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自救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强烈的恐惧,使孟响根本没敢进去房间,查探一下小王还有没有气息。

    而她的尖叫,居然没有将2号房的周科长吵醒。

    事实上周科长昨晚的怪异,已经令孟响产生惧怕,但此时除了周科长,她根本没有其他依靠。

    所以孟响还是一边叫着“周科长”,一边流着眼泪跑去了2号房。

    还好周科长的房门并未从里边闩上,孟响一推就开。

    她看见周科长仍在床上躺着,微微的鼾声显示,他仍在熟睡。

    “周科长!周科长!”孟响使劲喊,使劲叫,一边用力推搡周科长的身体。

    可是无论她怎么叫怎么推,周科长始终没有苏醒的迹象。

    甚至连他低微的鼾声,都没有因为孟响的推搡,有半点停顿与杂乱。

    “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知道,这屋子真的有鬼,肯定有鬼!我想赶紧逃跑,却又不敢打开大门,况且我也不能将小王跟周科长扔下。所以……所以……我第一个想到的,只能是给你打电话!”

    孟响哭倒在我的怀里,以至于根本顾不得其他人奇怪的目光。

    她一向英姿飒爽,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

    但如今,在遭受一次又一次诡异又恐怖的事情之后,她也不过是一个胆小软弱的女孩子。

    我轻轻搂抱着她,心里却在急速转动,竭力想要从她的讲述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一直到她情绪稳定,含羞从我怀里坐正身体,我才问她:“你觉得……小王会不会是周科长杀的?”

    “我真的不知道!”孟响茫然摇头,“前后门都关得好好的,不可能有其他人进来。何况在半夜,我亲眼看见,周科长曾经到过小王的房间。但小王又高大又强壮,周科长根本就不是小王的对手!况且那房门并不隔音,我不可能听不见小王跟周科长打斗的声音。所以,我觉得,就算小王……真是周科长杀的,杀小王的人,也不会是周科长本人!”

    最后这句话很是矛盾,不过我却能够明白孟响的意思。

    她是说就算确实是周科长杀的小王,但很可能,周科长的意识已经被什么东西操控,甚至于,他是被什么东西上了身。

    “被什么东西上的了身”的话,连我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轻易讲出口来,更何况身为民警、更身为女孩儿的孟响。

    “你确定,你看到的那块浮雕上的女人,是有眼睛的?”我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我当然确定!我本来想拍两张照片带回来给你看,但屋里的光线不够明亮,拍出来总是模模糊糊。”孟响说,一边翻看她的手机。

    很快的,她将手机递到我手里。

    我仔细观看那两张照片,确确实实非常模糊。

    只能大概看出浮雕的轮廓,却连女人小孩儿的体型都看不清楚,更别说有没有长眼睛。

    我顺手用手机拍照功能,对着自己的双腿拍了一下,之后拿起来查看。

    很清楚!连我裤子上的布料纹理,都清晰可辨。

    而在我的印象中,张大爷旅馆的2号房间有一个并不太小的玻璃窗,屋子里的光线,不会比我跟孟响现在坐的这个角落更昏暗。

    那就令我再次确信,所有这些诡异的事情,很可能都跟这块浮雕有关系。

    孟响看着我的奇怪举动,尚未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跟她解释,只是笑了一笑,将手机递还给她。

    但在我心里,却涌出一个念头:我要再去一趟一线岭。

    不是为了揭开真相,而是为了拯救我自己。

    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幻象产生得越来越频繁,几乎就是如影随形。

    我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走上包罗跟李子的老路。

    “你说……为什么包罗、李玉刚、再加上你,你们三个在那间房里休息,都只是做了怪梦,为什么……周科长跟袁望,不仅昏睡不醒,而且……都伴随着凶案发生?”孟响问我,小心翼翼,好像是怕被人听见一样。

    事实上这个问题,我同样感觉难以理解。

    不过我心中,却有一种猜测:或许是周科长跟袁望,推开了梦中那扇我跟包罗李子都不敢推开的木门。

    因为推开了木门,走进了那无眼女人牵着小孩儿走进去的屋子,于是周科长跟袁望的灵魂,也被禁锢在了梦里。

    ——当然所谓“灵魂禁锢在梦里”的想法,连我自己都感觉十分虚妄,自然不能说给孟响知道。

    而要找到最终答案,只能是再去一趟一线岭。

    但是这个念头,我同样不能告诉孟响,不止是怕她为我担心,更怕她要跟着我去。

    在那个无比诡异的地方,倘若能够有一个人陪着我去,对我来说当然是好事。

    尤其我现在被幻象缠身,更加需要有个人为我壮胆。

    但,楚菲菲被杀的最大凶嫌,是袁望。

    而小王被杀的最大凶嫌,是周科长。

    我不怕我再次做噩梦,我却怕万一我跟袁望、或者周科长一样沉睡不醒,在那同一时间,孟响、或者其他跟我去的人,很可能要面临死亡。

    所以,无论我要面对怎样的恐惧,都只能孤身前往。

    我跟孟响一同找地方吃了晚餐,之后先将她送回家,我才坐出租车回去自己家里。

    或许是我心怀决绝破釜沉舟,那一晚,我居然没有像之前一样,一晚上数次被噩梦惊醒。

    只是在早上猛然惊醒的时候,我依旧感觉有个什么东西站在房中,静悄悄地盯着我看。

    我跟爸妈说想出门散散心。这段时间我精神不好,我爸妈巴不得我走出门去。

    所以两个人都没阻拦我,我妈只是一再嘱咐我要多加小心。

    之后我骑了自己的一辆还算不错的摩托车,直接赶去保康县。

    因怕突然产生的幻象,令自己车毁人亡,所以我骑得很慢,到中午才赶到南漳县。

    在南漳县吃过中饭,继续往保康行进,至晚方到保康县城。

    在保康县城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我抖擞精神,出发赶去一线岭。

    沿着曲曲弯弯的山路,行了约莫一个多小时,我忽然看见前边有一个老太婆,走得晃晃悠悠慢慢吞吞。

    我心中怦的一跳,立刻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老太婆明明走得十分缓慢,而且离我并不甚远,可是我追了良久,她仍然在我前方百米之处。

    等到我豁然醒觉又是幻象之时,抬头看着四周陌生的景物,我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请看第026章《白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