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饿死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我苦笑无语。

    孟响缓了一缓,才又开口。

    “我也知道,这件案子绝非正常,可是,真要是你说的冤魂作祟,那这个冤魂到底是谁?毕竟……张大爷的女婿已经被张大爷砍死了,就算他女儿有冤,也已经报了,她又怎么还会……冤魂不散,要你为她伸冤报仇?”

    她说的正是我沮丧的原因,我本来难以作答,但是在她话音方落,我却突然之间,有了一点看法。

    “你说……会不会这个冤魂,早在张大爷家出事之前就已经存在?”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孟响反问。

    “因为,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张大爷的女婿是中了邪,中了什么邪?为什么他会先杀死妻子,再杀死岳母?会不会在那个时候,张大爷的女婿已经受到了冤魂的影响?”

    孟响看着我,又低下头来想一想,看来是不太赞成我的推测。

    不过她还是问我一句:“那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查?连张大爷女儿女婿的事情到现在都不敢说有定论,更别说还在那之前的事了!”

    我知道她说得有理,不由得长声一叹。

    正好小黄走了出来,我们跟村委主任告了别,顺原路返回保康县城。

    孟响坐在副驾驶位,随口问小黄:“你那件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一团乱麻!”小黄摇一摇头,“年代隔得太久远,而且这些山民一个个胆小怕事,一听说死了人,生怕牵连到自己身上,分明认识的,都说不认识了。到现在我只确定,那是一家三口,姓郑。”

    “有没有查明死亡时间?死亡原因?”孟响又问。

    “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二十年左右,那散满地上的白骨,是夫妻两个。他们本来有三个孩子,但其中两个都没养大。只剩一个儿子,死的时候应该是在十八到二十岁之间。那一对夫妻喉管破裂,应该是在睡梦中被人活活掐死,但是那个儿子,却死得有些蹊跷。”

    又是一个“活活掐死”!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感觉这个案子,或许跟我们正在查的案子,其实都有联系。

    孟响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回头向我一望,又问小黄:“死得怎么蹊跷了?也是被人掐死的?”

    “不!”小黄立刻否定,“这个十八九岁的儿子,据法医鉴定,他很可能是躺在床上活活饿死的!”

    “啊?”孟响惊诧一声,“你的意思……这个人是个瘫子,下不了床?”

    “起码就我们检验来看,这个人骨骼粗壮,并不像是有瘫痪、或者其他残疾的样子。而且根据调查,也没有人说这个儿子有残疾。我们张法医甚至开玩笑说,这人骨骼保持得如此完整,连一点挣扎的迹象也没有,所以他要么就是个植物人,要么就是在睡梦之中饿死的!”

    后边这句话本来半带玩笑,但我听在耳里,却感觉心中一阵惊栗。

    因为我联想到了袁望跟周科长,也联想到了我自己。

    以袁望跟周科长现在的情形,倘若没有人照料他们,只怕过不了多长时间,他两人就会在睡梦之中活活饿死。

    而我,也曾昏睡了两天三夜,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感觉浑身疲软,有气没力。

    倘若没有那个女孩儿将我从白茫茫的梦境之中拖出来,我根本坚持不了多久。等到有人发现我的时候,我必定也成了一具保存完整的森森白骨。

    “我也办了好几年案子了,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邪门、而且找不到任何可疑线索的案子!”小黄感慨一句。

    孟响忍不住面露苦笑。

    “我们何尝不是一样?我甚至觉得,我们现在正在办的这件案子,很可能跟你们办的这件案子,是一件案子!”

    “为什么这样说?”小黄一边注意开车,一边问。

    “因为我们这个案子里的几个死者,差不多都是被人活活掐死的!而且,有两个很多天了,一直昏睡不醒!如果不是在医院住着,恐怕早就饿死在床上了!”

    “吱”的一声,小黄方向盘扭了一下。

    吓得孟响忙叫一声:“不说话了,专心开车!”

    小黄吸口气,抱歉地笑了一下。

    “活活饿死在床上,这句话,让人有点瘆得慌!”

    是啊!

    不仅小黄瘆得慌,任何人想象那种情形:一个人躺在床上沉沉昏睡,一直到死,恐怕都会瘆得慌。

    回到保康县城已经是正午,县公安局刑侦科曹科长请我们一同出去吃饭。

    其间小黄提起这件案子很是邪门,曹科长忍了一忍,还是笑道:“其实也不算是邪门,我曾经遇到过的一件案子,那才真叫邪门!”

    这话令我们三个人六道眼光,一起投向曹科长。

    曹科长咳嗽一声,清清喉咙,这才开始从头讲述。

    “我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对了!你们雷鸣局长,当时还在我们这里当科长,我是他手下一个刚刚入职的小警员。那一年我们县连续出了好几桩凶杀案,死者有男有女,还有一个简直就是彪形大汉!可是,查到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小黄跟孟响几乎是异口同声。

    “杀人凶手,居然是一个卧床多年的植物人!”

    “啊?”

    我们三人同声惊呼,面面相觑。

    “那个人出过一场车祸,因为家庭条件还算好,所以一直在医院住着。可是两三年躺下来,身上肌肉骨骼皆已萎缩,用医生的说法,就算他能够苏醒过来,没有几个月调养,也不可能下得了床,更别说动手杀人了。可……不仅我亲眼看到他杀人,雷鸣局长也同样看到了。要不然,连我自己都觉得,肯定是出于我的幻觉。”

    我跟孟响相互一望,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件案子能够惊动雷鸣局长,又为什么雷局长在接到孟响的报告之后,不仅没有像周科长那样斥责孟响“胡说八道”,反而格外提拔孟响做了科长。

    原来早在二十年前,雷鸣局长也曾遇到过匪夷所思的案子。

    植物人起身杀人!想一想,都能让人心中发毛。

    (请看第041章《极恶》)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