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退让

作者:离洛白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天才壹秒记住【笔趣阁.】,為您提供精彩閱读。

    大雪漫天。

    雪花肆意,调皮地落在发间,钻进脖颈,藏入领口。

    一片雪花悠悠然从天际飘落,被风扬了个弧度,最后徐徐落在纤长的睫毛上,一颤一颤的,像是落下了一个纯白的精灵。

    栊笙眨了眨眼睛,雪花在他的睫毛上微微颤动,有凉意顺着睫毛根一直浸入皮肤。

    他哈出了一口气,睫毛上的雪花不知何时变成了晶莹的水珠,混着泪,几乎分辨不清了。

    血色。

    大片的血色。

    几乎要将他包围住,他挣扎不开,逃不掉。

    那是绝望,前所未有的绝望。

    他,一国之君,今日,就要葬身在这小小的宝州之境?

    栊笙的剑深深地扎入雪地中,一半陷入泥土,一半被雪掩盖。

    大量的反贼围了上来,他们戴着面具,如鬼魅一般向他逼近。

    栊笙向后看了一眼,再往后退上几步,就是凤安寺的大门了,如果可以推开门进去,或许他还能有一线生机。

    围上来的领头人手持长剑,剑尖再往下滴血,一路而来,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印子。

    他似乎是看出了栊笙的想法,哈哈大笑起来,“皇上,你就别费劲了,这庙里的和尚救不了你,因为,他们早就已经成了剑下的亡魂了!哈哈哈……”

    对方的笑声粗犷,略带沙哑的声音刺耳,在大雪笼罩的山林中不断地回荡着。

    栊笙一记恶毒的目光扫像对方,在数秒后,带血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凄然的笑,“禄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弑君,你就不怕朕诛你九族吗?”

    被唤作禄丰的人闻言,笑声更甚,几乎把树枝上的积雪都震落了下来。

    “哈哈哈!诛九族算的了什么,若今日你一命呜呼了,就算是诛十族老子也不怕!”

    禄丰的话句句阴狠,不要命的架势让栊笙心头一颤,他身边的人都被对方设伏逐一杀死,现在只剩下他,而且身负重伤,除了除了绝望,他根本毫无办法。

    凤安寺地处偏僻,又在半山之上,他们选在这里要了他的命,山下的人也不会知道,更不会有人赶来救驾。

    “禄丰,朕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栊笙的语气变成了质问,他不明白,他已经是当朝丞相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栊笙想要支撑起身子,却使不上半分的力气,他的左脚脚筋和右手的手筋都被挑断了,现在的他,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禄丰手里的剑紧了紧,杀意腾腾。

    “这些话,你还是去问阎王爷吧……”话音刚落,长剑已经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度,剑上的鲜血比之前还多,往下不断滴着。

    鲜血喷涌而出,还带着丝丝热气洒在了雪地上,像突然间盛开的曼珠沙华,那么的妖冶绝望。

    栊笙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仰天长啸一声,所有的不甘,怨恨都在这凄然的一声里。随即,他倒了地,目光有些空洞,他不敢相信,一切就如此结束了……

    随着通灵玄纸上的金光慢慢散尽,赫连弈鸣的头上已经微微冒汗,心跳得有些快。

    努力控制住气息,待调整好灵力,赫连弈鸣身子有些发软,往后退了一步,被简宁希扶住。

    简宁希有些茫然地看着赫连弈鸣,不知道他刚才做了什么,那道从姜黄色纸里射出来的金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自己都被搞懵了,自打她来到这江西巷就接连着一堆怪事,让她萌生出想要逃离这里想法。

    栊笙也是一脸的莫名,他也不明白刚才赫连弈鸣到底做了什么,但唯一可以看出来的是,赫连弈鸣消耗了大量的灵力。

    栊笙的目光落到了通灵玄纸之上,闻说赫连弈鸣可以通过玄纸上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便可以得知阴灵的过往和对方所求之事,也不知是真是假。

    依刚才他对赫连弈鸣的观察来看,赫连弈鸣似乎是在那一道金光中看到了什么。栊笙的目光变得有些茫然,一股记忆突然就涌了上来。

    那一幕幕,他都记得,却又都记不得了,时间过了那么久,久到他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赫连弈鸣缓了一会儿,目光直视栊笙,开口便毫不留情面地说到:“要我助你和这个生人之间,今日,你只得选其一!”

    栊笙听罢,有些不悦地蹙起了眉头,目光不自觉地移向简宁希,吸引他的并非是她是一个生人,而是来自她的那股神秘的力量,像是有魔力一般牢牢地抓着他,让他心痒痒的。

    他抿了抿嘴唇,若他今日两者都想要呢?

    “赫连先生是想为了这个生人坏了规矩吗?”栊笙挑眉说到。

    听到对方这么说。简宁希这才把目光移向栊笙,这一看,让她小小的吃了一惊。

    只见对方一袭描金纹的祥云瑞兽图、织锦墨色缎的衣袍,腰缠麒麟绣的宝石腰带,坠以白玉佩饰,头戴金冠,束以玉簪,脸色白得像是抹了石灰,只能用“惨白”来形容。剑眉戾目,相貌英俊不凡,只是目光空洞,乍一看不像是活着的人。

    简宁希看来,眼前的人若不是演员的话,估计就是活生生的古人。也不能说活人吧,感觉像是已经死了的人,却又还能说话,分明就是“活死人”。

    简宁希下意识地把身子往赫连弈鸣的身后挪了挪。

    赫连弈鸣似乎也感觉到了简宁希的害怕,也配合地正了正身子,缓缓开口提醒对方。

    “在我这里,我说的话才是规矩。还有,别老拿阴王来压我,不管用!”

    赫连弈鸣说的也是实话,阴王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若不是他灵力耗损,他会怕阴王那个无耻的家伙,让他定这么条规矩,那都是给他面子而已。

    栊笙被赫连弈鸣的话一震,各中关系,他也明白一二,再说了,赫连弈鸣非一般人,他的话,吓不着他的。但他也曾是一国之君,轻易的妥协,可不是他的风格。

    沉吟了片刻,他邪魅一笑,“今日之事,我不会退让,先生若是执意护着她,那我也只好到阴王那里说说理了!”

    赫连弈鸣不以为然的一笑,似乎是胸有成竹,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张通灵玄纸,嘴角微勾,说到:“你不会,也不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