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逼嫁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竹楼的楼梯并不十分宽敞,毕洛巴干脆将孟响横抱起来,踩着楼梯径到楼上。

    那楼毕竟是竹木造就,虽然结实,但人行其上,依旧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孟响竭力挣扎!

    但毕洛巴当真是个大力士,她的挣扎根本像是蚍蜉撼树。

    “你这个混蛋,快放我下来!你这么欺负一个女人,你还是男人吗?”

    到最后孟响不得不破口大骂,几乎是生平第一次,她不能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容易被欺负的女人家。

    但毕洛巴既不理会她的挣扎,更不理会她的叫骂,只是双手紧紧抱着她,一直抱进竹楼上的一间小屋。

    之后毕洛巴随手将孟响往楼面上一放,别别扭扭说道:“你在这儿住着,一会儿我会让人来服侍你吃饭换衣服,神婆说了,三天之后,让我们成亲!”

    “谁答应嫁给你了?你……”

    孟响一边骂一边冲向毕洛巴。

    但毕洛巴身手敏捷,很快退出房门,并且将一道竹子编成的房门关上。

    孟响用手拉了一拉房门,好像是从外边闩上了。

    不过那毕竟只是竹子编制,孟响倘若用力拉扯,应该可以将竹门损毁。

    但孟响在摇晃了几下竹门之后,很快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像这种落后到接近原始的部族,一定会有很多不可触碰的禁忌,一旦她在无意中越过红线,她自个儿固然难保性命,连刘满奇等人,恐怕也要遭受牵连。

    她当然不可能嫁给这莫名其妙的毕洛巴,但是现在,她一味发怒无济于事,还是得想办法去跟这些野蛮的族民沟通。就算不能让他们明白,外边的世界早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最起码,可以赢得转圜的余地。

    所以孟响尽力吸气,让自己渐渐心平气和,开始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

    那屋子甚是狭窄,一张竹床就占了一半面积。

    另外屋里还有一张竹几,一把竹椅。房门对面的竹墙上,还有一扇小窗户。

    孟响推开窗户往下看,下边居然是一片小花园,开着几丛红色黄色的小花。

    而以这竹楼的高度,孟响轻而易举就能跃窗跳出。

    不过她必须先确定刘满奇他们被关在哪儿了,就算要逃,也不能丢下刘满奇等人。

    她耐着性子打量着窗外的环境,起码在她目力所及,并没有看见有人巡逻防守。

    她回到床前坐下,胡思乱想了一阵。随着竹门轻动,一长一幼两个女子推开竹门进来。长的三十多岁,幼的只有十五六岁。

    年长女子手上端着一个竹子编成的托盘,盘上放着两只挺古朴的陶碗。一只碗里装着一只油汪汪的烤鸡,另一只碗里却是一碗白米饭。

    年幼的那个女孩儿手上捧着一个陶罐,从那罐口冒出的热气可知,那是一罐肉汤之类。

    孟响确实饿了,等两个女子将饭菜放上竹几,她不客气地立刻搬了竹椅过去坐下。

    年幼女孩儿递上一双筷子,又拿个陶碗帮孟响舀了大半碗肉汤。

    孟响尝不出来是什么肉炖的汤,只是感觉喝在嘴里,甚是美味。

    但是她忽然想起,这汤里是有咸味的。

    这些土人就算能够自己纺棉织布,自己烧制陶碗陶盆,总不会连盐都能自己生产吧?

    所以她脱口一问:“你们如果从来都不出山,这盐是从哪儿来的?”

    一问落音,她却突然想起,这些人根本就不懂汉语。

    她苦笑一下,只能默默喝汤吃饭。

    那一长一幼两个女子相互一望,年长女子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剩下年幼女子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瞅着孟响,瞅得孟响不得不抬起脸来,向着她展颜一笑。

    那女孩儿也向着孟响一笑。孟响发现她虽然头发蓬乱,皮肤也粗糙,但眉目五官,却颇显清秀。

    “你好漂亮!可惜是在这山里,要是到了大城市,一定会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孟响说,出自真心。

    她以为那女孩儿听不懂汉语,却不料她一言方落,女孩儿忽儿一笑,居然回了一句:“姐姐才真的是美人!”

    孟响先是一惊,遂又大喜。

    “你你你……会说汉语?”

    “会一点!”女孩儿回答。

    她何止是会一点,起码就孟响听来,感觉她的吐齿与口音,比那个霸道野蛮的族长儿子毕洛巴还要更加标准。

    “你的汉语是谁教的,为什么说得如此流利?”孟响又问。

    “是我爷爷教我的。”那女孩儿羞涩一笑。

    “你爷爷为什么能够说汉语?难道……”孟响眼神一亮,“你爷爷是汉人?”

    她很为这个揣测而高兴,因为如果女孩儿的爷爷是汉人,那么她就多了一个可以帮他们沟通、为他们讲情之人。

    只可惜女孩儿立刻摇头。

    “不,我们这里没有汉人!”

    “那为什么你爷爷会说流利汉语?”孟响追问。

    “因为我们家是……”那女孩儿停了口,好一会儿,才吐出一个发音很古怪的词汇,“日西卡?”

    “日西卡?那是什么?”孟响莫名其妙。

    “就是……”女孩儿着急地抓一抓脸,“刚姐姐说,我们如果从不出山,盐从哪里来的,其实我们并不是从不出山,每年春天秋天,都会有日西卡装扮成你们汉人,到山外边去买东西。”

    她再次说出“日西卡”三个音节,想必是他们本族一个专门的词汇,她不知道该如何翻译。

    不过经她这么一说,孟响已经能够理解,所谓的“日西卡”,应该是族中专门负责采买的一个职务。

    只不过这个职务并不单指一个人,而是指的整个家庭。

    所以孟响又问她:“那是不是你也到山外买过东西?”

    “女人是不能出去的,只有日西卡的男人能出去。”女孩儿回答。

    以孟响揣测,“日西卡”的男人们虽然能够出山采买,但其实并没有真正走出过大山,只不过是跟靠近公路的一些小村镇发生交易而已。

    要不然不可能这么长时间,始终没有任何人报道过这个部族的存在。更不可能大山外边日新月异,这个部族却始终保持着如此古老而原始的生产与生活。

    (请看第093章《遗毒》)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