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跳楼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我不敢多看那张照片,赶忙将相框照原样放回柜子。

    之后先关上柜门,又将电灯拉灭,这才退出张大爷住的这间屋子。

    仍像之前一样,将房门上的锁扣扣好,挂上铁锁。

    “要不我们今天就回去吧?”孟响说。

    事实上我也想回去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这地方我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不过我还是故作轻松多问一句:“你不想查案了?”

    “想查呀,但是……”她停一停,才说出来,“我本来不信邪的,可这地方……确实太邪门了!所以,要查,我也要先回去多找几个同事一起来。”

    我颇有同感地点一点头。

    正想进2号房将我昨晚换下的脏内裤收拾起来,手中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竟把我跟孟响同时吓了一大跳。

    我几乎是神经质地望了孟响一眼,孟响同样神经质地一跳起身,脱口否认:“不是我打的!”

    我定定神,拿起手机看,不由得哑然失笑,那是我爸打来的。

    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到耳边,尽量轻松唤了一声:“爸,有事吗?”

    “你在哪儿?你快回家来!”我爸在那边叫,看来又紧张,又焦急。

    “爸,到底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啊?”我也跟着我爸紧张起来。

    “包罗跳楼死啦!他留下一封遗书,叫你千万别去一线岭!你现在在哪儿?不会真去了什么一线岭吧?”

    我呆了。直到我爸在那边催问几声,我才慌忙回应:“爸我没在一线岭,我现在就回去,不过要到后半晌才能到家。”

    我挂上电话,回头看着孟响。

    “怎么啦?”孟响被我的脸色吓了一跳。

    “包罗死了,跳楼死的,而且……”

    我浑身发麻,竟不敢说出他遗书上的话。

    ——千万别去一线岭!

    上次去看包罗,他就跟我说过同样一句话,可我没听!

    如今他的遗书,仍然是这句话。

    可是我已经来了,并且住进他曾经住过的那间房,做过他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如今包罗已经死了,我的命运,又将如何?

    孟响本来已是惊弓之鸟,居然没有追着问我“而且”后边是什么话,赶忙转身去将她的东西收拾齐备。

    一早起来脸都没洗,我是男人无所谓,可是连孟响居然也没有提起这茬,只是紧紧跟着我,将张大爷家的厨房门、以及后门前门一一关好。

    仍然将铁锁虚挂在大门锁扣上,之后骑了摩托车出山回家。

    来的时候一直是孟响驮着我,但我见孟响远没有昨天那样精神抖擞,所以返程由我驮着她。

    一路上还好没出任何意外。

    既没有大黑狗蹿出捣乱,更没见那个诡异的老太婆一再出现。

    虽然山路崎岖,不过我的记性还算不错,居然没用孟响指点,就顺顺当当出了大山,进入保康县城。

    一直到行驶在宽阔的柏油路上,我跟孟响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就在保康县城找地方吃了一顿饱饭,之后去县公安局换回孟响的警车。

    依旧像来的时候一样,我跟孟响轮换着开车,到四点左右,赶回了襄阳市区。

    孟响先将我送回家里,约定晚上互通消息。

    我到家先换了一身衣服,就赶去了包罗家里。

    包罗的遗体已经运去了殡仪馆。只是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父母尚在,若儿女先死,丧礼需一切从简,而且父母不能参加丧葬仪式。

    所以包罗的爸妈没有跟去殡仪馆。

    加上包罗尚未娶亲,殡仪馆那边,只能由本家的兄弟姊妹、以及子侄晚辈守着。

    出了这样的惨事,包家三亲六戚,自然都赶了过来,陪在包罗父母身边。

    我看见包罗老爸呆坐着,包罗老妈在亲戚的劝解下,一直忍不住泪水涟涟。

    我与包罗自小一起长大,所以一看见我进来,包罗妈妈更是放声痛哭。

    包罗老爸强忍悲伤,将一张纸条递到了我手里。

    那是包罗的遗书,上边只写了三行字。

    第一行:爸爸妈妈,我走了,对不起!

    第二行:那些东西如影随形,走到哪儿都看得见,我实在是承受不了了!

    第三行:告诉小力,千万千万,别去一线岭。

    我泪如泉涌!

    我之所以会去一线岭,有一半的原因,本来是想拯救包罗。

    但结果,我没能拯救到他,反而,在他临死之际,却在为我担心。

    ——那些东西如影随形,走到哪儿都看得见……

    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包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哽咽着,将遗书递到包罗老爸眼前,指着“如影随形”那句话。

    “我怎么能知道啊!”包罗老爸再一次老泪横流,“这些天,他老是疑神疑鬼,看见个人影,他都能吓得浑身发抖。”

    疑神疑鬼?

    我忽然有一点明白过来。

    或许是我昨晚同样经历过的那个噩梦,对包罗的刺激太大,致使他东想西想念念不忘,结果造成神经衰弱。

    而一旦神经衰弱,难免疑神疑鬼。

    也难怪那天我来看他,老大的太阳,他却坐在阳台上。

    因为太阳底下藏不住阴影,他就能够少一点惊吓。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纵然这一次去张大爷的小旅馆,经历了一些诡异之事,我仍然认为,所有事情,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我自己没弄明白而已。

    ——直到我赶去殡仪馆,跟包罗的侄儿侄女、以及包罗的几个堂兄弟堂姊妹,一同为包罗守灵的时候,我也开始疑神疑鬼!

    我并非包家至亲,按照规矩我只要在灵前叩头烧纸表达完哀思即可离开。

    可我却是包罗最好的朋友,所以我自愿留下,送包罗走完最后一程。

    而当天色完全黑定,外边的风吹进门里,莫名其妙地,我就感觉毛骨悚然。

    好像有什么东西随风飘了进来,并且站在我的旁边,一直向着我直直盯视。

    被人盯视的感觉,我想每个人都曾有过。虽然眼光本身,并不具备推压之力,但是每个人,都能感应得到。

    我就感应到了,可是我左瞅右瞅,并没有人在盯着我看。

    再等到午夜时分转棺开始,我近乎失控的举动,更是将在场所有人,都吓得不轻!

    我看见包罗坐起身来。

    但事实上他没有。

    (请看第016章《悲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