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薄幸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孟响还是跟丁运旺联络了一下。

    从丁运旺嘴里知道的情况,跟郭小武所言相差无几。

    而既然打不通齐卓的电话,我们只能跟南漳县公安局联络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依旧开着警车出发前往南漳县。

    南漳县正好处于襄阳市跟保康县之间,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便赶到了南漳县公安局。

    之后有一位民警陪着我们,去齐卓家里登门拜访。

    齐卓的家庭环境确实不差,是在南漳县最高档的一座花园小区住。

    齐卓本人大学毕业之后一直还没找工作,成天都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

    他长相其实算不上很帅,只是皮肤白皙,有几分文人气质。

    我也有几分文人气质,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齐卓,就对他观感不好。

    因为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男人。

    果然看见两位穿警服的人上门,齐卓显得很是紧张。

    我们还没有开口问呢,他居然畏畏缩缩问了一句:“你们到底想查什么呢?我跟张小云谈恋爱,不犯法吧?”

    “你跟张小云谈过恋爱吗?”孟响抓住话头立刻追问。

    “这个……其实……也算不上谈恋爱!”齐卓直抓头皮,“是她……偏要对我好,还领着我跟郭小武丁运旺一同去了一线岭。可是……我自己也才刚毕业,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我要是……再找个大山里的女孩儿,我爸妈肯定会骂死我!”

    我有点明白过来,不由得心里暗暗叹息,对这个姓齐的愈发鄙视。

    孟响回脸向我一瞅,又问姓齐的:“那你跟张小云,有没有超出朋友的关系?”

    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想知道的,因为那涉及到对张小云的伤害有多深。

    齐卓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满脸涨红,吞吞吐吐良久,先冒出一句:“她已经……满了十八岁了,对吧?”

    我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因为一旦张小云满了十八岁,他的行为就不算犯法。

    “这个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你先说说当时的情况吧!”孟响说,态度比之前严肃很多。

    看得出来,孟响对这个敢做不敢当的男人,同样是越来越厌恶。

    “也没有什么情况啊!”齐卓更是抓耳挠腮,“就是……她对我那么热情,她本身……又那么漂亮,我自然……招架不住!所以……所以……第一晚我跟她什么都没做过,只是……她追着我们去了一线岭,回来的时候,我们又到她家留宿,我才……去了她的房间。她可以不开房门的,当时……张大爷就在对门住,她不开房门,我不可能闯进去。所以……她应该为她自己的事情负责,不能够全都怪在我身上!”

    他结结巴巴说了一长篇,基本上都是在为他自己开脱。

    若非孟响跟另一个民警在跟前,我真想起身捶他一顿。

    “她的确是应该为她自己的事情负责,可是你心虚什么呢?”孟响冷冷发问,“你是不是承诺她,一定会娶她,并且将她从大山里边带出来?”

    “这个……”姓齐的头皮都快抓破了,“我是想带她出来呀,可是……我又没有经济能力!她她她……到底怎么啦?你们为什么……要查问她的事情?”

    “她怎么了,我们还在查,但是很有可能,她已经死了!”孟响保持冰冷。

    “死了?”姓齐的跳起身来,“不会是……自杀的吧?我可没有害死她!而且……她已经过了十八岁了,而且……我跟她……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谁知道……她还有没有过其他男人?”

    “那你慌什么呢?”孟响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你好自为之吧!等我们确定她的死因之后,再来找你!”

    她看起来已经不想再跟姓齐的多说一句话,连盘问都懒得再盘问了,直接站起身来。

    我跟南漳县的那个民警也跟着起身。

    那民警看来心里亦不舒坦,冲着齐卓狠狠一瞪。

    吓得齐卓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站在电梯里,我看着孟响气呼呼的一张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最后那句话,已经吓得他够呛了,你就别这么生气了!”我说。

    “这种人渣,我真恨不得直接把他抓起来!可他说得不错,如果张小云是出于自愿,就算张小云自杀死了,也跟他没关系。我除了吓唬他一下,也实在拿他没办法!”

    她说得自然有理,事实上那也是我暗暗叹息的原因。

    我的想法是,这个人渣齐卓,为了能上张小云的床,必定给了张小云很多虚假的承诺。

    而据高凌凯的表哥所言,张小云非常希望离开大山走进城市。

    可她一个山里姑娘,父母双亡,爷爷又老,她想走出大山,唯一的办法,是找个山外的好男人嫁。

    所以她才会对进山来的这些驴友十分热情,甚至是十分殷勤。

    而齐卓投其所好,最终哄得张小云对他委身相就。

    却不想齐卓一走,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张小云久等他不来,说不定还有些“大了肚子”之类的情节,被张大爷察觉,难免要责骂孙女几句。

    张小云一时想不开,以致走上绝路。

    站在张小云的立场来讲,她自然是“含冤受屈”。

    但就法律的角度,齐卓并不承担任何责任,顶多就是遭受道德与良心的谴责而已。

    可仅仅遭受道德与良心的谴责,绝对不能令张小云满意。

    要不然她不会专门在窗户玻璃上写下一个“冤”字,提醒我替她伸冤报仇。

    ——当然这些都是揣测,有个前提是,张小云的的确确已经死了,那个在窗户之上写下“冤”字的,就是她的魂灵。

    可如果我揣测不错,如果张小云当真已经因为齐卓的负心薄幸而自杀,我该如何为她“伸冤报仇”?

    现在已经不是走马江湖快意恩仇的时代,所有事情,都必须在法律框架里进行。无论谁敢法外施刑,都必将遭受法律的严惩。

    但如果我慑于法律什么事情都不做,张小云的冤魂,又该怎样对付我?

    ——如果你言而无信,天涯海角,我也会重新找到你!

    言犹在耳,我没敢忘记。

    (请看第047章《盯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