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西巷44号

作者:离洛白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天才壹秒记住【笔趣阁.】,為您提供精彩閱读。

    次日,简宁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半了,她一惊,自己很久没睡懒觉了,没想到一睡就是十点半了。

    想着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赶紧爬了起来,快速地梳洗完毕。

    外面的天气不是很好,下着小雨,天色阴沉沉的,光是隔着窗户看着,宁希就觉得身上一阵寒意袭来。

    她在包里搜了半天,自己带的衣服都是薄的T裇和裙子之类,翻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件浅粉色的风衣,简宁希搭了条牛仔裤,配了双休闲鞋背上背包就出了门。

    朦朦胧胧的细雨自天空悠悠而下,散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偶有风过,伴着阵阵寒意直钻进皮肤,似乎又要侵入骨髓。

    简宁希拖着行李才刚踏出酒店大门就被一阵迎面而来的风吹得直打哆嗦。

    这天了真冷啊!

    简宁希心里感叹着,随即紧了紧身上薄薄的衣裳,看着逐渐淅沥的小雨,伸着手进背包里摸索起来。

    她记得自己好像来之前带了把伞的,可是她在背包里找了半天,摸到的较大的硬物除了那个东西以外,并没有半分伞的影子。

    简宁希皱了皱眉头,定是来的时候走得急,忘记把伞放进去了。

    叹了一口气,简宁希瞥见对面有一家ㄨㄨ正宗烫皮羊肉粉,此时车辆来往挺多,又是在路的中段,简宁希只好等车辆都走得差不多了才一路小跑了过去。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段路程,简宁希还是被雨淋湿了不少。

    进了粉馆,简宁希叫了个小碗,发现老板家生了火,于是坐到了火边才觉得身上暖和了些。

    春天都已近快要接近尾声了,宁城居然还冷得像冬天似的,让人觉得太不寻常了。不过转念一想,全球气候变暖,近年来大部分地方天气极端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但是这样的冷,简宁希真的有点接受不了。放眼望去,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似乎都了解宁城的气候,绝大部分人身上活着羽绒服和毛呢大衣,俨然一派冬天的打扮。

    只有像她这样离家多年,或者外地人才会穿得如此单薄。

    坐在粉馆里,羊肉粉的味道充斥着鼻间,简宁希不禁咽了咽口水。

    一碗原味羊汤,半碗筋道米粉,特制酥脆的红油辣椒,佐以调味料,在热腾腾地撒上一把香菜,最重要的角色肯定不能上,那就是一把散发着清香的薄荷。

    在宁城,薄荷和羊肉简直是绝配,懂吃的人独爱这一味薄荷,不懂吃的人,真真是接受不了的。

    简宁希填饱肚子出来的时候,雨还在下,比起之前还要大了几分,凉意也是一阵一阵的,从肌肤渗入骨髓。

    简宁希的上下牙几乎都在打架了,这种情形,有没有伞的情况下,她想要步行去目的地那是不要想的了。

    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简宁希仔细看着上面的字:

    东门平街江西巷43号时光小舍,赫连弈鸣。

    简宁希垂着眸子,似乎在想什么,片刻,目光又在纸条上的“赫连弈鸣”四个字上停留了一秒钟,心嘁:这名字真怪!

    随即收起了纸条,目光望向远方,心中有了一个明确的目的地——东门平街江西巷43号,时光小舍。

    前面的简宁希倒是能够理解,只是这时光小舍让她心生疑惑,这四个字所指的是什么。

    没有太多思量,简宁希决定打个车到东门平街江西巷再说。

    对于东门,简宁希还是有些印象的,她记得哪里原来是个菜市,大伙都把其叫做市场坝,在家里还没出世前,父亲最爱带她到那里赶场。

    那是的宁城还没现在发展得那么好,市场坝还是块不大的空地,供商贩们摆摊特别是赶场天,特别的热闹,若是过年的时候就更别提了,人挤人的,没一丝的缝儿。

    想到这些,简宁希的心里一阵黯然,到底时隔多年,好多事情她都已经记不清楚了,包括父亲的模样,在脑子总是模糊一片,每次在她欲往下细想时,头就像被撕裂了一般的痛。

    车子一路左转右折在江西巷口停了下来,司机说什么都不肯再往里开,说什么巷子太老了,路不好,进去不好调车。

    倒是简宁希觉得师傅说的话里总透着股她说不出来的别扭,好像并非是这个原因,她感到的是害怕,对的,就是一种害怕,是司机对着巷子的害怕。

    没有多说什么,简宁希只好下了车,拖着行李站在车门边等着师傅找她钱。

    司机将零钱递到简宁希面前,还是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小姑娘,你没事来这江西巷干嘛?”

    司机打量着简宁希,看她的样子想是外地来的,但说话又带着几分宁城的口音。这样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来这偏僻老旧的巷子干嘛?看她拖着行李,难道是走亲戚的?

    简宁希淡淡一笑,“我来找个朋友。”随即她想到了什么,然后又问司机,“师傅,你知不知道这43号在哪儿?”

    司机一听简宁希问的是43号,脸色突然就变了,连忙摆摆手,“不,不知道!”随即发动了车子快速扬长而去。

    只剩简宁希一人莫名其妙地呆立在淅沥小雨中。

    一阵寒风从巷子口刮来,冷得她不停地打着寒噤。努了努嘴,简宁希拖着行李打算自己去找,于是顶着雨进了巷子。

    巷子和司机说的一样,很老旧,建筑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风格,还参杂着里间几近歪着坍塌的木屋,给人一种十足的年代感。

    路也极不好走,随时水泥的路,但是年久失修,泥泞坑洼,每一步都得走得很小心,不然一脚就踩到了坑里,惹了一脚的泥。

    简宁希尽量靠着人家户的屋檐走,尽管如此,身上还是让雨淋了个通透,头发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原本就单薄的衣裳被雨打湿后,凉寒之气更盛,几乎钻进了她的每一个毛孔。

    巷子很长,简宁希仔细看着每一家的门牌号,不敢有遗漏。原本打算找个人问问的,奈何大白天的巷子里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家家都关门闭户的,让简宁希觉得有些无奈。

    对巷子也愈发多了几分好奇,越走越觉得寒气逼人,加之小雨下得应景,简宁希真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地儿了。

    转过一个弯,简宁希看到一家开着门的小卖部,顿时心间一喜,说不定能问问43号在哪里,她刚才走了那么久,都没见着有43号,于是加快了步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