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互不侵犯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那棵大树紧靠山岩,有几根树枝甚至直接抵着山岩生长。我初一看尚未明白,但眼瞅山岩上垂挂着一条一条或青或紫的山藤,忽然间明白过来,不由得暗暗佩服两个族民。

    两个族民久在深山,必定不是第一次遇到狼群,他们他们早就考虑到万一狼群到天亮仍不肯离开,我们一行四人,可以顺着山藤爬上山去。

    高凌凯尚未明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地向我看了过来。我伸手指指最近的一条山藤,再向着山岩上方一指,高凌凯陡然明白族民的意图,禁不住大声欢呼,自告奋勇要先从大树上跳跃过去,抓住一根山藤。

    但我想着我跟高凌凯不清楚什么样的山藤比较结实,赶忙伸手拉住高凌凯,还是请两个族民先走。

    其中一个族民沿着最靠近山岩的一根树枝,慢慢地尽量贴近山岩,忽而纵身跃出,抓住了从山岩上垂挂下来的一根紫藤。

    随着“噼噼啪啪”几声响,伴着碎石纷落,那紫藤被族民扯得往下垂落。我跟高凌凯禁不住齐声惊呼,那族民身手敏捷,一手紧抓紫藤,另一手迅速抓住另一根山藤。两根山藤共同受力,终于止住了往下掉落的势头。

    下边的狼群听见动静,“嗷嗷”叫着围拢上来,那族民抓住两条山藤,交替用力往上爬了两米来高,这才丢开一条山藤,将身体完全垂挂在其中一条山藤上。那山藤虽然晃晃悠悠,却没再往下垂挂。

    剩下我们三人,学着第一个族民的样子,也都攀爬到山藤之上。虽然颇觉惊险,幸好山藤均未断裂。

    我们顺着山藤往上攀爬,到筋疲力尽之时,总算是爬过了那一段垂直的山岩,剩下的地势虽然仍很险峻,但双脚却有了踩踏之处。

    再等到好不容易爬上山顶,我们几个只累得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不愿动弹。

    我仰脸看着上边的蓝天白云,琢磨着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走。如果从这座山峰的另一边下去,恐怕很快会迷失方向。但如果按原路返回,一旦狼群仍在下边守着,我们可没有力气再爬上来了。

    正想着神婆所言小野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忽听得一声低沉的嚎叫传入耳中。我心中一惊,赶忙爬起身来。同时高凌凯跟那两个族民也撑身而起,张目一望,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

    我们爬上来的这座山峰并不甚高,也不算大,峰顶只有约莫十多个平方,而且三面陡峭,只有向东一面坡度较缓,乍眼一看,就像一根高耸的石柱。

    此刻就在那较缓的东面山坡上,一个巨大的黑影,正迅速攀爬而上。

    “卡拉和!卡拉和!”

    一个族民喃喃两句,忽然跟另一个族民一同趴伏地上。既不抬头,也不叩头,只是趴伏在那儿不动。

    我想起毕洛巴曾经一再说过,他们族群跟“卡拉和”互不侵犯,不知这野人是否当真懂得“互不侵犯”。

    “野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野人?”高凌凯紧张地嘀咕一句。

    我生怕他抽出刀来激怒了野人,赶忙小声说道:“先不要亮出刀枪,看看情况再说!”

    高凌凯低应了一声,一手握住了刀柄,却不抽出,只是全神戒备盯着攀爬上来的那只野人。

    那野人速度好快,不过片刻之间,已经离我们不足百米。阳光照射在它脸上身上,我见它浑身黑毛,五官就跟之前见过的那只小野人差相仿佛,如果没有那敷面的黑毛,看来真就跟人类的五官差不多。

    另外它的眼睛,也跟以前那只小野人的眼睛差不多颜色,虽然没有小野人的眼睛那么清澈纯净,但也不像之前那只受浮雕影响的公野人那般邪恶而诡异。

    它很明显也是一只公野人,只是比从前那只公野人稍微矮些,约莫有两米四五的样子。明明是个庞然大物,但行动起来却异常迅捷。

    它上得山来,一双眼睛对趴伏地上的两个族民不理不睬,只是向着我跟高凌凯上下打量。

    我感觉得到高凌凯浑身紧张,事实上我同样浑身紧张,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这个公野人没有恶意。

    所以我一手放到身后,向着高凌凯轻轻摇手,叫他不要轻举妄动。

    我想跟这个公野人示好,却怕我的动作公野人未必能理解,说不定会以为我是要出手攻击,所以我自己也没敢妄动,只是全神戒备等着公野人下一步的动作。

    但是公野人什么动作也没有,忽然转过身去,居然一声不出又顺着山坡纵跃而去。

    我跟高凌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虽然方才与公野人相对只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我们俩却像是打了一场大仗一样,浑身都是汗淋淋的。

    “高力你说这野人为什么对我们不加理会,甚至于还很和善?”高凌凯问。

    我自然无法回答他。之前我曾亲眼见到唐远河被一只母野人掳走,但方才这只公野人不仅对我跟高凌凯颇显温和,而且族民也说他们与野人之间互不侵犯。

    那么我能想到的理由,或许野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反而它们天性温和,只不过种群数量稀少,才逼得一些找不到配偶的母野人掳走男人延续后代。反而公野人,或许是在野人种群中处于支配地位,不怕找不到母野人做配偶,所以谁也没有听说过有人类女人被野人掳走的事件发生。

    当然我的这番猜测并非没有破绽,只是我实在是找不出其他的理由来。

    我们在山顶上歇了一阵,拿出随身的水壶喝了水,另外嚼了两块族民带出来的黑乎乎的干粮,之后商量着该往哪个方向走。

    “要我说咱们在山顶上多呆一会儿,还是从原路下去,要不然再迷了路,可就很糟糕了!”高凌凯说。

    “就算从原路下去,这两个族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儿走了。况且万一狼群仍在下边等着,那可更加危险!”我回答。

    “那你说怎么办?”高凌凯问。

    我其实并不怕迷路,毕竟我跟高凌凯身上都带着北斗定位仪,真要迫不得已的时候,还可以发出求救信号让直升机来接。

    只是如此一来,恐怕就没办法找到那只小野人,让它帮我们带路去搭救毕洛巴了。

    我在心里琢磨着,忽然又冒出来另外一个念头:我跟高凌凯都以为神婆所言为我们带路的“卡拉和”,就是我们搭救过的那只小野人,以至于方才看见公野人,我只是全神戒备没考虑其他。

    但万一我跟高凌凯理解有误,万一方才这只公野人,才是神婆所言会帮我们带路的那只“卡拉和”呢?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循着公野人的足迹下山?

    我在心里拿捏不定,正想跟高凌凯商量一下,又一声怪异的嚎叫,传入了我的耳朵。

    (请看第161章《萌兽感恩》)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