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竹马青梅

作者:独尚兰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叶牧每吃一道菜杜含薇都会问问怎么样,叶牧也会很配合的表扬两句,让杜含薇笑成了一朵花。

    叶牧和杜含薇一边聊着天,嘴里也没忘了吃。半晌,满桌子的菜就被几人吃的没剩下多少,叶牧满足的拍拍肚子,放下了碗筷。

    杜含薇乐呵呵的看着叶牧,问道:“怎么样?”

    “很棒!”叶牧竖起了大拇指,毫不犹豫的答道。

    杜含薇的水平,真的是一般的酒店厨师都不具备的。起码,叶牧的胃是被征服了。

    “那就好!”杜含薇将头发捋到耳后,对叶牧说道:“都在一起吃过饭了,那我们以后就是好邻居,好朋友喽?”

    “嗯!”叶牧点点头,笑着说道:“好邻居,好朋友!”

    叶牧就是这个性格,特别是在有了这一身本事之后。

    在敌人眼里,他冷酷残忍。但是如果与他成为朋友,你会发现这是一笔回报最大的投资。

    前提是,你要付出你诚挚的友情。

    杜虎似乎心情不好,扫了叶牧一眼道:“我吃完了小姐。”

    杜龙也停下了筷子,和杜虎一起退到了一旁。

    他们知道,之后的事不需要他们了。

    从做菜,收拾餐桌到打扫厨房卫生,杜含薇一直都是自己亲手去做的。

    可以说,在这件事情上她近乎偏执,几乎容不得别人插手。

    所以他们每次吃完之后,都会很自觉的退到一边,将剩下的事情交给杜含薇。

    而叶牧却不了解这些。

    他主动站起来说道:“我也吃完了,帮你收拾吧!”

    说着,叶牧就开始拾掇桌上的餐具。

    杜含薇赶忙伸手拦住,摇头对他说道:“不用不用,你坐着就好,让我自己来!”

    叶牧还以为她在客气,手上动作不停:“没事,这些事情我也经常做的!”

    “哎呀,真的不用!”

    “没事,交给我吧!”

    “我不喜……”

    两人就这样你争我往的抢了起来。

    而叶牧看着杜含薇的侧颜,精神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怎么的,一把将她的手攥在了手中。

    杜含薇话才说了一半,突然发现手被叶牧握住,顿时张着嘴,呆萌的看着叶牧。

    杜龙和杜虎看到这种情况,也瞪着眼睛,一脸惊愕。

    气氛一时间,突然有些安静。

    半晌,叶牧才终于反应过来。

    他紧忙松开杜含薇的手,脸上有些发烧。

    “那个……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啊!”叶牧说完,也不抢着收拾了,不等杜含薇说话,就急匆匆的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的叶牧不再是轻则毁灭星球的夜君,反而比普通人还要羞涩。

    别墅中,杜含薇呆了一会。

    想起刚才叶牧狼狈离开的样子,她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个叶牧,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

    “那个……”

    杜虎犹犹豫豫的上前,神神秘秘的说道:“小姐,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杜含薇都懒得搭理他。

    才见过两次,哪来的那么多一见钟情?

    而且,如果找不到夜君,可能她这一生,都感受不到喜欢上一个人的滋味了吧!

    想到这里,杜含薇慢慢收起了笑容,心里突然有些惆怅起来。

    ……

    而叶牧,则正在向自己的别墅走去,心中思绪万千。

    “面对她,我怎么有些反常?”叶牧抬头望着星空,喃喃自语道:“也许,是她有些像你吧!”

    一些藏在脑海深处的回忆,无可抑制的涌了出来。

    ……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八年前,牧箐箐生叶牧的时候难产,导致他脑部缺氧,好不容易才救了过来。

    可也落下了病根,导致叶牧和其他的孩子有些不一样。

    他很少说话,说也只是简单的的“嗯”“啊”。

    这种情况,被专家诊断为天生的自闭症。

    叶爸叶妈为此很是烦恼。

    直到有一天,叶行之和牧箐箐突然带回家来一个小女孩。

    她穿着白色的小公主套裙,萌萌的问叶牧:

    “你是叶爸爸的孩子吗?”

    叶牧呆呆的,没有说话。

    “我叫绮梦,以后要在这里生活,从此我们就是朋友了好吗?”

    “……”

    “嗯。”

    那一年,叶牧三岁。

    —

    她来到家里很久了,乖巧可爱,很得叶爸叶妈两人的欢心。

    “叶妈妈,小牧怎么不和我玩呀?”

    牧箐箐勉强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小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呀!他比你小两个月,你以后可要保护弟弟知道吗?”

    “嗯!”她认真的点了点头,奶声奶气的说道:“我会一直保护小牧的!”

    叶牧呆呆的坐在墙角,对他们说的话似乎没有一点反应。

    那一年,他们四岁。

    上了小学,叶牧被学校里的几个坏小子欺负。她像个男孩子一样,毫不畏惧的跟他们厮打在了一起。

    将他们都赶走后,她浑身脏兮兮的对叶牧说道:

    “小牧,有我在,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

    “嗯。”

    那年,他们七岁。

    —

    叶牧的作业没有写,急得团团转。她将自己作业本上的名字划掉,递给了叶牧。

    叶牧顺利的通过了检查,她却被老师用木条将小手打的通红。

    她没有求饶,也没有喊疼。只是笑着看叶牧,好像再说:

    “瞧,有我在,连老师都不能欺负小牧!”

    不知怎的,叶牧傻傻的点了点头,在课堂上大声的说了一个字:

    “嗯!”

    那年,他们十一岁。

    又一次,叶牧的父母正在奋斗的关键时期,有些忽略了两个孩子。

    晚上放学之后,她牵着叶牧的手回到了家。

    可是,叶牧的父母却迟迟没有回来,叶牧饿的肚子咕咕叫。

    她笨拙的打开煤气,点火,放油,打鸡蛋。

    弄的屋里都是烟。

    可是最后,端上来的炒鸡蛋却金黄金黄的。

    她一张脸都是黑印,露出小白牙对叶牧说道:“小牧,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叶牧第一次咧开了嘴角,狠狠地点了点头。

    那年,他们十三岁。

    又过了很久,她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人坯子,学校里的男生都在追她。

    叶牧很少见的开口说话。

    “……绮梦姐,你…会不会不要我呀?”

    她激动的回答:

    “傻小牧,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你以后要多跟我聊天知道吗?以后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叶牧的眼睛睁的很圆,头点的像小鸡一样。

    “嗯!”

    “傻小牧!”

    她笑的像个天使。

    那年,他们十五岁。

    也是这一年,牧家来人要将她带走,她拼命反抗。

    牧箐箐被骗到别处,没人能帮她。

    只有叶牧拼命阻拦,可是脑袋却被牧天生踩在脚底。

    她不忍心看叶牧受屈,只好做出决断:

    “小牧,你拦不住的。等你长大了再来找我,我会一直等着你来娶我!”

    “不!”

    叶牧撕心裂肺的叫喊。

    可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拖上了车。

    她眼泪成串的往下掉,哭成了泪人。

    在上车之前,却还是对叶牧露出了她的一口白牙。

    那是叶牧记忆里最美的笑容。

    “小牧,我不在,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啊!”

    “嘭”

    车门关上。

    “啊啊啊……”

    看着汽车远去,叶牧跪地嚎啕大哭。

    “绮梦姐,为什么不能让我保护你一次啊!”

    “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你要等我啊!”

    …………

    叶牧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却是在哭声中。

    现在,叶牧十八岁。

    这一别,就是三年。

    想着往事,叶牧的泪水溢满眼眶。

    摘下路边的一朵野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回想童年,犹如昨日。阳光明媚,白纱西装,这是我们曾经想象最浪漫的一天。”

    “可惜,青梅枯萎,竹马远去。从此,我眼中的每个人,都不如你!”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