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劈头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张大爷房屋四周的手机信号依旧很强,但我却没有马上拨打报警电话。

    首先时间已晚。其次,我还是想先将张大爷房子里的秘密查清楚再说。

    反正那些骸骨看起来死亡时间至少有十几二十年,并不急在这一天两天。

    而在张大爷的这座房子里,由于连续发生了两起凶杀案,警方已经用警示隔离带,将整座房子圈了起来。

    不过在此深山之中,不可能有民警常来查勘,所以我放心大胆解开了隔离带,推着摩托车进入篱笆围成的小院。

    孟响曾经告诉我说,在她跟小王周科长来的时候,张大爷并不在家。如今我却看见,门上的铁锁,仍旧没有当真锁死。

    不知道是张大爷曾经回来过,还是孟响等人在临走之前,按照原样将铁锁虚挂在了锁扣里。

    我打开铁锁,将房门推开。

    我首先看见一个赤裸上身、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男人,站在2号房门口。

    他两只眼睛狠瞪着我,眼中居然冒出绿幽幽的光芒。

    而更可怕的是,他头上居然劈着一把利斧,斧头深深切入他头骨之内。

    鲜血顺着伤处流出,将他半边脸颊全部染红。

    虽然早就料到在张大爷屋里肯定会有更加可怖的幻象产生,但这番情景,仍旧令我骇然惊呼。

    幸好一呼过后,幻象消失。

    屋子里光线阴暗,两边的四扇房门全都关得严严实实。

    后门也跟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样,被插销牢牢闩紧。

    我站在大门外,盘算着我刚刚看到的幻象。

    如果我看到的当真如李子所言,并不完全是幻象,那么,或许在张大爷的这间屋子里,早就有过凶案发生。

    ——或许这才是那个怪梦、以及楚菲菲小王被人掐死、袁望周科长沉睡不醒等等一连串诡异现象发生的真正原因。我之前以为的罪魁祸首,或许就是一块很普通的木制浮雕。

    但,这个男子是谁?为什么他会被人用利斧劈死?

    孟响曾经在附近的山民那儿打听到,张大爷家里在二十年前曾经发生过很不好的事情,是否那件很不好的事情,就是指的这件凶杀案?

    我吸口气,定定神,比之前反而胆子大了一些。

    因为如果我当真找到了所有事情的症结所在,那么,我就有了更大的几率,来解开这个症结,来挽救我自己的生命。

    我将摩托车储物箱里的东西全都搬进屋里。

    因为我已经准备好要在此地多住几天,而我又不太会烧饭烧菜,所以我准备得十分充分。

    各种罐头蔬菜、以及包装好的肉类,再加上几斤水果、和十来包快餐面,足够我吃个三五天了。

    另外还有一罐狗粮,是为那只神出鬼没的大黑狗准备的。

    我将这些物品存放在1号房间。

    还好在1号房间,我没有看到任何幻象。

    但是当我大着胆子,推开2号房门之时,我看见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有一双大手,正死死掐着那女人的脖子。

    我看不见那双大手的主人,但是那女人挣扎扭曲,我却看得清清楚楚,那并不像是楚菲菲的模样。

    而当幻象消失,我心中突然涌出一个念头,所以我立刻转身,去到对面张大爷自己住的屋子。

    房门上同样跟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虚挂着一只铁锁,我取下铁锁,推开房门。

    屋里很暗,一个老太婆靠坐在床头,正在向我呆呆凝望。

    我一愣之后,老太婆便消失无影,那仍旧是我的幻象。

    如果上一次来的时候,我连续看到这么多骇人幻象,肯定会被活活吓死。

    但如今我意志坚定,纵然汗毛直竖,我还是走进屋子,拉亮电灯。

    之后我打开那扇柜门,寻找之前曾经看到过的那个相框。

    因为我怀疑,我刚刚看到的那个被一双大手活活掐死的女人、和那个头上劈着一把斧头的男子,正便是张大爷的女儿跟女婿。

    至于刚刚坐在屋子里的这位老太婆,八成就是张大爷死去的老伴。

    可是我踮起脚来仔细搜看,我甚至把衣柜隔板上的零碎物品全都拿了下来,也没能找到那个镶嵌着张大爷一家几口合照的相框。

    或许张大爷曾经回来过,已经将相框拿走。而我的猜测是否正确,也就没有了根据。

    我重新回到2号房,仔细打量床头板上的那块浮雕。

    而这一次,在我靠近床头的时候,我的手机并未像上一次那样,响起“吱吱”噪音。

    浮雕是真的很精美,虽然床头板也被打磨得光洁平整,可这块浮雕镶嵌其上,仍旧不是十分和谐。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很普通的铁质物品之上,镶嵌了一块美玉。

    而浮雕上的女人和男孩儿,女人依旧是身披轻纱,体态曼妙;

    男孩儿依旧是穿着睡衣,纤细娇弱。

    但是女人有头发,也有眼睛。

    正因为有了头发和眼睛,女人看起来娇美异常,跟她那曼妙的体态,正好相配。

    难道那天晚上临睡之时,我看到的没长眼睛的女人,当真是我看错了?

    想起孟响拍的那两张模糊照片,我也拿出手机拍了两下。

    打开察看,就跟孟响拍的那两张照片一样,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我看一看明亮的窗户,侧过身拍了一下床尾部分。

    很清楚!就连床尾阴影下的地面灰尘,都清晰可辨。

    我再次回身向着那块浮雕拍了一下,打开看,依旧模模糊糊。

    换句话说,这块浮雕确实有些问题,我之前的猜测,并非全无道理。

    我心中隐隐约约有个念头,一时却又抓摸不住。

    眼瞅天色不早,我起身出门,先打开厨房大门,看看水缸里已经没剩下多少存水,所以我挑起担子,出门去右边山坡下挑水。

    上一次出来挑水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隐在树林之中向我窥看。

    而这一次,因为我本来就被幻象缠身,更是后颈发凉,身上发毛。

    跌跌撞撞挑了两半桶水回去,估摸着一两天肯定够用了。

    反正这两天我只是烧些水泡快餐面用,既不用洗菜做饭,也不准备睡前洗澡。

    不是因为我邋遢,事实上我很爱干净。

    但是,当你一个人孤身独处,而周围的环境又令你心惊胆颤的时候,你一定会缩手缩脚不愿动弹。

    这一点,我相信所有人,都有体会。

    (请看第028章《驯服》)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