧。”王坤嘿嘿笑了两声,看到好友振作起来也松了一口气。

    两人在众捕快的注视下抱着尸体离去,渐行渐远,留下只剩残骸遍地的孙府大院,还有一些躲在角落中被吓傻的丫鬟。

    一个叱咤了近百年的孙家,竟然被毁在一个人手中,起因竟是一个纨绔子弟的玩乐之举,真是命运无常啊!

    从这一天起,所有人都知道了仙人所传授的武道竟然可以以一敌百,纷纷开始寻找得到传授之人,掀起了学武的热潮,同时也开始约束家中的纨绔子弟,千万不能落得像孙家一般的下场。

    殷阙坐在后花园,听道这件事情之后,神色凝重,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同时写下一道诏令--全国通缉大牛,如能抓到,必有重赏。

    从这一刻起,个人武力决定一场小战役的时代被一个复仇者拉开了。

    …………………………

    “有趣,很有趣,之前促进妖的诞生,现在又搞出魔,这个世界似乎水挺深啊。”许乐盘坐在莲台上,听着黑影武士的回报,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世界果然有着大问题,他似乎有了足够的自我意识,这么多的安排,这是想要一口吃成大胖子吗!”

    本来只是派黑影武士去记录一下这些得到武道传承的人的经历,结果没想到这个可怜的家伙在世界的诱导下成魔了。

    不过这也不奇怪,练气士的修炼功法是为了成仙,而在途中也容易道心破裂堕落成魔,虽然传授他们的是被删减了不少的功法,但是本质却没有发生变化,所以成魔也不奇怪。

    “我倒要看看你要什么时候才出来!”许乐闭上眼,继续巩固境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