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跟随

作者:果无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伙计和掌柜的惊讶的张大嘴。

    “那位姑娘果然神了!”

    在外闲逛的人以手遮头纷纷狼狈的进了店内。

    “哎哟,还真有雨啊!这雨看来还不小呢!真是让人愁啊!”一个粗犷的声音大声道,叹息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忧愁,反而还有一种幸庆。

    男子抖了抖沾了些许雨水的衣袖,又去瞧身旁的妇人:“夫人,你没事吗?”说话间已经扶着那穿青色比甲的妇人坐下,妇人一手扶着高高隆起的肚子,一手摸着桌边缓缓在凳子上坐下来。

    “哎哟,这位夫人,您这才从外面淋了雨回来,还是先回房换身衣服才是。”掌柜的从柜内走出来忙道。

    特别是怀孕之人,若是惹染风寒,最怕发热。到时候男子肯定又要威胁他们让去请大夫,少不了折腾一番。

    掌柜的话说得客气,两人丝毫没听出有其它意思,粗犷男子嗓门大,笑呵呵的声音楼上都听得一清二楚。

    “谢谢掌柜的关心。”扶起自己夫人:“这次还真要谢谢你们提醒我们,若不然我们执意赶路,恐怕这会儿已经淋上雨了。不知道那位好心的恩公在哪里,我好去谢谢他!”

    上午两夫妻正准备离开,伙计却来告之今夜有雨,从肃州出发,晚上肯定到不了歇脚的地方,那就得露宿野外,遇上雨,可是麻烦得紧,特别是还有一个孕妇。

    当时男子还不以为意,以为这伙计二人是想骗自己二人多住一晚,好收房钱,顿时凶神恶煞的喝斥两人。男子长得高大壮实,走路虎虎生风,双掌肥厚有力,瞧不出干啥的,但能猜出会点脚拳功夫。

    掌柜二人怕得罪人,便说是楼上一位客官说的。

    结果这妇人却是谨慎,想再多留一日。此时应验了,双方自然都高兴!

    “客官客气了。”掌柜的道:“只是那位姑娘已经上楼许久,恐怕此时主仆三人已经歇下了。”

    “原来是位姑娘?”男子惊讶的道,能观星测月的不是相师便是占卜师。无论是哪种,都以男子居多,很少有女子当相师或占卜师。

    一来相师地位低下。二来,占卜师都需要很好的天赋,算得好了,也许有人称赞夸奖,若是算得不准,便会被人骂江湖术士,骗子。当然,天师就不一样了,那在tc可是有很高的地位的。

    无论是第一种或是第二种,没有人家愿意送自个儿闺女去学这个!

    所以,此时能遇见一个算得如此准,还是个姑娘的占卜师,男子当然惊讶了。

    “客官,为何您说那位客官是占卜师,而不是相师?”伙计好奇的问。

    男子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观星测月乃是占卜师最基本的,相师只不过是二流水品,还是次,怎么可能算得如此准。”说完,他自个儿又凝起眉头:“不过,也有相师算得极准的。”但是,男子心中已经认定余念娘是个占卜师。

    雨只下了两个时辰便停了。

    翌日清晨,余念娘三人早早起了床,说好的时辰,赶驴车的也来了,将东西搬上,三人分别坐在驴车上,赶车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面容和善,十分好说话。

    等昨夜那男子出来寻找,余念娘等人早就没了人影。

    “哎哟,怎么这么早就走了,早知道我就早起一个时辰在门口等着。”男子懊恼的道。

    身旁的妇人安慰他:“既然掌柜的说她们也是临时住店的,相信也同咱们一样是赶路的。你再去向掌柜的打听打听那位姑娘的相貌,咱们现在起程,兴许能在路上遇见!”

    男子听着眼前一亮,转身进店寻掌柜去了。

    出了肃州城,一路往东走,下一站就是甘州,然后才是凉州。

    西北大营便驻扎在凉州。过了凉州,兰州,然后就往北,走关内道,到灵州后,她们就可以走水路了,到时候也不用这般颠了。

    余念娘上辈子经常坐船,所以,也不晕船,她甚至有些期待走水路,到时候就可以顺水而下,一路欣赏沿途山河美景!

    “姑娘,这坐驴车果真没有马车舒服呢!您累不累啊?”

    三人都从来没有出过伊州,这次第一次出远门,从肃州出城后,因为再不用担心突厥,连余念娘都有了欣赏沿途风景的兴致。

    官道宽阔,绵长悠远,两边树木林立,郁郁葱葱一片,仿佛永远望不到尽头,一眼望去,只有青葱茂密的树林和连绵起伏的山峦。没有伊州干燥的风沙,空气湿润而新鲜,连泥土都带着芬芳,呼吸起来竟比关外轻快许多。

    官道上的马车驴车不少,时不时总有一些些着急赶路的,他们驾着马车飞快的奔跑。但大多数人都和她们一样,不快不慢的跟在大部队后面。

    一路走走歇歇,除了城内,其它时候余念娘都是露宿野外。到了凉州,同行的便越来越少,各自朝着不同方向去,渐渐剩下的人也开始加快速度。余念娘几人一直不快不慢的跟在一个二十来个马车的车队后面。

    这个车队是在去甘州的路上被余念娘一行追上的,二十个车全是青篷油布马车,当时这些人正原地休息。余念娘让赶车的车夫越过车队后,将速度慢了下来。没过多久,车队便追了上来。“踢踏”马儿奔跑声,缓慢而有节奏感,但是马车跑得再慢,还是驴车不能比的,很快车队就将余念娘的驴车远远的甩在后面。

    晚上,余念娘终于在戊时中的时候追上了这个车队。然后她便看见了那个在肃州夜市小摊上和珑玲抢位置的丫头。

    从那以后,余念娘一行便一直跟在车队后面,车队的人休息的时候他们仍然赶路,等越过车队,她们再找地方歇息。被车队超过,她便让车夫加快驴车速度,不停不歇也得赶上车队。

    孙妈妈和玲珑什么话不问,也不说,就连车夫也顺从听令余念娘,连一个疑问的眼神都没有过,因为车队不仅有那位老妇人,丫环仆妇,还有十来个护院。

    除了余念娘,还有两路人也是一直不缓不慢的跟在车队后面。一路人赶的是平头马车,赶车的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车内只有一个妇人。

    还有一路人赶的也是驴车,看似是普通的百姓人家,一家三口,头上裹着布巾,将脸遮了个大半,一天除了吃东西,一直不停歇的赶路,所以,这一家三口一直不快不慢的跟在车队后面,不像余念娘几人,被车队甩得远远的时候还得使劲的挥鞭子抽驴追赶。

    后来,孙妈妈打听到,车队主人姓于,那老妇人是于老太太,京城人士,此次是回肃州探亲。十余个护院,二十个马车的车队不算大,但细看于老太太以及她身旁仆妇作派,行事周到,规矩有礼。说话和谒却带着高门大户人家仆妇的傲气。

    这样家教森严的人家,不是候门深府,便是权贵之家。

    也正因为如此,余念娘几队人马才一直跟在其后。

    过了甘州后,很快就到了凉州。余家车队在凉州只驻足了半日,余念娘趁机让孙妈妈和玲珑去购买了一些短缺的东西,同时,三人找了个小客栈,好好的洗了个澡,吃了顿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