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中考成绩

作者:我的梦幻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防盗章节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许忠超一个人要面对一群整日里打架斗殴惹是生非的混混。于是许忠超很快就没有了还手的余地,蜷缩在地上被人拳打脚踢,而他只能用胳膊护着脑袋。

    这时候有村里人经过赶紧的上前制止,“你们干什么,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黄毛等人把人打了一顿出气了,见有人来了也就停手,朝许忠超吐吐沫又羞辱一番,黄毛才带着他的几个小弟离开。

    人都走了,许忠超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感觉身上都要散架了。路上有人朝他看过去,他就吼别人。“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睛挖出来。”

    许忠超瞧着自己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轻轻一碰就疼。身上的衣服也邋遢的要命,就像个乞丐。许忠辉心里这会全是恨,“都是混蛋,把老子的钱都赢走了,瞧着我现在运气背就都不拿我当人看想欺负我,没门。现在都不想搭理我,等我有钱了也不搭理你们,都算什么东西。”

    许忠超骂骂咧咧的也只能嘴上逞能了,他很是狼狈的回到了家里。

    王彩云回到家里之后没有见到丈夫,以为他又出去鬼混了,也没在意。可是看到许忠超浑身是血的回来了,王彩云一下子慌了,条件反射的上前扶人。“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虽然看着很惨,好在都是皮外伤。许忠超把自己拾掇干净又擦了药,整个人倒在炕上。伤成这个样子怕是不能出门了,要在家里待几天。

    躺在那里没事做,身上又疼的厉害睡不着,徐忠超就想起了黄毛那些人说的话。那些人说二哥在县城发达了,如今有上百万的家产,这怎么可能,二哥一家搬去县城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呢。难道是中彩票了,可是也没听说这样的消息啊。

    许忠超的心里那叫一个纳闷,到底怎么回事?他心里对许忠辉也是怨气十足,要不是二哥不肯到姐夫的机械厂上班,他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工人,早就是采购人员了。还有二哥也真是的,现在什么事情都藏着掖着,害得他什么都不知道。

    许忠超想着,要是二哥真的有了百万的家产,那么就该照顾一下他这个亲弟弟。二哥吃肉,总该给他这个弟弟喝点汤。房子拆迁,听说城里拆迁都是给楼房的,要是二哥得的房子多,那他就让二哥给自己一套,那样的话他就也能住在城里了。

    这样欺负人的想法许忠超完全没有觉得有问题,他就是占便宜习惯了。而且他觉得就算二哥一家不答应也没关系,他可以说服爹娘帮自己说话,二哥是孝顺的总不能连爹娘的话都不听。

    许忠超这会已经忘了,因为他的原因,他的亲娘邓亚娟还在医院里呢。老太太这会对许忠超的恨意正浓,哪里肯被小儿子再当枪使,何况她对二儿子许忠辉生出了愧疚的心思。

    许忠超是个完全不要脸面的人了,这会心里正美滋滋的想着怎样才能从他二哥许忠辉的手里弄到一套房子,而且是不劳而获免费的。许忠超是在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许忠辉一家从医院离开之后就回县城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没有再去医院,不过邓亚娟的病恢复挺快,在医院呆了三天就出院了。

    知道母亲出院了,许忠超赶紧的凑到邓亚娟的身边。“娘,我错了,不应该赌博更不应该偷您的钱。害的您去住院了我也很后悔,当着您的面我保证以后不会了。我以后一定好好上班,把挣到的钱都攒起来。”

    许忠超这种类似的保证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邓亚娟和王晶都已经不相信了。何况这一次的事情邓亚娟是真的心寒了,不是许忠辉几句话心里的疙瘩就能解开。

    “你知道自己做错了就好,希望你真的能改好。我累了要歇会,你走吧。”邓亚娟觉得烦得慌,干脆下了逐客令。

    可是许忠超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肯走,“爹、娘,我听朋友说我二哥他现在发达了,在县城买下了几个平房,现在拆迁能能换回来好多套楼房呢。”

    许光荣知道二儿子许忠辉一家已经在县城买了房子,但是却不知道小儿子说的买房子又拆迁的这些事情。心里有疑惑,不过对提起这件事情的小儿子许忠超更是警惕。“你说这些干嘛,甭管你二哥是不是发达了,是不是有好几套房产,那都是你二哥家的,跟你什么事。你管好自己就行,不用操心你二哥。”

    许忠超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父亲竟然开始帮着二哥说话了。“爹,会有好几套的房子,二哥一家就三个人又住不了那么多房子。租给别人也是住,要不您和二哥说说留一个房子给我呗,我也搬到县城去住。”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这着急到这来认错下保证的,感情都是骗人了,主要的是想让我和你娘帮着你去欺负你二哥。你什么也没做,凭什么让你二哥给你房子,你可真是够不要脸面的。你赶紧的给我滚,不用你在这虚情假意的关心。”许光荣气的很,感觉自己的胸口都憋的慌,他怎么就养了这么个混账儿子。

    许忠超瞧着父亲态度坚决,母亲躺在炕上闭着眼睛明显也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他知道今天他再多说也没用,转身离开了。

    屋里剩下许光荣和邓亚娟两人,心里都很不好受。许光荣叹气,“看来老二对咱们是真的有隔阂了,只是告诉我他们买房了,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是咱们以前过分了,老二一家估计就是怕咱们知道了情况不讲理闹事。以前什么都让老二让着,他总是吃亏的。老四什么样也看到了,估计他不会罢休。”邓亚娟的话里带着深深的无奈。

    许光荣心烦的拿起旁边的旱烟袋,想起老伴还在生病又放下了。“老四这么胡闹不讲理,不能再由着他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