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栊笙

作者:离洛白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天才壹秒记住【笔趣阁.】,為您提供精彩閱读。

    雨下得凄然,雨声似幽咽,在如墨的夜色里刺激着赫连弈鸣的每一根神经。他似乎有些紧张,目光一直盯在栊笙笔下刷刷写着生辰八字的通灵玄纸上。

    栊笙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被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折磨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栊笙最后一笔落下,笔尖在纸上漂亮地收了个尾,嘴角扬起一抹满意的笑。

    “请先生过目。”栊笙把玄纸推回赫连弈鸣的面前。

    就在赫连弈鸣准备伸手去拿玄纸的时候,突然身后的异动令他的灵力一下子波动起来,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取玄纸的动作也僵住。

    他想在运灵力时已经来不及了,他身后的“流浪汉”姑娘已经睁开了眼。

    赫连弈鸣压抑着胸口的怒意,现在只能希望这个唤作栊笙的高阶阴灵不要发现简宁希的存在才好。

    随后赫连弈鸣就被自己这种可笑的侥幸心理弄得啼笑皆非了。

    简宁希睁开眼睛,觉得自己身上的那股暖意在慢慢地被抽离,一股阴风袭来,乍起的寒意让她直哆嗦。

    首先入眼的是赫连弈鸣的宽大结实的后背,简宁希冷嗤了一声。因为隔得近,简宁希还问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很舒坦,瞬间她心里对赫连弈鸣的不满被这股檀香没冲散了些。

    房间里不是特别亮堂,光源仅来自门口挂着的那两个纸糊的素白灯笼,灯笼上不知何时多了“时光小舍”几个一样,一只灯笼上写了“时光”,另一只上对应的是“小舍”二字。

    简宁希匆匆扫了一眼后,接着,对被赫连弈鸣高大的身子给挡住的人充满了好奇心。

    栊笙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原本有些空洞呆滞的目光一下子闪出了一抹精芒。

    赫连弈鸣有些懊恼,自己应该早点把这个麻烦的“流浪汉”姑娘哄走的。依现在的情形来看,他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麻烦,不禁开始头疼。

    他只不过是个生意人,平日里接单做生意,都是恪守本分,可不想多惹事端。

    同时,他也为他身后的姑娘捏了一把汗。既然她已经暴露了,眼前的阴灵可不会轻易放过她。

    时光小舍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他在与阴灵交易之时,不可有活人在场,否则一但被阴灵发现,阴灵可自行处理在场的活人,而他赫连弈鸣不得干涉。

    这条规矩却不是他定下的,而是阴王那家伙在他们的协议中加上的一条。

    所以,为了防止有生人误闯,他还特意在江西巷设下了结界。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这个“流浪汉”姑娘是怎么通过他设下的结界进来的。

    难道是沈达奚?

    赫连弈鸣眸子一紧,他能想到的原因也只有这个了,刚才也是因为自己大意,没有及时将她赶走,他都有些后悔。

    即墨不在,以他现在的灵力,要对付高阶阴灵,似乎有些吃力。

    而且,这种事,他也不是非管不可,再说了,他跟这姑娘非亲非故,自己也没必要去蹚这趟浑水。

    只是,人若在他这里出了事,阴王哪里,他也不好交代。

    赫连弈鸣左右纠结着,古董店里的气氛一下变得不寻常起来。

    特别是简宁希,根本就搞不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一心只想着如何质问赫连弈鸣不帮她的理由,和那个人给了他什么好处。

    若他要钱才办事,那么简宁希也会毫不犹豫给的,但前提是在她的能力范围内。

    简宁希欲把身子往赫连弈鸣的身后探出来,却被赫连弈鸣下意识地拦了回去。

    “不想死就别乱动!”赫连弈鸣没好气地低喝了一声。

    简宁希有些恼,这家伙贪财没好心的家伙,不就是看自己没钱没势不愿意帮忙也就算了,现在还一副有理的模样,令她很是不爽。

    正要开口反驳回去,就听见被赫连弈鸣挡住的那人说话了,语气轻蔑,带着丝威胁的气息。

    “哟!看来赫连先生是没把阴王的话放在心里啊,交易中竟有生人参与!”

    栊笙一改之前的恭敬态度,目光挑衅地看着赫连弈鸣,嘴角始终带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若不是他此次的事情,放眼整个三界,只有他赫连弈鸣能够帮忙,他才不会放低姿态来找他,还搭上了了他千年的龙凤灵犀玉佩。

    栊笙仔细一察,觉得赫连弈鸣护在身后的那个生人有些不寻常,他隐隐能够看到赫连弈鸣身后有丝丝镀金的灵光飘出,而这光,绝对不是出自赫连弈鸣。

    他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按照阴王定的规矩,一但在交易中出现的生人都由阴灵处置,那么,赫连弈鸣身后的人……

    栊笙的目光跳过赫连弈鸣往他背后极力望去。

    赫连弈鸣挪了挪身子,忽然睁开了眼睛,一半的灵力都聚在了天眼幽瞳之上,刚才闭上眼睛是因为消耗的灵力要小些,此刻,他不得不睁开眼睛,汇聚灵力。

    眉毛一挑,没有回答对方的话,反而反问到:“然后呢?”

    赫连弈鸣仔细打量着这个叫做栊笙的高阶阴灵,这才发现,对方不仅是名字熟悉,就连这个人,他都似曾相识,但脑子里却是空白一片,根本搜索不到对方的一丁一点的信息。

    对方轻笑一声,“这规矩,赫连先生应该比我更了解吧,还用我来提醒先生吗?”

    赫连弈鸣听了对方的话,身子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栊笙说的他再明白不过,对方是高阶阴灵,简宁希身上的不寻常之处,只怕他也看出来了。

    赫连弈鸣回头看了一眼简宁希,目光落在她的背包上停留了几秒便陷入了沉思。

    “怎么回事?”

    简宁希见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而且这二人说的话她一句也听不懂,规矩!什么规矩?他们到底在说这什么。

    赫连弈鸣被简宁希的疑问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冷冷斜了她一眼,警告到:“不该问的别问,按我说的做,不然,我也保不了你。”

    简宁希被赫连弈鸣的语气威慑到,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不敢再多问。

    赫连弈鸣转过头,正面栊笙,柜台上还放着那张写着栊笙二字和其生辰八字的玄纸,嘴角轻勾。

    “规矩?在我这儿,我就是规矩。”赫连弈鸣答。

    随即也不理会对方是什么反应,目光落在通灵玄纸上的黑字上,聚精会神,嘴里喃喃,不知在念着什么。

    倏尔,赫连弈鸣的双眸中一道金光快速闪过,紧接着,通灵玄纸上也泛起阵阵金光,光亮不断扩大,将屋子里照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