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信源

作者:一路暖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孟响凑到我跟前,一眼看到“袁望”二字,立刻将手机从我手里夺了过去。

    不过她没有即刻向我发问,而是很礼貌地先跟袁望的母亲道了别,等我跟她一起走出病房,她才问我:“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哭丧着脸,一边试着推理,“或许是谁拿了袁望的手机,跟我开玩笑的吧!”

    “你确定这是袁望的手机号?”她追问。

    “反正这个号码,是袁望亲口告诉我的!”我回答,心中却在琢磨着,会不会当时人多,我将袁望的名字,跟其他驴友的电话号码搅混了。

    不过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在今天来医院之前,为了找人陪我去一线岭,我已经将其他驴友留给我的电话号码,全都拨打了一遍。

    只除了这个号码!

    因为我明知袁望是在医院,自然不会与他联络。

    换句话说,这个号码只能是袁望的。

    “可是袁望的手机、包括他的手机卡,都在警局证物室存放着,谁能跟你开这种玩笑?”孟响说,面色凝重。

    我尚未回话,孟响直接用我的手机,拨通了发信息来的那个标注“袁望”的手机号。

    不过很快地,她又将手机从耳边放下。

    “关机!”她说。

    我接过手机,也拨一下,果然从手机里,传出“用户关机”提示音。

    我心里愈加发毛,瞅一瞅她,大着胆子提出建议:“看来要弄明白,需要到证物室将袁望的手机领出来比对一下。”

    她瞥我一眼,嘴角现出嘲讽的笑意。

    “你是想趁机插手这个案子,以获取更详尽的第一手资料吧?”

    这一次我没有“嘿嘿”发笑,而是很坦然地点一点头。

    “就算是吧!不过,你有没有听到过一个怪梦?”

    “怪梦?什么怪梦?”孟响反问。

    看来她是没听说过了。

    毕竟梦境虚无缥缈,在她查案的时候,没有人会自讨麻烦提到这种事。

    所以我一下子有了底气,冲着她扬起眉毛。

    “相信我,让我跟你一同查案,对你破案会很有帮助!起码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知道,而你却不知!”

    “什么事?”她追问,蹙起了她好看的眉头。

    我不语,只是含笑看着她。

    她在我的眼光中,忽而有些脸红。

    不过她并没有即刻显出女孩子的忸怩之状,而是冲我扬了一扬她的小拳头。

    “我看你真是皮痒了!行,我就让你跟我一同查案,但如果你所谓的重要事情纯是哄我,你可就要小心了!”

    她转过头来往前就走。

    我知道她不过是为了掩饰娇羞,心中难免有些自得之意。跟在她身后,欣赏着她窈窕身段,一路大饱眼福。

    警局离医院并不太远,孟响又开了警车过来,所以在短短十五分钟之后,我们已经站在了证物室的窗口跟前。

    管证物的是一个快退休的老年人,我们走到的时候,他正戴着老花镜在看一本三国演义。

    我本来想着会不会是证物室的管理员做了手脚,可一看这老人的模样,我就打消了疑念。

    孟响看来对这位老管理同样没有半点疑心,直接领出楚菲菲死亡案的证物袋。

    证物袋并不大,就是一个牛皮纸袋而已。

    想必里边只是装着袁望跟楚菲菲的零碎物品,比如他两人的背包之类,孟响不可能全部领出,当着我这个非警务人员一一翻看。

    靠着证物室的墙角安放了一张长条木椅,孟响就在长椅上坐下,打开证物袋,从里边找出两只手机。

    是一模一样的两部手机,自然是袁望跟楚菲菲所购置的情侣用品之一。

    我想看看证物袋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又怕我显得太过热切,会引起孟响反感。

    所以我坐着没动,只看着孟响摆弄着两部手机。

    “都没电了。”她说,拿着手机起身走开。

    我趁机拿过证物袋瞅瞅,发现里边果然只是一些零零碎碎小物品,起码在我看来,都不重要。

    所以我将证物袋依旧放回长椅上。

    很快孟响就回来了,她之前肯定对两部手机做过细致研究,所以她辨别一下,将其中一部手机插上电源,再按键打开。

    她让我拨打一下发信息给我的那个号码,很快地,刚刚打开的这部手机响起了铃声。

    待我挂断,那部手机也随之安静。

    孟响的眉头重新皱了起来,我见她低头翻看那部手机,忙问:“怎么样?”

    事实上我想问“是不是这部手机给我发的信息”,又觉得这是很愚蠢的一句问话,毕竟我刚刚已经拨通过这部手机。

    孟响看来跟我是有同样想法,她一声不吭站起身来,拔掉充电器,拿着手机走到证物室的窗口跟前。

    “陈叔,刚刚有没有人来领过这个证物?”她问,问得很谨慎。

    “没有啊!”我听见陈叔这样回答,“从你们将这几样东西送进来,就没有人再领出去过。”

    “那刚刚……有没有人进过证物室?”

    “你什么意思?”陈叔的声音一下子响亮起来,“你觉得我是那种不守规矩的人吗?”

    “我不是这意思!”孟响赶忙解释,“可是刚刚我朋友收到几条信息,都是这个手机号码发出去的!”

    “这不可能!”陈叔猛一下子站起身来。

    我本来没有跟着孟响走到窗口去,但见陈叔这样,赶忙也走到近前。

    “陈叔,我当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希望你好好想想,方才有没有离开过证物室,比如……你上厕所的时候,会不会有其他人趁你不在,偷偷溜进来?”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陈叔索性摘下眼镜,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我调到证物室十几年了,什么时候出过错?如今都快退休了,你别使绊子害我!”

    这话令孟响难以回应,只好离开窗口,悻悻然重新回到长椅上坐下。

    我跟着她坐下,问她:“能不能把手机给我看看?”

    “你看吧!”

    孟响好像有些赌气,将手机带着充电器往我手里重重一塞。

    我怕手机再自动关机,所以先插上电源,这才开始翻看手机。

    手机上存了很多条已接收、和已发送的信息,但却没有任何一条,是发送给我的。

    更没有任何一条,显示有“救命”二字。

    而且最晚的一条已发送信息,时间是在六天之前——那应该是楚菲菲跟袁望出事前的日期。

    “有人用这手机发了信息给我,然后又把那几条信息给删掉了?”我喃喃,带着疑问。

    “肯定是这样!要不然,那就是见鬼了!”孟响没好气地回应。

    一个“鬼”字,却令我的心不由自主颤悠了一下。

    (请看第006章《猜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