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信不信

作者:果无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伊州人,突然让他们离开自己的家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生活,谈何容易?别说立足,做生意,就是吃喝嚼用可能都会成问题。朝庭虽说会拨款安抚民众,可也顾不了这么多人。三五日有人会管着他们,日子一长他们终将沦为乞丐!

    强龙不斗地头蛇。

    就算是大户人家搬迁,也只能收起自己的爪牙,不敢肆意行事,做事不仅得小心翼翼,还得懂看人脸色。要想站住脚,生意要继续做下去,就得先拜防当地主事。运气好,花了银子能给条门路,运气不好的,花光银子照样有人使绊子。

    别说普通百姓,就是有钱人家此时也慌张起来。

    世世代代都在这片土地,先辈们辛苦挣下的基业,难不成此时就要败在自己手中?

    有人眼眶湿润!

    “不会!”突然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还在寻找那说话之人,已见王大叔一脸希翼看着余念娘,道:“余姑娘,你这话是何意?不会什么,突厥不会来,还是大将军不会来?”

    众人点头,面露疑问,纷纷看过去。

    余念娘神色自若的站在街边,粉色的比甲衬着她的脸婉若桃花一般,一双眸子灿若星河,仿佛能洞悉一切。她脊背挺得笔直,身材纤细,如扶柳般柔弱中带着异与常人的坚韧。微风吹过,裙角微微拂起,黑丝轻扬,就像仙子下凡一般。

    原来余姑娘长得这般好看啊!

    众人集体发呆。

    “我家姑娘的意思是说突厥不会攻进伊州城,伊州城会没事,大将军会将突厥赶走!”玲珑认真的替自家姑娘解释,她的声音也将众人拉回现实。

    众人齐喝一声:“哎呀,那真是太好了,咱们不用逃难了……”

    “真的?”王大叔也是一脸喜意,高兴得是口不择言:“如此就好,如此就好了,那我们就不用离开伊州城,不用背井离乡,被突厥人迫害了……”

    这话可是给众人一颗定心丸,余姑娘也算是伊州有名的相师,观星测象最是准确,她说的话可从来还没有不灵验的……不,等等,这余姑娘是相师,又不是占卜师,相师只是替人看相算命。有好些相师也会观星象的,但大多都是二流水平。极少人看得准。余姑娘就是属于这极少数中的。因为,余姑娘看星象从来没有错过。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没有占卜预知的本事啊。就是那占卜师也不敢一口断定将会发生什么事,余念娘一个小小的相师,话能信吗?

    一瞬间,众人又安静了。

    有人想要再问清楚却发现余念娘已经往回走了。

    玲珑看着满街人不相信的神色只觉得气愤,姑娘好心告知,他们居然不信,而且还怀疑姑娘的本事,真是太气人了。

    “我家姑娘从不说假话,你们爱信不信。”玲珑气呼呼的说完转身追余念娘去了。

    一主一仆朝着空无一人的大街走去。边走两人还一边说着什么,丫头非常气恼,垂头丧气,气鼓鼓的抱怨着什么。余念娘似乎毫不在意,侧脸看向丫头的时候,还能看到她微微弯起的嘴角,像是在安慰那丫头。

    王大叔回过神来,叹了口气,眉头紧紧拧起,不知道该是不该相信余念娘的话。

    其它人一样的犹豫着。

    “这话到底是真是假啊?”

    “相师都神神叨叨的,咱们哪能分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啊?”

    “我看这余姑娘不像江湖上那些相师,再者,这么多年余姑娘咱们又不是不知道……”

    “知道那又咋样,余姑娘又不是占卜师,就算是占卜师这种事也不敢保证,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相师呢……”

    “诶,是啊,是啊……”

    一阵阵叹息之后

    “……咦,不对啊,我刚才好似听到余姑娘说话了吧,不是说她是个哑巴吗?”

    “哎哟,我滴个乖乖,刚才没在意,好像余姑娘真的说话了,哑巴也能开口说话啦!!!!那谁,老王,你知道不知道余姑娘到底是不是哑巴啊?”

    巷子口传来王大叔清晰的声音:“余姑娘当然能说话啦。不能开口那是以前的事儿,这两年余姑娘的病已经渐好了。”

    “哎哟,哑巴都开口说话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神医妙手回春啊……”

    ……

    街道巷子里的惊呼吵闹声远远传到各个街道巷子,也飘到闲逛的两人进耳里。

    玲珑皱起眉头,不高兴的撅起嘴:“姑娘就不该好心告诉他们,瞧瞧他们一个个说的什么,难不成姑娘的病就不该被治好?”

    余念娘嘴角微微的笑。

    得说啊,整个伊州城的人都议论着才好呢!

    很快余念娘的话像风一般传遍伊州城,激起一丝骚动。不过,该走的还是决定走,要留的心里总算找到安慰自己的借口,的确也不如之前心慌恐惧了。

    余念娘带着玲珑只转了转便回到家。

    院子里满地的落叶无人打扫,孙妈妈身影在屋子里进进出出,堂屋桌子上放着几个包袱。

    “……奴婢和玲珑拿了两身换洗的衣服,姑娘的那些太旧的也没拿,其它的全都带上的……还有被子咱们不能落下,路途遥远,难免有露宿郊外的时候……好在咱们也没啥值钱的古玩,就几本书……厨房里的东西估计不能拿了,驴车也放不下……只是到时候怕要难为姑娘,路上咱们可能只能吃干粮……”

    日常生活用品必需的都带上,至于孙妈妈自己和玲珑的衣服,一人只拿了两身,而余念娘的只要可以拿走的全都带上,还有平日她惯用的一些东西。

    孙妈妈想得的确周到。

    不过,驴车虽然便宜走得却慢,而且遇上雨天影响赶路,马车贵不仅遮风挡雨,东西也不怕淋湿。

    余念娘走到桌边,打开包袱,其中一个包袱里装的是孙妈妈和玲珑的衣服,一人两身,还有一些随身物品;另一个包袱里面装的是余念娘平日惯用的小东西,最大的包袱里全是余念娘的衣服。还有一些日常用品没有整理。三个包袱装的差不多都是余念娘需要的。

    余念娘指着装孙妈妈和玲珑衣服的包袱道:“拿。”又指着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包袱里的几本杂记书,道:“丢。”包括里面用布包着的素瓷的一套茶具,还有,余念娘无聊时自个儿做的一双拖鞋,还有那张葛纱帐蔓等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她全部让玲珑拿出来放到一旁。

    一包袱的东西挑挑拣拣没留下两样,孙妈妈急了,忙道:“姑娘,这些可都是平日你常用的……”

    “无防。”余念娘朝她摆手,走到侧室,指着榻边高柜,示意玲珑打开,然后她从里面拿出一个老式葫芦水壶,对孙妈妈道:“用这。”

    孙妈妈呆呆的平日里余念娘瞧都懒得瞧一眼的葫芦水壶,要这种东西干嘛?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