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祸根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我“自作多情”的认为,因为我答应同回襄阳,孟响看起来很是开心。

    而因为她的开心,我心里也有一点美滋滋的感觉。

    我们一同赶到枣阳火车站,等坐上动车,孟响马上问我:“你说帮张小云报了仇之后,我的案子也能破掉,这话不会是骗我的吧?”

    “当然不是!”我冲她一笑,拿过我的背包,并不将背包打开,只是向着她略一示意,“你知道这铁盒里装的是什么吗?”

    “是那块浮雕对吧?”她立刻回答。

    “原来你知道!”我嘿嘿一笑。

    “你以为我很笨吗?”孟响瞟我一眼,“只不过我身为民警,不能公开赞成你去帮张小云私下复仇,所以我不愿挑明而已。你之所以不肯事先告诉我,也是因为怕我为难对吧?”

    这话令我心中愈觉舒坦,因为我感觉我跟她之间,有一种互相理解互相体谅的默契。

    不过这种默契还是悄悄品味比较好,一旦挑破,就会少了很多情趣。

    所以我只是冲她扬眉一笑,便直接转入正经话题。

    “我已经问过张大爷,张大爷并不要求我将这块浮雕送回去,所以之后的工作,应该交给技术部了,你的任务可以说到此结束了。”

    “为什么?”孟响蹙起眉头,“你说明白一点!”

    我在心中稍微整理一下,这才跟她从头讲起。

    首先我认为这块浮雕,正是导致二十年前两起灭门凶杀案、以及最近一连串自杀凶杀案的终极祸根。

    我估计在二十年前,这块浮雕不知什么缘故,首先落入了郑家那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儿手里。

    结果导致这个男孩儿沉睡不醒,并且在沉睡中杀了他的父母。而男孩儿自己,也活活饿死在床上。

    之后张大爷的女婿从郑家路过,看见郑家一家三口都死了,本来想将郑家一些有用的东西搬回自己家里用,结果他却发现了这块浮雕。

    浮雕的精美一定令这个女婿如获至宝,所以他将浮雕带回张家,并且以他高超的木匠手艺,镶嵌在了床头靠板上。

    由此引发的后果,是这个女婿同样一睡不醒,并在昏睡中先是杀了自己的妻子,又将自己的岳母活活掐死。

    但在这个女婿掐死岳母的时候,被张大爷亲眼看到,张大爷为保住襁褓中的孙女,迫不得已用斧子砍死了女婿。

    张大爷一定猜到正是这块浮雕带来了灾祸,所以他做了个铁盒,将浮雕装了进去。很可能还埋在了地下,这才导致铁盒上锈迹斑斑。

    但是在几个月前,张小云被朱思丰等三个禽**杀。张大爷找不到凶手报仇,便将愤怒发泄在了其他旅游者身上。

    张小云一直想走出大山嫁进城市,为此她不惜一次一次向来山中旅游的背包客大献殷勤,但结果她却一次一次被这些凉薄的男人所欺骗。

    张大爷心里肯定对这些背包客早就心怀怨恨,孙女的惨死,更是令他失去理智,所以他将那块浮雕找出来,重新镶嵌在床头靠板上。

    可怜的包罗首先中招,紧接着李子也在张大爷的诱导之下,住进了镶嵌有浮雕的2号房间。

    这两人虽然没有昏睡不醒,却在回家不久,自杀身亡。

    紧接着袁望跟周科长先后住进2号房,不仅陷入昏睡,并且在昏睡之中行凶杀人。

    楚菲菲有没有做那个奇怪的噩梦我不敢确定,但她既然跟袁望同时睡在镶嵌有浮雕的那张木床上,想必她也有做梦。

    只不过袁望推开了梦中的那扇木门,而楚菲菲,却是在木门前惊恐挣扎的时候,被袁望活活掐死。

    只有我,先后做了两次梦。

    而且第二次,我推开了木门,并且在梦中变身为满怀邪恶只想杀人的非人类。

    幸好在那之前,我曾经冲着茫茫黑暗,喊出“我会为你伸冤报仇”的话。

    张小云的冤魂肯定听到了我的喊叫,所以她伸出援手,将我从那白茫茫的一片之中拉了出来。

    但是她一再警告我,不要言而无信。

    之后张小云托梦给张大爷,让张大爷收起那块浮雕,不要再用它害人。

    这番推论事实上早在我知晓张小云的存在之后,便已得出,我只是没有告诉给孟响知道而已。

    等到张大爷珍而重之将这个铁盒交给我,并且一再交待我一旦打开,就会害人害己的时候,我就更加确定我的推断是准确地。

    我甚至觉得,张小云的冤魂之所以能够长留人间,也是因为这块浮雕的缘故。

    但这块浮雕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会有如此邪恶的力量,那就不是我所能够臆测的了。

    这也是我告诉孟响说,她的任务已经结束,其他事情,该有技术科来接手的原因。

    孟响在我细致讲述的时候,一直没有打断我话,直到我说完了,她蹙着眉头想了又想,才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的推论很有道理,但问题是,就算你说的是事实,我又怎么写这份报告?难道我将所有事情都推在这块浮雕之上,你信我信,别人能信吗?”

    她这个问题我早已想过,所以我很快答复。

    “我认为暂时不要写报告,我们直接去跟雷局长作口头汇报,看看雷局长是什么意思再说。如果雷局长从前确实经历过匪夷所思的案子,我想他应该能够理解你我。”

    孟响考虑一下,只能点头。

    当天回到襄阳,也才一点多钟,孟响立刻打电话跟雷局长约好时间,下午刚一上班,我们就来到了雷局长的办公室。

    我自然安静地坐在一边,由孟响向雷局长一一汇报。

    雷局长居然很年轻,顶多四十二三岁的样子。

    我想他肯定有坚持锻炼,所以他的身材保持得很好,一点也没有中年发福的迹象。

    一张坚毅而冷静的面孔,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但就是这张坚毅而冷静的面孔,随着孟响谨慎讲述,两条浓黑的剑眉居然越皱越紧,脸皮也拉得越来越长,显得有些阴沉起来。

    我以为他肯定是不大相信孟响说的话,为避免孟响挨骂,在孟响讲完之后,我从背包里拿出铁盒,双手捧着走近雷局长的办公桌,将铁盒轻轻放在办公桌上。

    “雷局长,这个就是……”

    我只说了这么几个字,雷局长的反应,一下子令我愣在当场。

    我看见雷局长一眼瞟过铁盒,他那张坚毅而冷沉的面孔,居然一下子涌满惊怖。

    几乎是出自本能的,雷局长跳起身来,同时惊惶失措伸手一推。

    “哗啦”一声大响,铁盒被雷局长推落在坚硬的瓷砖地面上。

    (请看第063章《久远》)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