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令牌

作者:我的梦幻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又提起许向晴,朱阔笑了。.“爹,您没出现幻觉,确实是有一个小姑娘。今晚要不是他您可就危险了········”

    朱阔把晚上的事情仔细的和父亲讲了一遍,“爹,那个小姑娘的医术很是了得,只是给您把脉之后针灸一番您就转醒,这样的本事就是胡启正也不一定有。”

    “胡启正那可是咱们华夏数一数二的国医圣手了,你拿一个小姑娘和他比,可见对那姑娘的评价有多高。按照你的描述,我估摸着那姑娘一来一来是衣食无忧,二来可能是看出来点我们的身份了所以不想接触太多。这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也不能强迫她,回头把我的那块令牌给她送去。”

    要知道朱魁是现任四海帮帮主的父亲,同时他也是上一任的帮主。要说在帮里的地位,朱魁的影响力要大于儿子。而朱魁说的令牌那更是了不得,若是这块令牌给了许向晴,那么今后四海帮的所有人就都不可对许向晴有一丝一毫的无理,甚至要很尊重。许向晴遇到麻烦时也可以用这令牌号令四海帮的人,可见分量之重。

    朱魁听儿子说了情况之后就有了这个果断的决定。许向晴是高人,他们不得罪尽量教好。一块令牌而已送出去也罢,舍不得付出就不能奢求回报。

    朱阔也很快就明白父亲的用意,“父亲,您放心,我会把令牌给她送去的。”其实朱阔已经让手下去查许向晴的资料了,估计很快就有结果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的功夫,手下就把许向晴的资料送到了朱阔的手中。“许向晴,初三学生,刚刚获得全省的英语比赛冠军。紧紧半年时间累积了千万的财富,上海拥有多处方房产。还和叶氏有了关联,真是有趣。”

    朱阔原本是想查查许向晴是从哪里学到的医术师傅是谁,结果这方面的资料没查到,反倒是有了额外的收获。

    半年前叶氏成立了新的品牌暖阳,许向晴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家致富,朱阔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暖阳品牌那个神秘的设计师恐怕就是许向晴了。朱阔是真的没想到,许向晴学习好医术高超,竟然还能设计服装,可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孩。

    第二天一早许向晴起床去附近的公园跑上两圈之后准备去吃早饭,结果倒霉催的又遇上了一群小混混。

    “小姑娘,长得还挺漂亮的,陪哥哥们去玩吧。”

    “小丫头虽然年纪小点但是长得真是水灵,前者皮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姑娘,你乖乖的跟我们走吧。”

    ········

    瞧着眼前的这些小混混,许向晴没有害怕。她昨晚可是修炼了很长时间,这会也该检验一下成果如何。

    许向晴找准时机,一个回旋踢就把正胡说八道的一个小混混踢翻在地。几个小混混没想到许向晴毫无征兆的出手了,又见同伴被撂倒在地,其他几个混混蜂拥而上。

    许向晴已经做好了群战的准备,可是突然间一群黑衣人冲出来,把那些小混混三下五除二解决了。几乎是一瞬间,那些小混混就都被打的浑身疼痛难忍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许向晴原本还想着把那些小混混都揍一顿之后问问幕后主使者在哪,不过此刻见到了黑衣人,许向晴就想马上离开了。

    不过许向晴还是晚了一步,朱阔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了。躲不开了,只能面对。

    这个时候朱阔的手下压着一个人往这边走过来,许向晴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那个在广场上想要用两万块钱买走镯子的人。之前他就找了两个人去找许向晴的麻烦,结果被许向晴把两人好好的收拾了一顿,没成想他又使坏。

    从良,就是此刻被两个黑衣壮汉压着的倒霉蛋。他因为没能把镯子买到手一直对许向晴心存怨恨,上次找了两个道上的朋友想着修理一下许向晴,结果许向晴没事,那两个人倒是变得神经了,一提许向晴就吓得往桌子底下钻。从良就纳了闷了,一个小丫头还治不了了不成。心里的怨气没法出去从良就不舒坦,所以他就又出钱找了几个混混想给许向晴点颜色。得知许向晴有早上锻炼的习惯,从良觉得是个好时机,这个时间行人也少,都起手来方便。刚才他躲在树后面本想看许向晴哀哭求饶的场景,可是没想到一会的功夫自己落入了黑衣人的手里。

    从良是做生意的,但是也和三教九流各种人打交道,他一看这些黑衣人就知道这是真正的帮会,和街上的那些个小混混不是一回事。从良的心里害怕了,他只是想对付一下许向晴,没想到把煞神招来了。从良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他要是猜到许向晴有这么大的来头,就是借一百个胆子给他也不敢报复。

    “姑娘,许小姐,姑奶奶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您就饶了我吧。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大人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我从良对天发誓以后老老实实的做人,绝对不再做坏事······”从良说了一大堆,可是许向晴愣是没给他一点反应。从良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从良此刻已经腿软了,要不是有两个黑衣人架着,估计这回已经摊在地上了。

    “许小姐,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你不介意这些烦心的事情让我的手下解决吧。”朱阔已经是人到中年,但是此刻把许向晴放在同等的地位交谈,没有命令而是商量。

    许向晴轻轻点头,从良那种人不能用一般手段对付,恶人自有恶人磨,就让朱阔的手下好好的给他上一课也不错。

    许向晴和朱阔也没走远,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早餐店,两人面对面坐下。

    “朱先生,我觉得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知道您今天又来找我做什么?”许向晴实在是不欢迎朱阔。

    朱阔看得出也听得出自己并不招待见,但是他也不生气。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木牌放在许向晴的面前,“这个令牌是家父让我给你的,以表谢意,希望你能收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