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要打起来

作者:离洛白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天才壹秒记住【笔趣阁.】,為您提供精彩閱读。

    栊笙眸中闪过一抹戒备之色,对于赫连弈鸣的表现,不由自主地蹙了蹙眉头。

    简宁希惊诧地看着赫连弈鸣,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笃定之色,一颗心才放了下去。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他二人的一道唇枪舌剑,她到底还是替赫连弈鸣捏了一把汗的。

    毕竟,在她观察下来,好像事情是因她而起的。

    若不是自己没有听赫连弈鸣的话,私自睁开了眼睛,破坏了赫连弈鸣在她周身布下的灵界,也不会有这些事。

    赫连弈鸣对栊笙的反应似乎很是满意,敛了敛神色,他直视着对方,四目相对,缓缓吐出两个字:“禄丰!”

    赫连弈鸣气息缓缓,吐字却是字正腔圆。

    这二字对他来说,不过是和陌生的名字罢了。可落入了栊笙的耳朵里,却像一枚重磅炸弹一般,立刻在脑子里炸开。

    栊笙的身子猛然一颤,双手不自觉地握拳,慢慢向内收紧,指甲几乎嵌入肉中。

    眼里爬满了浓浓的恨意,恨不得将对方剜骨饮血。周身寒意迸发,令古董店里的温度骤冷下来。

    简宁希打了个哆嗦,被栊笙的样子吓到了。

    赫连弈鸣却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心道:果然!

    简宁希拉了拉赫连弈鸣的衣袖,小声地问到:“他,怎么了?”

    赫连弈鸣被简宁希这一问,怒气突然的一下就上来了,要不是她,他用得着耗费那么多灵力,而且,这单生意,他原本是可以推掉的,可现在,不管愿不愿意,他都得接了。

    于是,赫连弈鸣一下沉了脸色,狠狠斜了简宁希一眼,一个字也没回答他。

    赫连弈鸣的怒意来得有些突然,简宁希心里竟然有些委屈,自己不过问了一句而已,至于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吗?

    光看赫连弈鸣的态度,简宁希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于是乖乖地往他背后缩了缩,没有反驳。

    良久,栊笙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但是紧握着的拳头却没松懈半分,丝丝猩红顺着指尖往外渗。

    “赫连先生想怎样?”栊笙咬牙到。

    “是你想怎样!”赫连弈鸣耸耸肩,看着对方。

    栊笙的目光再次越过赫连弈鸣,朝他身后看去,那股力量,令他着迷。尽管,他很想得到那个生人,可是一想到禄丰,他就恨。

    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被禄丰杀死在凤安寺门前的场景,血溅三尺,不见残阳,飞雪冬深。

    一千多年了,他始终忘不掉,就像一个噩梦一般,缠绕着他。

    他找了禄丰一千年,不久前才得到消息,那个逆贼竟还轮回了两世,而这一世,他亲手杀了他。但是禄丰因为当年的债,最后这一世如果要轮回的话,禄丰必须取回当年他杀人无数的那把宝剑,以血祭祀剑下亡灵,才能得入轮回之道。

    一想到这里,他就恨,他甘愿堕为阴灵,舍弃了轮回转世,在这世间游离千年就是为了等到找到禄丰亲手杀了他。

    他是等到了,也亲手结束那贼的性命,却没想到,他可再轮回转世,但却因造孽太多,每一世都要有条件。

    禄丰想要轮回转世,那么他定会来时光小舍寻求赫连弈鸣的帮助,所以,他赶在禄丰之前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要赫连弈鸣阻止禄丰投胎转世,让那贼尝一尝永世不得轮回,在这世间游离千年寂寞和苦楚。

    否则,他不甘心,自己惨死,仇人却逍遥快活,凭什么!

    栊笙收回了目光,为了深仇大恨,那个生人的力量算得了什么,只要赫连弈鸣答应帮他办成此事,今日之事,他可以权当没看见。

    “事已至此,我的来意想必先生已经知晓了,那我也不废话,若先生答应办成此事,不仅龙凤灵犀玉归先生所有,今日的事我也当作没看见,先生意下如何?”

    赫连弈鸣听完,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他不爽的是栊笙说到龙凤灵犀玉佩。这玉他既然一早就给了他,依时光小舍的规矩,在他接过来的时候就是他的了。

    他这一番话,令他很是不爽,今日之事,就算他赫连弈鸣不答应办,东西也是不会退的。

    见赫连弈鸣皱眉,栊笙以为他是不答应,随即就急了,音量也提高了几分,“先生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栊笙的话音刚落,赫连弈鸣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两条眉毛几乎快要成了一条。

    他不爽地挑眉,有些许愠怒,他最不喜欢别人威胁他,现在是他在求他办事,他还这等态度。

    赫连弈鸣也不是什么善茬,也沉了脸色,开口就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这生意不做了!”

    赫连弈鸣只是简洁地扔下几个字,但是威势魄力却丝毫不弱。

    栊笙被赫连弈鸣的话气得直咬牙,目露狠色,周身渐渐聚起强大的灵力。赫连弈鸣这厮太过狂妄放肆,就算他求他办事,也是给他面子,在阴灵界,他栊笙也算得上一号人物,竟被对方如此轻视玩弄,如何教他咽得下这口气!

    今日,非得给他些教训不可,若纵容他狂妄下去,这阴灵界就该他姓赫连了。

    他的事,就算他不帮你,他就不信他找不到其他办法!

    赫连弈鸣见栊笙在聚集灵力,身子本能地绷紧,目光警惕起来。今日他灵力消耗实在太大,若硬斗,他估计不是对方的对手,栊笙怎么也是高阶阴灵,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快要进入魔化阴灵的境界了。

    赫连弈鸣不敢轻视,灵力运于掌心,做好了随时放手一搏的准备。同时在心里把简宁希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这姑娘就是来给他找霉运的。

    躲在赫连弈鸣身后的简宁希也察觉到气氛瞬间不对,这二人强大的气场笼罩着方圆几里,气温又降低几度,她冷得全身抖得跟筛糠似的。

    她从赫连弈鸣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只是惊鸿一瞥,就被二人的阵势吓得缩了回去。

    看样子,他们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会不会伤及无辜啊?

    简宁希看了自己一眼,猛咽了咽口水,如果他们打起来,她要怎么办?帮谁?或者谁都不帮?

    简宁希的头一下子大起来,开始埋怨,苏娅介绍的沈达奚该不会是个神棍,然后神棍又给她介绍了一个神棍?

    栊笙率先动手,灵力在带着鲜血掌中凝成一个皮球大小的气团,正在蓄势待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