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色心未死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之前我认定那个母亲之所以胡搅蛮缠,不过是为了让医院多陪她一些钱而已。

    但是现在我想,她的胡搅蛮缠,固然有贪财的成分在内,但可能更多的原因,是她不敢、也不愿承认,那三天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已经不是他们的儿子。——或者说那三天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已经不是他们活着的儿子。

    想想看,明明儿子能走能动,可事后发现儿子早就已经死了,哪个当父母的能够承受这种打击?又有哪个当父母的能够接受这种可怕到残忍的事情?

    而我们一再来做调查,其实也是一种残忍。

    所以我没再多说,也没有给姓刘的男人任何结论。

    而当姓刘的男人流着眼泪问我:“同志,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儿子……那几天到底死了没死?如果没死,为什么他一句话都不跟我们说,一声爸妈都不肯叫?可如果死了,那个……在我们面前能走能动的,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叹一口气,安抚地拍了一拍姓刘的男人的肩膀。

    “我们做警察的不该信鬼信神,但我想,如果那真是你儿子,他一定是舍不得你们,所以才又回来陪你们三天!我想你们应该好好的将他记在心里,不要再跟医院纠缠不清了,那对他来说,也是罪过!”

    我这话其实并非出自真心,因为我并不相信是他们儿子死而复活。但像这样的话,却是对父母最好的安慰。

    “是是是!是是是!我就知道,一定是我们儿子舍不得我们,所以回来陪我们几天!我跟他妈说不要跟医院混闹,他妈就是不听,真要给儿子惹下罪过,可就糟了!”

    姓刘的男人满脸感激,一边连连点头,一边双手握住我手用力摇晃。

    在我跟姓刘的男人说话的时候,孟响已经走下楼来,不过她没有打搅我们,而是静悄悄地站在一边。

    直到姓刘的男人上楼去了,孟响才问我:“你真觉得是他们儿子回来多陪了他们三天?”

    “我只是为了安慰这个当父亲的而已!”我回答。

    “那你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说不清楚!”我摇一摇头,“很可能……真是有什么东西,借用了死人的身体吧?”

    “这话说得好瘆人!”孟响说,面露苦笑。

    我也觉得瘆得慌,可事实就在眼前,我们想不相信都不行。

    “那我这个调查报告该怎么写?”她又问。

    “我想雷局长之所以会让你接手这个案子,肯定是因为你跟我本来就经历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你只要将实情告诉给雷局长,报告该怎么写,听雷局长的就行了!何况姓刘的已经被我说动,如果他能够劝动他妻子,不要再跟医院胡搅蛮缠,那你的调查报告其实怎么写都行。”

    孟响明白我的意思,不过她还是多问一句:“那我们就不继续调查下去了?”

    “无从调查!”我摇一摇头,“幸好现在并没有死伤事件发生,我们只能希望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但愿吧!”孟响叹息一声,正想启动车子,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孟响掏出手机接听,突然之间面色大变。

    “怎么啦?”我忙问她。

    “又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而且这次涉及到一桩儿童绑架!”孟响说,无暇跟我多做解释,急忙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原来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有一个危重病人,昨晚已经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的妻子跟其他亲属都守候在他的病床前,等着送他最后一程。

    却不料到了早上天快亮的时候,他却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丢下其他亲属不管,只认准了妻子,要妻子马上带他回家。

    他妻子见他好像很有力气的样子,狂喜之下,当即跟家里其他人交代一声,便带了他坐出租车一同回去,只说明天早上再回医院。

    谁知一回到家里,这病人看见妻子脱了衣服,就想跟妻子亲热。他年纪轻轻突患重病,他妻子又何尝不想他?因之也帮他脱了衣服,本来想让他先洗个澡再说,却不料衣服一脱,他妻子却发现很不对劲。

    她看见自个儿男人身上不仅一块块青斑,而且触手冰凉毫无弹性。这妻子一下子吓到了,坚持要将男人重新送回医院。

    那男人性急起来,几乎想要**妻子。他妻子挣扎不脱,只感觉他浑身上下皆是冰凉,惊吓之下大声尖叫。

    那男人不顾她的尖叫继续强来,但是他冰凉的身体,根本无法兴奋起来。那男人一下子急了,正在妻子身上用其他方式施展更下流的行径,妻子的尖叫声却惊动了在旁边房屋照看小外甥的妻子的弟弟。

    那弟弟年轻气盛,听见姐姐尖叫,当即撞开房门,一见房中情形,只气得上前抓住男人就打。

    不想那男人明明身患重病,却竟力大无穷,伸手就将妻弟推了个跟斗。

    耳听女人一直在尖叫,那男人又是羞恼又是慌张。偏偏他四岁大的小儿子也被吵醒,睡眼惺忪从旁边房间走了过来,刚叫了他一声“爸爸”,那男人随手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抱起儿子便从屋里冲了出去。等女人爬起身来追到门口,男人已经冲下了楼梯。

    女人赶忙打电话报警,接受调查的警员忙忙碌碌一上午,认定这个案子很可能跟孟响正在调查的案子相关联,所以才打电话给孟响。

    孟响在电话里吩咐其他警员,调出附近监控录像,尽快查找男人下落,之后先跟我一同,找到男病人家里调查取证。

    那病人家里挤满了亲友,一见我们进屋,亲友们赶忙让开位子。男人的父母早逝,只有一个姐姐在跟前,但只是哭,不说话。

    男人的岳母在里屋陪伴女儿,其他亲友则一个个满面愁容只是叹息。唯独一个头上包扎着纱布的年轻男子,一见我们就嚷嚷:“到底抓到那个禽兽没有?为什么没见把我们家牛牛带回来?”

    (请看第177章《死亡记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