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杀婿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次日一早,我跟孟响开了警车,赶去保康县城。

    因为我们起得早,七点钟已经从襄阳出发,所以在到达保康县城的时候,才不过十点稍过。

    保康县公安局先跟地方村委联络了一下,之后由之前曾经去过一线岭的一个姓黄的警员,开车带着我跟孟响,前往地方村委会。

    沿着公路开了二十分钟车,拐上一条还算宽阔的土路。

    又颠颠簸簸十来分钟,爬上了一道山梁。

    山梁上一座院子,院墙里边红砖黑瓦几间房子。

    院门口挂着一块木牌,牌上写着“××村委会”。

    听见汽车声,村委会主任亲自迎接出来。

    黄警员将车子开进村委会的院子,村委会主任殷勤地迎接着我们,将我们让到屋子里。

    屋子里一张开会时候用的长方形大会桌、实际上就是三张八仙桌拼接而成。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扶着一个瘦瘦小小六十多岁的老爷子,局促不安地站在桌子旁边。

    看见我们进来,两人脸上愈发显出紧张而畏惧。

    据介绍,老人是张大爷的表弟,中年人则是老人的儿子。

    “大爷不用怕,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大爷照实说就行了。”孟响一开口先安抚老人的情绪。

    老人抖抖索索点一点头,仍由他儿子扶着,不敢落座。

    直到村委会主任开口发话,父子俩才大着胆子坐了下来。

    我们一行三人在父子俩对面坐下,村委主任则坐在了老爷子旁边。

    “不知老人家在哪儿住?离张大爷家远不远?”孟响开门见山,不过声音很温和。

    老人瞅瞅村委主任,没敢开口接话。

    老人的儿子小心翼翼作了回答。

    “以前不远!但后来我们搬出来了,就离我表叔他们很远了。加上我表叔性情孤僻,我们家跟他也有十好几年不曾来往了。”

    老人儿子的话,实际上有撇清的意思。

    那句“十好几年不曾来往”的话,很明显是怕张大爷犯了什么事,牵连到了他们身上。

    “正好我要问的,就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情!”孟响回答,往前凑了一凑,尽量显出亲切平和,“大爷您记不记得,张大爷家庭以前的状况?我听说他以前有个女儿,还招赘了个女婿,是这样吗?”

    “这个不用我爹说,我都知道!”又是老人的儿子接话,“那时候我才八九岁,不过我记得我表姐招赘的时候,我还跟我爹去他们家吃过酒席。而且我记得,我表姐夫好像是个手艺很好的木匠,结婚时候的家具,全都是他亲手做的。”

    “那后来呢?”孟响追问。

    “后来,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老人儿子抓抓头皮,尽量回想,“好像他们家出了很不好的事情,但到底是什么事大人们都不肯说,只是不准我们再往他们家走了。后来又过了两三年,我们家就搬出来靠着公路边住了,就跟他们家没来往了。”

    孟响立刻将眼光,投向了老人。

    “大爷您记不记得,张大爷家到底出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那老人嘴唇抖抖索索,欲言又止。看看孟响,又看看村委主任。

    “你看你老看我干吗?”村委主任忍不住地笑起来,“两位警察同志就是想来了解一下情况,你只要有话实说就行!……算了,我还是出去吧!”

    村委主任无奈摇头,跟孟响小黄打了声招呼,便起身先走出去了。

    那老人两眼巴巴地看着村委主任的背影,再回过脸来看看孟响跟小黄,嘴唇抖抖,还是不敢开口。

    “爹,你到底在怕什么吗?在家我问你你不说,现在公安找你问话了,你可不能再隐瞒了!”大爷的儿子小声催促。

    “那都是……二十来年的事了,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老人终于出了声,但却低低细细几不可闻。

    “那您记得多少说多少吧!”孟响说,依旧保持满脸温和。

    老人低下头来,躲闪着孟响的眼光,老半天也没敢说出一句有用的话来。

    我干脆直接问他:“张大爷的女儿,是被张大爷的女婿活活掐死的,对吧?”

    “啊?”老人惊吓得猛然抬头,“你你你……怎么知道?”

    孟响向我一望,立刻追问老人:“我们现在就是想知道,张大爷的女婿,为什么要掐死自己的妻子?”

    “这个……他中了邪呀!他本来就来历不明,我们家……哪里还敢再往他们家走呀?”老人一副惊怕惶恐的模样,说出话来语无伦次。

    我知道他既怕此事牵连到他身上,更怕那所谓的“中邪”。

    所以我尽量轻声问他:“那您知不知道这个女婿后来怎么样了?他去哪了?”

    “去去……去哪儿了?”

    老人结结巴巴重复着我的话,抬起头来看我一眼,那眼神很像我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一样。

    “是啊!这个女婿,他去哪儿了?”我又问一句。

    老人再次低头,半天又不吭声。

    小黄有些不耐烦起来,轻轻一拍桌子,说道:“你要再这么磨磨唧唧,我只好把你带回警局慢慢问了!”

    老人吓得浑身一抖。

    我想着像这种胆小的老人家,或许吓唬一下更加有用,忙给孟响使个眼色,叫她不要拦阻小黄。

    “爹,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呀,你不要害得连我都要被抓起来了!”老人的儿子见小黄发怒,首先心焦起来。

    这些山里人法律意识单薄,我想他是真的很怕小王发起火来,会将他父子俩全都抓起来。

    “我没干坏事呀!我真的没干坏事啊!”老爷子连连分辨,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老人家,没人说你做了坏事,但是你再隐瞒不说,那就等于是妨碍我们办案了!”孟响也跟着吓唬。

    老人再次低头,不过这一次很快地,他又抬起头来。

    “那个女婿,他好像……好像被……被我表哥张大一,用斧头砍死啦!”

    “啊”的一声,我跳了起来。

    不仅是万万料不到老人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更是因为,在老人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想起来我在张大爷的屋子里,曾经看到的一个幻象。

    我看到一个男人,满脸鲜血站在2号房门口。

    他头上砍着一把利斧,斧头深切入他头骨之内。

    李子曾经说,我们看到的幻象并不完全是幻象,很多都是真实的。

    看来李子说的是对的。

    我不仅看到了张大爷的女儿被人活活掐死,我还看到了张大爷的女婿死亡时的惨景。

    反过来说,这位老人虽然用了“好像”二字,但事实上他说的话,都是实情。

    而他口里的“张大一”,自然是张大爷的名字。

    (请看第039章《断线》)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